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改命从龙族开始 > 第一百零五章 值得羡慕的事情
 
  时间线变动的原因是过去的改写,战舰的重新复原意味着改写的时间点要比自己想的几秒之前更早一些。

  那么就会暴露出一个问题来。

  自己才刚来了不到半分钟,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并发起反击的?

  林洛默默地瞅着路明非同学破开左侧战舰装甲的身影,他浑身气抖,手脚冰凉,甚至连放天之锁的心情都没有了……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战舰毁了又好了又即将毁了什么的,你考虑过宙斯舰的感受吗?!

  然而就在林洛准备瞬移到路明非身前时,他面前忽然地就多出了一只粉毛来。

  粉毛出现的方式极其突然,就像鲸鱼忽然跃出大海,分明就是从过去跳入现在的出现模式。

  也就是时间线的改变。

  然而此时的林洛却并没有时间想她的出现方式。

  因为……

  这是一只让他无比眼熟的粉毛。

  不管是头顶的几何光轮,还是那后腰上堪堪一握的羽翼……

  分明是虎纹鲨鱼世界的小吉一只!

  林小洛瞬间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又是一只粉毛的衣着暴露的色情系天使!

  先是伊卡洛斯,再是吉普莉尔……这么喜欢的玩天使cosplay的吗?!

  这一刻的林小洛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对方可能是真的吉普莉尔……

  他直觉地认为这也是一只借壳上市的生物。

  这时吉普莉尔忽然围绕着林洛飞舞起来,这一刻的她与其说是飞行还不如说是瞬移,甚至其中还包含了名为“时间移动”的状态。

  看到未来,改写过去,存于现在,这明显是一只阿赖耶态的天使。

  吉普莉尔飞舞数圈,最后停在了林洛面前数米外的地方,瞧着林洛好奇地开口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地阶呢。”

  瞅着吉普莉尔的金黄色大眼萌,林小洛矜持地道:“所以呢?”

  吉普莉尔悬停在空中,后腰上的羽翼随风摇摆着。

  她认真地说道:“所以我很羡慕,老实讲,也没法不羡慕吧?”

  吉普莉尔的话很普通,可其实这一句话却包含着整个泛世界最核心的一个问题。

  林洛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不普通,但他依然并不认同吉普莉尔的话。

  “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地方。”林洛沉默片刻,开口说道。

  闻言,吉普莉尔明显愣神了一下。

  片刻后,她看向了路明非的方向,此时路明非已经钻进了战舰之中。

  “按照约定,我和克拉希斯都不会出手,但你也知道,处于过去是一件很被动的事情。”

  “所以我会同时同步地改写过去,对此你不介意吧?”

  林洛想了想:“其实到目前为止我都很懵……在来之前我最想知道的是你的目的,不过现在的话,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是吉普莉尔吗?作品《no-game-no-life》所对应世界里的天翼种吉普莉尔。”

  吉普莉尔说道:“如你所见,是的。”

  林洛则继续盯着这只天使。

  “乐园历321102年,我从神代进入的乐园,之后便从事着探索方面的工作。”吉普莉尔解释说道。

  听到吉普莉尔话的林洛不禁陷入了沉默中……

  乐园什么的……

  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

  “所以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吉普莉尔忽然看向了林洛,她富含侵略性的目光中充满着审视和探寻的意味,并且还带着如同夜店女郎一般的放肆和轻佻。

  被这样轻浮的目光注视,林洛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咱可是正经人士!!

  “其实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盯了好几秒后,吉普莉尔收回目光,身子略微前倾,依然离林洛远远的。

  “身为一只地阶……你现在在做什么?”

  林洛内心的活动瞬间僵住了,因为他很清楚,这个问题估计也是薇儿和克拉希斯想问的问题。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我只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每个人都有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权利,不是吗?”

  吉普莉尔认真地道:“可你已经不是人了。”

  林小洛默默地说:“所以我这时候应该来一句你才不是人吗?”

  吉普莉尔摇了摇头。

  “这句话的意思就像和成年人说你已经不是小孩了一样,每一个阶位都有每一个阶位的责任,在乐园已知的历史和已探索的范围内,你是我们遇到的第5位地阶,也是唯一一位不务正业的地阶。”

  “那还真是荣幸。”林洛继续吐槽。

  “所以我们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

  林洛开始沉默,片刻后他开口说道:“即使是成年人也有做小孩的权利,虽然很少有成年人会这样做……但很不巧的是,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监护人就是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成年人。”

  吉普莉尔同样陷入了沉默,她在调动关于林洛主世界的信息资源,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吉普莉尔说道:“可是当你原先的世界不再和平时,你的那位监护人并没有继续再做小孩下去。”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所在的世界不和平吗?”

  吉普莉尔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她给出了一个很确切的答复:“是的,因为地阶确实是一个很让人羡慕的阶位。”

  “什么意思?”林洛眯着眼睛质问道。

  吉普莉尔摊了摊手:“你也知道,嫉妒是人性的原罪……而显然,我们都是人。”

  “然后呢?”

  “然后,在漫长的时间里,这份原罪会堆积,会生长,会最终在永恒的生命里缓慢而不可阻挡地喷发出来。”

  说这句话时,吉普莉尔的金色的瞳孔里仿佛流淌着熔岩的光。

  林洛沉默地看着吉普莉尔,吉普莉尔又忽然笑了起来。

  她的笑意很浅,只是嘴角的微微勾起。

  接着,吉普莉尔说道:“乐园就是地阶们为了自保而建立起来的组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