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全能从急诊科医生开始 > 第28章 他的手术刀会跳舞
 
  
“你好,请问是你们喊了桶装水吗?”
中年男人粗犷的声音打破这温暖氛围,叫林诗雨瞬间吓得把手缩回去。
赵牧应了声,让人把水放门口就行——他其实不怎么喜欢外人闯入他的私人境地,还有那么一点小洁癖。
宁愿自己把水扛进来装上饮水机。
“嘭!”
大门关上。
赵牧把水装好,正准备跟林诗雨交代两句,谁知道林诗雨低着头快速从他身边绕开,钻回主卧室了。
“诶?”
赵牧想叫住她,但没她速度快,主卧门已经关了。
“女人心,海底针,古人诚不欺我。”
赵牧拽了一句古文,悻悻摸了下鼻子,既然已经从林诗雨身上验证了升级效果,他就不着急出门了,再次返回侧卧,倒头大睡。
【梦中巩固练习已开启】
【追溯昨晚lv7手术全过程】
【细节放大】
【记忆加固】
……
系统音没有吵到赵牧,反而让赵牧陷入深度睡眠。
生物钟让赵牧刚好睡了六个小时就醒了,娇娇给他做了头部按摩,整个人神清气爽。
手机有未读信息。
“晚上十点,仁爱。”
赵牧看了眼,是孙昊发来的消息,让他去仁爱多半是有飞刀可以接。
正好系统升级了,赵牧打算今晚就用上。
赵牧给林诗雨点了外卖,又确认茶几上给她买的那些东西都已经被她拿进屋里了,才放心离开。
晚饭随便应付过去,赵牧提前到达仁爱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那里有人接应,带着他上楼。
普外科的手术赵牧已经很熟悉了,于是这晚,他借着升级版数据化视野的帮助,又玩出了新花样。
【叮!顺利完成恶性阑尾炎手术,手术奖励经验值+120,金钱+5000】
……
【叮!顺利完成……】
……
【叮……金钱+3000】
……
柯主任慕名而来围观全程,看着赵牧完成手术,尸手动扶正自己的下巴,脸上写满震惊:“这才几天呐,他怎么又进步了?还有这个出血量,真的正常吗?难道真是传说中的绝顶天才?”
赵牧从手术台下来,给柯主任在门口遇到。
“今天的三台都做好了,还有吗?”赵牧语气平淡,似乎还有点不过瘾,才三台手术,他眨眨眼就做完了。
lv2级的数据化视野太好用了,让他在每一次下刀的时候都能尽量避开血管和小神经,这样看,刀口手法显得高级又复杂。
柯主任震惊地说:“你这一招跟谁学的?出血量这么小的手术,还真是难得。”
“我自己瞎捉摸的。”
天才啊!天才!
居然是自己琢磨的。
柯主任强忍住激动情绪,肯定地拍拍赵牧的胳膊:“前途无量呐,你小子以后要是爬到孙昊的位置,肯定会更了不得。”
孙昊的位置?
一个小小脑科专家。
那仅仅是赵牧短期内的目标而已,至于长期,赵牧心里升腾起一股强烈欲/望——
他要做就做做到最好,成为世界第一!
有这样牛b的系统加持,他有什么好谦虚的?
赵牧勾起笑容,目前接触过的人没有一个知道他的鸿鹄之志,还一心觉得能困住他,想到就觉得可笑。
柯主任看他笑得自信,立即说:“以后咱们形成固定关系,我科室的手术都交给你,放心,钱少不了你的。虽然我不能坏了规矩把你挖走,不过咱们可以直接跳过孙昊,你能得到更多的钱。”
仁爱医院手术再多,机会也不会有孙昊在外面的人际网更多。
赵牧不会因小失大,婉言拒绝:“柯主任,这件事您跟孙老师谈吧,我只是他邀请来的一个帮手,合作的事,还得他决定。我都听他的。”
“也行……我就是觉得可惜啊,既然你决定好了,我也不勉强,这次的还是老规矩,钱孙昊会转给你。”
“好,那我就走了。”
赵牧一走,孙昊从隔壁出来,手里拿着u盘。
柯主任笑着说:“他还挺讲武德,我抛两次橄榄枝都被他拒绝了。”
孙昊挑眉:“他跟一般人不一样,目光挺长远。这个东西谢了啊,回头请你吃饭。”
“咱俩谁跟谁,别跟我客气。不过你拿录像干什么?”
“总得抓点把柄在手里,不然以后某些人翅膀硬了不好掌控。”
柯主任了然一笑,老狐狸还是老狐狸该有的样子,计划周祥。
凌晨一点半,赵牧打车回到小区。
“打车等了二十分钟,简直了。”赵牧小声吐槽,“看来得找机会买辆车代步。”
以前没钱,医院离小区近,他就没想过买车的事。
现在有钱了,也逐渐开始接触外面的业务,代步车就显得比较重要了。
路过林诗雨那辆黑色保时捷的时候,赵牧脚步顿了顿,大小姐就是不一样,连代步车都是顶配。
他靠系统挣的那些钱,也就够买这辆车的四个轮子吧。
开豪车的人在他家免费蹭吃层蹭住,还要蹭他的学识经验……说出去有人信吗?
赵牧无奈一笑,进入电梯上楼。
门一开,赵牧微愣。
出租屋里亮着灯,林诗雨坐在沙发上,骨碌碌地看着他:“师父,你去哪儿了?”
“去吃了个夜宵。”
“吃夜宵用得着吃几个小时?”
赵牧摸了摸鼻子,寻思这场景怎么跟妻子怀疑丈夫出轨,然后深夜盘问丈夫盘问行踪似的。
赵牧把门带上,把手里的袋子递到她面前:“给你带的,应该还暖和。”
是没加辣的关东煮,冒着热气。
林诗雨一身矜贵气质,跟关东煮着实不搭,赵牧也就是随口一问,他本来也不是特意给林诗雨买的。
就是有意转移话题。
林诗雨比他想象中更敏锐,紧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问:“你是去医院了吗?可是我问了小美,她说你没去科室。”
赵牧回避她的视线,自顾自打开关东煮准备开吃:“你想多了,我就是随便出去闲逛了。”
“你身上消毒剂和血的味道太明显了,我鼻子一向很灵,不会出错。不是去了医院,那你去哪儿给人做了手术?”
赵牧动作一顿。
他是真的不擅长说谎,被林诗雨步步逼问,差点就要投降。
林诗雨站起来:“师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偷偷在做黑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