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全能从急诊科医生开始 > 第61章 一个个都想住我家
 
  
“啊?”
制服大叔被他说的有点懵,反应了两秒,干脆一把推开他:“你不就是刚才那个报案的人吗?快点让开,知道你心头不爽,但这个人不能就这么没了。”
赵牧站着没动,轻蔑一笑:“放心吧,死不了。”
数据化视野提示病灶在脑部,再结合周礼临床表现,不难判断出周礼是羊癫疯,也就是癫痫。
脑神经的异常放电,导致周礼全身抽搐,才会有以上那些表现。
癫痫致死一般是因为发作期呼吸道痉挛或是分泌物堵塞呼吸道,患者无法呼吸缺氧而亡,目前来看,周礼还没有到这个程度。
呼吸道还没有完全痉挛,进入的氧气虽然少却可以勉强支撑他挺过发作期。
赵牧出于私心,想要给他一点教训,更何况,在发作期,能做的也只是解痉挛,或是防止患者发生咬舌头等自残行为。
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癫痫发作期的治疗。
的确“没救”。
这话不算吓唬人。
制服大叔慌了:“嘿,你这小子心咋这么坏呢?快点让开,别耽误他送医!”
“来了来了!医生,病人就在这边,快点过来看一下!”制服小跟班已经跑过去把人请过来。
他带来的人不巧正是以前跟赵牧一起值班的李胜。
在看到赵牧的时候,李胜明显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赵牧耸肩:“反正不是来上班。”
“你这什么态度?”李胜对他更不爽了。
李胜想上前看一眼周礼,被赵牧挡住。
赵牧说:“不好意思,这个病人已经被我接收了。李医生这么遵守规矩的人应该不会跟同事过不去吧?”
李胜眉头紧锁:“你故意针对我?”
“没有的事。”赵牧才没那么无聊。
制服大叔一脸无语:“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聊了?救人要紧。”
李胜想从赵牧旁边绕过去,赵牧就跟上,把他挡得严严实实。李胜很快就发火了:“赵牧,你要见死不救我做不到,这里是医院,比身为医生,不主动出手救人也就算了,竟然还阻拦我!”
因为他声音非常大,一下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再加上穿着制服的一行人格外招眼,不少人站在旁边围观,对着赵牧指指点点。
“这什么情况啊?”
“不知道,好像是因为有人发病了。”
“诶,那不是赵医生吗?没穿白大褂我差点没认出来。”
“赵医生怎么拦着不让救人呐?”
……
就那么两三分钟的时间,周礼已经停止抽搐,整个人挂着满身虚汗躺在地上,双眼紧闭。
“他怎么了?该不会死了吧。”
“呸呸呸,别说这么晦气的话。”
“可是他都已经没动了……这里可是医院耶,人死在这里,医院是不是该负责?”
“就是啊,还两个医生在旁边呢。”
周围吵吵嚷嚷,赵牧回头看了眼,那些人顿时不敢再说。
在片刻安静之中,赵牧终于开口:“行了,等他醒过来,你们就可以带他回去录口供了,我也跟你们走一趟。”
“这?”制服大叔懵了,“可是这个人……不治疗吗?”
“脑神经异常放电,你给他治?”赵牧冷不丁说了句,正是心烦气躁的时候,催促说,“他犯了这么严重的事儿,赶紧把人带回去。我有证据要交给你们。”
“哦!哦!”大叔反应过来,又招呼人把周礼抬回车上。
李胜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赵牧直接无视。
赵牧跟着制服大叔一行人去局里录了口供,把周礼的手机上交,然后再三嘱咐,希望对方能够保护孙芮的隐私。
虽然录像上孙芮只是被脱掉了外层上衣,可毕竟是女孩子,赵牧还是想要把伤害降到最低。
周礼被暂时拘留,而赵牧得以从局里出来。
【叮!任务完成,奖励已发放至您的个人口袋】
【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请继续努力,武力练习场正在等着您的进一步开发哦】
这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街道上冷清得很,赵牧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他想了下选择接听:“喂,哪位?”
“赵老师,是我……”孙芮的声音听上去全是鼻音,可怜兮兮。
赵牧顿了顿:“他已经被拘留了,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如果你想继续告他,我也可以全力配合。”
“不是。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告诉你,算了吧,这件事。”
“什么算了?”赵牧怀疑自己听错了。
孙芮抽了抽鼻子:“我说算了,我不想再把这件事情闹大。只要他离开,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孙芮!”
赵牧提高了音量,甚至感觉有些恼怒:“这不是道德问题,TM这小子是犯罪!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当时我没有出现,你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你知不知道他还给你录了像?”
“我知道,我知道……呜呜……”
孙芮一下哭起来,情绪崩溃的说话都说不清。
赵牧还是生气:“知道你打算放过他!你麻药把脑子给麻傻了是不是!”
这是赵牧第一次对女孩子展现这样粗鲁的一面,气愤来源于恨铁不成钢。
孙芮哭得很伤心:“对、对不起……你先不要生气嘛。”
看她这么难过,赵牧也不好继续逼她,微微叹了口气:“抱歉,我把话说得太重了,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只是觉得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周礼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过了会儿,赵牧又说:“不过,我会尊重你的决定,要私了就私了。只要你心里能好过点。”
温柔下来的赵牧反而让电话那头的人哭得更厉害,两个人就这么保持通话。
听着女孩痛苦的声音,赵牧抬头看向路边的灯,表情有些凝重,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能做的仅仅只有沉默和陪伴。
“赵老师,你来医院接我吧,我已经输完水了。”
过了好一阵,孙芮终于停止哭泣,对赵牧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那声音,听得赵牧怪心疼的,不由得答应下来:“行,我马上过来接你。”
“还有……”
“嗯?你说。”赵牧正好拦下一辆出租。
孙芮闷闷地说:“我不敢回家属楼了,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到赵老师家里借宿?”
赵牧上车的动作一顿,暗自无语:怎么一个个都上赶着想去他家住,他家是什么矿山藏着宝贝吗!
腹诽归腹诽,人孙芮都哭成这样了,赵牧没好意思拒绝,嗯了一声,上车去医院接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