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48章 第 48 章
 
很快林行秋他们就要高考了, 因为林行秋已经有了着落,戚月淮倒是不怎么操心他考试的事。

反而是戚若言因为压力大,这几天状态不太好。

他成绩不错, 基本可以十拿九稳上所好大学,如果因为紧张而落榜, 实在过于可惜, 所以戚月淮这几天都跟老妈子一样替戚若言操心着。

等他们考完, 戚月淮却瘦了好几斤, 连黑眼圈都熬了出来。

戚若言一考完试估完分, 发挥的倒还不错,跟汤岚请示了一下, 就跟同学出去旅游了。

考完试的高中生门纷纷放飞了自我, 林行秋却到了要入伍的日子, 来不及带林行秋像戚若言一样到处旅游放松心情。

在林行秋去部队的前两天, 戚月淮带林行秋去了远冬周边的一座山上泡温泉。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这座山海拔够高, 山里气温很低, 山顶上常年落雪, 所以是个避暑纳凉的好地方。

戚月淮选的是一间别墅, 别墅房间里有私汤,还有大大的落地窗, 泡温泉的时候可以看到山中的美景。

到的时候,两人已经坐了两小时的车了,疲惫不堪,便准备直接泡温泉,林行秋脱衣服的时候,戚月淮正想避过视线, 林行秋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戚月淮这才想起该看的不该看的几乎都看了个遍,这时候再矜持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况且林行秋现在有的,他也都有。

他索性又转过头,也大大方方脱起衣服来。

林行秋换衣服的时候,戚月淮正站在他身后,他余光瞥了一眼。

首先看到的是林行秋修长而笔直的双腿,往上是紧实的臀部,这让戚月淮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林行秋时,当时他就在想这手感一定很好。

再往上是他笔挺的背,那背很薄,没有一丝赘肉,漂亮的蝴蝶骨清晰可见,他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皮肤光洁白皙,身体如同最顶尖的工匠用白玉雕刻而成的艺术品。

戚月淮喉头滚动了一下,目光又往上移,再往上是他后颈的腺体。

alpha的腺体会比omega的颜色深一些,omega的腺体颜色偏粉,但林行秋即便分化成了alpha,腺体颜色竟然也是粉的。

像一朵粉色的玫瑰嵌在他白玉般的脖颈后。

本来是很美不胜收的一幕,但林行秋的腺体上有一道疤痕。

那疤痕还很新,并没有长好,戚月淮还想细看,林行秋已经进了池子了。

见戚月淮在发呆,林行秋冲他道:“怎么不下来?”

戚月淮收起思绪,也迅速下了池子。

泡温泉是最好的解乏方式,戚月淮这几天因为戚若言的事操了好一阵子心,自己也没有好好休息,下了池子后很快就放松下来。

他靠在池子边,不由得缓缓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戚月淮敏感的察觉到来自他人的视线,他睁开眼,却看到林行秋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你这么看我干嘛?”

林行秋又往前靠了点,近到戚月淮能看到他无暇的鼻梁跟刘海上的小水珠:“嗯?刚刚不是你一直在盯着我后面看吗?”

被林行秋抓包,戚月淮心虚了一瞬间,但戚少爷一向脸皮厚,他笑了下:“你是我男朋友,看看怎么了?”

林行秋伸出手环住戚月淮,在他耳边轻声道:“没事,你随便看,还有那想看的,要不,我站起来给你看?每一个地方,只要你想看,都可以哦。”

不知道是不是水温太高,戚月淮觉得自己脑袋烧得慌,他咽了口口水,想要先往后透透气,腿刚动了下,却不小心碰到一个不该碰的地方。

“你”戚月淮看向林行秋迟疑道。

林行秋轻笑了一下:“好哥哥,我帮了你那么多次,这次,该你帮我了吧?”

林行秋抓住他的手往那里伸去,戚月淮顿了一下,手动了起来。

林行秋脑袋抵在他肩上,也不出声,只是偶尔才低哼一声。

很快,那两股浓郁而具有强大侵略性的信息素在池子里蔓延开来,一如上次,情动加之信息素的排斥让戚月淮十分难受。

迷迷糊糊中,他的手伸到了林行秋的后颈处。

他脑海里浮现出李挺当时的话。

“alpha之间可以互相标记。”

alpha的天性迫使着他想要寻找一个发泄口,戚月淮迫切的想要标记林行秋,他正想将林行秋推开,手却摸到了一个凹凸不平的痕迹。

那是林行秋的疤痕,是他那天以为自己要跟他分手,而割了自己的腺体留下的疤痕。

戚月淮一顿。

原本要推开林行秋的手也停了下来。

“被标记的那个会很难受。”

戚月淮的另一只手也停了下来,林行秋不满的在戚月淮肩上咬了一口,然后小声道:“哥哥?”

“林行秋。”戚月淮几乎是咬着牙挤出这句话的:“你标记我吧。”

林行秋顿了一下,然后猛的从戚月淮身上起来,他看着戚月淮,眼神里满是迷茫。

“什么?”

“我说。”戚月淮艰涩道:“你标记我吧,alpha也可以互相标记,然后就可以做了。”

林行秋似乎没反应过来,他看着戚月淮一动没动。

戚月淮几乎是用尽了全部力气才说出这句话,作为一个合格的alpha,不让自己的恋人受到伤害应该是一项准则。

但他接二连三的让林行秋因自己而受伤,纵然alpha的骄傲绝不允许他低头,但他同样也不想看到林行秋承担这份痛苦。

“快点。”戚月淮声音颤抖着,他低下头,将自己后颈的头发一把撩了起来,然后侧对着林行秋。

有些勇气往往只在一瞬间,过了那个时间,有些事情就再也没勇气做了。

也许是林行秋过两天就要走的伤感,也许是情欲上头而催动他做出这种举动,戚月淮也分不清原因到底为何,但他只想让林行秋速战速决,然后跟他做一些情侣间该做的事。

林行秋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戚月淮。

戚月淮低着头,那么骄傲的人,却将脆弱的后颈完全袒露在自己面前,虽然嘴很硬,但他的肩膀却在微微颤抖着。

这应该是林行秋梦寐以求的场景,但此刻他却并没有被这种巨大的惊喜冲昏头脑,他盯着戚月淮看了一会儿,轻声道:“被标记的那个人会怎么样?”

“什么?”戚月淮没反应过来,随即他很快道:“不会怎么样,就跟标记omega一样,不过alpha跟alpha只有临时标记,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掉。”

“真的吗?”

戚月淮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让你做就快点做。”

林行秋眼神晦暗,迟迟不语,良久他伸出手,在戚月淮的腺体上摩挲了一下。

戚月淮抖了一下,喘了几口气,咬着唇抬眼看向林行秋,不知是温泉的雾气熏蒸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上挑的眼尾带着一抹薄红:“别摸了,快点。”

“真的”林行秋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可以吗?”

戚月淮觉得林行秋再不咬自己就要改变主意了,趁着这抹念头还没消失他咬唇狠声道:“林行秋!你不是怕我离开你吗,看到没,咬下去,我就离不开你了!”

林行秋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目光瞬间一变,他的目光汇聚成一道焦点,凝聚在戚月淮的腺体上。

标记欲是每个alpha都会拥有的欲望,这意味他想标记戚月淮,不仅是心理上,包括生理上。

林行秋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他的手在戚月淮的腺体上轻轻摩挲了一下,低下头去张口咬在哪一快凸起上。

“唔”

戚月淮知道被标记会很难受,但他没想到会这么痛苦。

身上每一块地方都好像烧起来一样,尤其是后颈那一块,好像被烙铁在上面压过一样。

戚月淮抱住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打起了颤。

林行秋惊慌道:“怎么了?哥哥,你怎么了?”

戚月淮说不出话,用指尖在自己手臂上捏出了几道印子,以此来缓解被标记的痛苦。

林行秋很快他反应过来:“你骗我?这就是被标记的反应对不对?被标记会这么痛苦,所以你才会让我标记你。”

戚月淮咬牙抓住林行秋的手臂:“我没事,一会就会好。”

林行秋站在戚月淮身边手足无措,他不敢贸贸然去动戚月淮,怕自己碰了戚月淮后,更加引起他的不适。

过了足有五分钟,戚月淮才觉得身上的痛苦慢慢褪去,他大口喘了几口气:“没事了。”

林行秋看着戚月淮的样子,语气哽咽,懊恼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我早知道肯定不会”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他宁愿让戚月淮标记自己。

戚月淮抬眼看了眼林行秋:“就这么一会儿,不要紧。”

林行秋将戚月淮一把搂进怀里:“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戚月淮拍了拍他的脑袋:“林行秋。”

林行秋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嗯?”

戚月淮顿了几秒开口道:“我们再试试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