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仙尊归来当奶爸 > 第九十六章穷玩意
 
  
林言现在皱着眉头下了车,眼前这个人正是之前在拍卖会上互相有过不快的徐景。
可是他记得当时自己可是把他教训的挺惨的,他居然敢再来挑衅。
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徐景。
看来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和徐家内部有脱不清的关系,可是这所谓的幕后主使是不是有些太傻了,居然直接就这么送上门来。
徐景并不知道此时他在想这些,他以为林言已经稍微有些见识的发现自己周围这些人的厉害,所以害怕得不敢说话。
“是不是很想不到我居然还有回来的一天?当天拍卖会的时候你叫我给你道歉,可是丢了我多大的人,我现在都还好好记着呢。”
“你让开一下。”
现在林言已经推演出了他父母的真正的位置——就在徐家的本家,而且他手中的魂魄看上去离开肉体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所以需要尽快放回去。
他现在没空和这没有脑子的人继续说话。
可是眼前的这个大少爷却把他的这种行为给当成了是在逞强。
“让开?你知道你是在对谁说话吗?”说话的时候徐景的眼神中透出一丝狠戾:“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跪下道歉,我连你一条狗命都不会留给你,更别说什么让开。”
林言只是不屑,这一个大老爷们儿多久以前的事了,怎么还这么记仇?三两句话说来说去都是道歉道歉。
“想不到徐少记性居然这么好,你说的道歉的事情我都快忘了。”
林言说完之后就上了车。
别说道歉了,他现在根本就不打算再继续和这个蠢货说话。
眼前继续堵着路的徐景看见他上了车反而是笑的更开心了,在他眼中这根本就是想要逃跑的行为。
“哼,你居然想跑?我跟你说了,今天没我的同意,你根本就不可能走,不仅是你,就连那个什么耀武扬威的徐盈,都迟早得在我的控制之下。”
现在的赵天海有些不知所措,眼前的一排车确实看上去是无法跨越,更何况那几个在徐景身边拦着的人明显不好对付:“老大,我们现在应该……”
“你直接往前开就是了。”
赵天海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老大这难不成是疯了?
林言当然已经知道了他这样的心里想法,可是他心里也不打算反驳,甚至没有任何波动,大约所有凡人此时都该是这个反应。
赵天海硬着头皮闭一脚油门踩下去,闭着眼睛就直接往那群黑袍的人冲过去。
“好,踩刹车。”
赵天海小心翼翼睁开了一只眼睛,发现眼前的景色居然已经巨变,他们的车已经忽然到了徐家本家的门口。
带着些不可思议地看向林言,身后的薇薇抢先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
“哇!爸爸这是瞬间移动吗?我们怎么一下就到这里了?”
林言笑了笑,对着薇薇温柔的说道:“这就是瞬间移动哦,以后薇薇也可以做到的。”
瞬间移动只是简单的说法,实际上是林言所用功法中的一个用来行走的小神通,一定要用科学的解释那就是将空间折叠,使得自己可以在瞬间到达另一个地方,所以能够制造出几步便就已经过了几公里的效果。
不是大挪移之类真的属于瞬间移动的高难度的东西,只需要元婴这样的境界就可以做到。
薇薇听了十分高兴的样子,眼中满是星星一闪一闪的。
“老大,那我……”赵天海刚刚开口表达一下自己也想学的心情,林言就已经直接抱着薇薇开了车门下了车,完全不打算理会他。
“你跟我一起进去,外面不安全。”
这差别待遇,实在是太过分了啊!
另一边原本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给林言一顿教训的一行人。眼看着好好的一辆车就在眼前,忽然消失了又是惊恐。又是不知所措。
回过神来之后,徐景嘴角露出了猖狂的笑,仿佛依然胜券在握。
“好,好你个林言。你个穷酸玩意儿还有些手段。只不过你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哼哼。”
林言已经来了徐家许多次了,那些家仆门卫都已经认识他,直接就给了放行。
才进门,他就看见了万分焦急的徐龙涛正在左右踱步。徐盈在一边也是在一边抽抽哒哒的样子,少见的没有了那副女强人的姿态,而是显得格外的柔弱。
徐龙涛看见林言出现了有些惊讶,转身连忙迎上去:“哎呀,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刮来了……只不过来了也正好,我们这儿正好是有些事情刚想和您说呢。”
实际上也才在白天才刚刚见过面,现在的徐龙涛却是像已经盼望林言出现盼了几年似的,眼中满是感激和急切。
因为其余魂魄以及肉身就在附近,林言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魂魄已经变得越发的躁动,看来要更加抓紧时间了。
“你说吧。只不过在说之前先带我去一趟你们这儿的地下室。”
徐龙涛显得有一些诧异。
“林先生,请问你要去地下室干什么?我们的事情有些着急,也事关您的灵药……不如我们还是先讨论一下……”
林言现在皱着眉头,冷冷的一眼看向了徐龙涛。徐龙涛情不自禁浑身一哆嗦。
“好,那好。林先生你随我来,我们边走边说。”现在他和徐盈的底牌已经只有林言了,现在的情况比起前段时间被霸天帮骚扰,对于他和徐盈来说还要更忧虑一些。
所以他完全不敢再去得罪林言。
林言不选择直接瞬移到地下室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害怕这样过于近距离的空间波动会影响到魂魄的完整。
所以现在虽然消耗了些时间,但是直接走过去也是可以的。
徐龙涛一路走着,一路向林言诉苦,徐盈则是已经收起了刚才那副面容,虽说眼睛肿肿的,但是在林言面前依然强撑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
“林先生,实在是麻烦您了。这件事也算是我们徐家的家事,但是实在对不起,看在我们这些年的交情上,求求你帮帮我和盈盈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