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一夜封神 > 第856章 灵儿寻爹,没成想歪打正着
 

  只不过小灵儿明明就是一个女孩子,有时候憨态可掬惹人爱,有时候又搞出些小恶魔的把戏来令人头疼,真不知道这孩子的亲爹是个什么人?想必小灵儿身上这些恶劣的成分是随了她爹的,她娘可不是这种人!

  来到一间农舍,小雪球先是迫不及待地从小灵儿怀中踹出,一把奔向了院子,小灵儿也从楚琪怀中跳了下来,冲着院子大叫:“阿娘——”

  小雪球和大雪球纷纷朝着院子中的白衣女子扑过去,那白衣女子伸手一把将小灵儿抱在了怀中。

  “小灵儿,你可让娘好想,这些天你可还乖?”

  “乖什么乖,她最不乖了!”楚琪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院子。

  而寒竹的视线也落到了院子中的人身上,寒竹心跳加速,只见那白衣女子抱着小灵儿转过头来,看向了走进来的楚琪,笑道:“阿琪,辛苦你们了!”

  寒竹原本绷紧地神经这才松了下来,那人不是白如烟,而是柳金叶,原来小灵儿是柳金叶的女儿。

  不知为何寒竹的内心既然又升起一丝失落,看着在柳金叶怀中显得乖巧可人的小灵儿,心想,我若能有小灵儿这么一个女儿也是好的,可是他这样的魔族何德何能可以有这样好的一个孩子?

  他是魔族,是卑劣而令人不耻的魔族。

  寒竹失落地转身离去,下山喝酒的心情也没有了,又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浑浑噩噩上山去了。

  农舍之中,柳金叶将小灵儿抱进了屋子,然后对她道:“你阿娘没时间下山,所以干娘先下山来看看你!瞧瞧你乖不乖,有没有闹腾!”

  楚琪立即告状:“阿叶师姐,她最不乖了,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不仅往被子里面塞稻草人,还钻狗洞偷偷溜了出去,让我们一阵好找,都担心她被魔族的人给抓去下油锅了!”

  小灵儿冲楚琪吐了吐舌头,有干娘在,她有恃无恐。

  柳金叶一怔,尴尬地道:“啊!这次还真是闹得有点离谱。小灵儿你平时不是最乖的吗?为什么这次不听你阿娘的话了?”

  小灵儿抱着小雪球,委屈巴巴地坐在柳金叶怀中诉苦道:“阿娘和干娘都上山上打野兽去了,一去就去了那么多天,小灵儿好想你们,好想回玄霜宫!”

  看着白灵儿如此委屈巴巴的模样,就连柳金叶也不忍心责怪,只是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以示安慰。

  白灵儿抬头看向一旁的楚琪,皱眉道:“阿琪姐姐们也都不陪我玩,成天只知道练剑,小灵儿觉得好无聊!”

  楚琪来了气,上前道:“要不是你娘舍不得把你留在玄霜宫里面,我们就用不着在这山下陪着你,来都来到天魔宗了,我们还不能上去大展身手,真是可惜!”

  柳金叶知道楚琪师妹第一次出来攻打天魔宗,必定是想要一展身手的,谁料竟然又被安排看守拖油瓶,所以颇为闷闷不乐,便道:“山上战况惨烈,此战拖了许久,阿琪,打仗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还是留在山下看好小灵儿的好。你再多磨练磨练,将来自然有机会让你上战场的!”

  楚琪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单手撑腮,一副不悦的表情。

  其余师姐纷纷忍不住偷笑起来:“阿琪,阿叶师姐说得对,打仗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你怎么和小灵儿一样不听话呢?”

  楚琪和白灵儿相对一眼,纷纷朝对方做了一个鬼脸,再次引来众人的哄笑之声。

  吃完饭的时候,楚琪又拿小灵儿乱认爹的事开玩笑,惹得柳金叶也都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小灵儿平日里就喜欢扮什么小仙子,没想到今天居然玩起认阿爹的把戏来。

  白灵儿歪着圆鼓鼓的脑袋,嘟着小嘴在细嚼慢咽,小肉手握着筷子,拳头杵着下巴,歪着脑袋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一粒白米饭就沾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

  她心眼灵活地在想,笑个屁啊!你们懂什么,我真的遇到阿爹了!你们竟然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倘若他不是小灵儿的阿爹,身上怎么会有那种好闻的花草味。

  这种熟悉的花草香味伴随着白灵儿长大,虽然随着香囊的变旧,味道已经渐渐消失,可是这种熟悉的味道白灵儿再次闻到,还是能一下子就认出来,毕竟这是她找到自己阿爹的唯一凭借,她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白灵儿人小鬼大,这颗小脑袋瓜里也不知道装的什么,有时候像白如烟一般呆呆傻傻,纯真无比,有时候又如同寒竹一般机敏冷静,鬼主意多多。

  她穿着白兔鞋的一双小脚在桌子底下来回晃荡,小雪球就依偎在椅子腿上打盹,一副时光静好的闲暇模样。

  等柳金叶回到了驱魔联盟的营帐,对白如烟说小灵儿一切安好,就是越来越淘气了些,阿琪等人都叫苦不迭。

  可是白灵儿在白如烟这个亲娘面前,一向装得乖巧听话,即便楚琪等人如何告状,白灵儿都无法想象自家的小灵儿会是个小恶魔,她只是会心一笑,心中对白灵儿更是越发想念了。

  真相立即抱一抱她那肉嘟嘟的小腰,然后在她苹果一般的小脸上使劲亲个够,那孩子是多么的讨人喜欢,是上天赐予她最甜蜜的礼物,也是……也是她与那个男人的唯一念想。

  寒竹他……还不知道自己替他生了一个女儿,然而人魔殊途,望他一辈子也莫要知道的好。

  白灵儿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人,怎么可以有一个邪魔歪道的父亲呢?

  时过境迁,她也该放下年少时的那个人了,毕竟如今的寒竹也有了为之拼命牺牲的女子,他和花月染的感情一定很深,他或许早已忘记了她,毕竟他也该是恨透了她的。

  一想到这儿白如烟不由长叹一声,可是自顾自在她身旁说话的柳金叶根本就没察觉,满脑子都是那个古灵精怪又可可爱爱的干女儿。

  她又笑着道:“呵呵呵!师姐,你可知道小灵儿说什么,她自己偷偷从狗洞里面钻出来玩,怕被阿琪等人责罚,居然说自己见到阿爹了。呵呵呵!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很古灵精怪,真是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

  柳金叶只是当做玩笑来说,却不料此话听在白如烟耳中,却是一阵心惊胆颤:“阿叶,你说什么?你说小灵儿说自己见到了阿爹?”

  柳金叶笑着点头:“是啊!”

  白如烟眉头一皱,面色大变,她心想寒竹就在此地,难道阴错阳差,真让他们父女见面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凑巧呢?

  柳金叶见白如烟神色突变,立即收敛了笑容,担忧地道:“师姐,你怎么了?难道说小灵儿的父亲真在这儿?”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魔族的巢穴啊,倘若说白灵儿的生父在这儿,这就意味着当年白如烟与之相爱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个魔族。

  天呐!这怎么可能?六师姐白如烟可是玄霜宫中最乖,最听话的女弟子,她怎么可能会和一个魔族之人厮混在一起呢?

  柳金夜说什么都不敢相信,认为是自己胡思乱想了,她语重心长地看着白如烟道:“师姐,虽然我曾经问过你那个男人是谁,可你从未曾将他的姓名告知与众,就连我也不肯告诉。玄霜宫上下弟子也都十分尊重你,只当是你年少无知,被负心之人欺骗了感情,既然你不愿说,大家也不敢再问。可是宫主,小灵儿的父亲该不会是……”

  “阿叶!不要再说了!”白如烟仓皇别过头去,眼中的慌乱和悲伤难以自持地流露出来,根本就无处可藏。

  柳金叶是这么多年陪伴白如烟最久的人,她对白如烟的性格几乎是了若指掌,又岂会不知她怎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她的心不由就咯噔了一下。

  她急忙转到白如烟面前,让白如烟直视自己,她将双手握在白如烟的肩膀上,让白如烟无法移开目光,看着她道:“师姐,自从师父死后,这么多年我们姐妹相互扶持才走到今日,对于阿叶来说,你就是我的亲姐姐,小灵儿就如同是我的亲闺女一般,为何你还要瞒着我?难道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吗?我就真不值得你信任吗?师姐……”

  白如烟眼中的泪水缓缓滑落,冲她微微的点头道:“是。”

  “是什么?”柳金叶双目瞪大,虽然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不敢确定。

  只听得白如烟又道:“他是魔族中人,他是!”

  柳金叶一惊,面色大变,缓缓放开了握着她肩头的双手,踉跄着退后了几步,一边摇头,一边不敢置信地道:“师姐……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喜欢一个魔族中人,魔族中人杀了我们多少人,他们十恶不赦,你怎么会喜欢上一个魔族中人……”

  白如烟心痛心伤,眼泪止不住的滚落,双唇颤抖地道:“可我就真的爱上了一个魔族中人,至今都不曾后悔过……我真是有负师父,罪该万死!”

  白如烟怎么都不会忘记师父司徒玄霜临终之前还让她和寒竹分开,可她竟然还为邪魔歪道生下了孩子。

  柳金叶的内心犹如惊涛骇浪,翻滚不断,最终她还是想清楚了一件事,师姐白如烟是个好人,从来都是个好人,她爱上了一个魔族男子这件事,或许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情爱爱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