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联盟推销员 > 第3章 这谁不害怕?
 
  出园区到了虎丘,吴沐侧头看向车窗外,“找家附近的酒店,差不多的就行”

  “没问题,这片我熟。”司机语气充满自信,嗓音略显沧桑,似乎经历了很多。

  不到十分钟,商务车就停在了如家酒店门口。

  吴沐眼神迷茫,面露怀疑…这司机是不是对差不多有什么误解?

  “去香格里拉吧。”吴沐单手揉了揉太阳穴。

  司机有些迟疑,但考虑到乘客已经点明目的地,他决定不多嘴,直接送去。

  很快抵达香格里拉酒店,吴沐利索地下了车。

  拖着两个大号白色行李箱的背影,让司机出了神。

  原来香格里拉的档次,只是差不多吗?

  ……

  吴沐进了酒店门厅没多久,大堂经理就微笑着凑了过来。

  经理介绍一番后,吴沐便爽快地定下一间电竞主题房。

  泳池、桑拿房、酒吧、咖啡厅…虽然不是私人的,但功能区还算齐全。

  叫车、洗衣、熨衣、送餐、叫醒…服务不算无微不至,但确实提供了便利。

  不过这不是吴沐入住的理由,反而是他要尽量避开的。

  他了解过几个英雄联盟俱乐部,都是动辄过亿的规模,生活质量不会比在这里差太多。

  只要不去功能区,不呼叫服务,就能提前适应俱乐部生活。

  吴沐也算了账,包括房费在内,排位特训一个月大概要花十万。

  还挺便宜,开支比预想的小很多,特训二十个月都不会引发财务危机。

  就这样,吴沐住下了。

  ……

  两个半月后。

  如火如荼的2019lpl夏季常规赛落下帷幕,rng以12胜3负的战绩位列小组第三,成功晋级季后赛第二轮。

  这是很有希望的成绩,心情不错的uzi开了直播,并拉上已经退役的老队友letme,双排搞节目效果。

  “怎么又是我第一个选啊?先选总是被康特啊!”letme有点头痛。

  “那你帮我选德莱文。”uzi跃跃欲试。

  “兄弟,等下队友喷我的。”想到uzi的德莱文,letme愈发头疼,但他还是不想第一个选英雄。

  队内聊天框里,打野和中单认出了uzi和letme,都在要好友位。

  名为【我要打职业】的辅助倒是不走寻常路,他在要位置。

  “能给我ad吗?战绩可查”

  此言一出,uzi直播间当场沸腾。

  “这路人牛批!找uzi要ad位”

  “我要打职业?这ID蛮耳熟的”

  “ID查过了,这位峡谷第二,主玩ad”

  “……”

  uzi看了眼弹幕,也觉得听过辅助的ID,似乎是知名路人,但一时想不起是谁。

  他打字回应道:“哥们,我不会辅助,还是我来ad吧”

  引发弹幕热潮的路人便是吴沐,他历经两个半月的特训,完成的推销不计其数,游戏水平水涨船高。

  他从战争学院打进峡谷之巅,并迅速跻身峡谷第二,目前与峡谷第一仅差五分。

  赢下这把,他就能登顶峡谷!

  可惜uzi不想辅助,这把拿不到ad,好在他还有几手中单绝活,还可以问中单换不换。

  选英雄倒计时在这时清零,letme最终选下了德莱文。

  “三星德莱文要发威了,斧头已经准备就绪。”uzi自信满满。

  打野在聊天框发出哀嚎,“别德莱文,我晋级赛生死局”

  “那我拿个别的,德莱文去上单吧”uzi肉嘟嘟的手指不失灵活。

  “那…还是ad德莱文吧”打野逐渐绝望。

  这个时候,中单遇到偶像的兴奋消退,认出了【我要打职业】这名峡谷新星。

  当年,黑店百地手持一本死亡笔记,谁坑就记谁ID,下次遇到直接挂机,令电一高分段玩家不敢造次。

  更离谱的是,不管如何挂机,黑店百地总能在几天内把掉的分打回来,和他结怨就别想呆在高分段了。

  包括但不限于草莓、董小飒、pdd、卷毛…都要给他面子。

  现在,我要打职业横空出世,凭借排到谁都敢指导的勇气,令峡谷之巅的高玩闻风丧胆。

  如果谁不听指导,他就会帮忙吃兵线和野怪、帮忙创造地形、帮忙理解版本和装备……

  可怕的是,抱着这种指导他人为主、上分随缘的态度,他还以65%的胜率打上了峡谷千分。

  比起黑店百地,我要打职业当真有过之而无不及。

  前者只是挂机,后者逼人挂机。

  当然,如果听从指导,我要打职业就会是强力大腿,抱到能上大分。

  “中单给你,我去辅助,进去别指导我,害怕”

  指导两个字一出,大伙终于想起了被我要打职业支配的恐惧。

  只有打野例外,他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封棺的晋级赛一脚踢开了棺材板。

  letme在语音里提醒,“兄弟,这路人得罪不起啊!”

  uzi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给他ad还来得及吗?我可以中单辛德拉。”

  幸好这时,聊天框有了新消息。

  我要打职业:“谢谢,我拿中单了”

  算是给这场位置分配小剧场,画上了句号。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会说谢谢、儒雅随和的玩家,会比国服四大喷子之首黑店百地还要令人恐惧。

  uzi和letme的直播间,都炸开了锅。

  “卧槽,这路人什么来头?!”

  “这就是我要打职业的压迫感吗?”

  “知道黑店百地吗?没有他狠”

  “wdnmd,这谁不害怕?”

  排位仍在继续,一整轮激烈的bp后,双方阵容确定下来。

  吴沐所在的蓝色方——

  上单纳尔,打野盲僧,中单加里奥,下路德莱文和莫甘娜。

  红色方——

  上单亚索,打野蜘蛛,中单龙王,下路小炮和锤石。

  “我吐了,又是纳尔打亚索,”letme挠了挠头,“怎么倒数第二个选,还能被康特的啊?!”

  “没事,我这手丛刃德莱文猛得一批。”uzi调整了一波坐姿。

  letme没有接嘴,但不知怎的,他更慌了。

  欢声笑语中进入游戏,对面五人也认出了uzi,但似乎没人认识letme。

  而吴沐作为一个路人,都被认出来了,只是没人敢申请互动。

  不过就算有人敢,吴沐也看不到,他还是习惯进游戏就输入/mute all。

  除非有人触发了推销任务,吴沐才会单独解开屏蔽,进行一对一强力指导。

  开局小剧场围绕uzi进行,uzi用终生不删的好友位,让对面五人达成了共识。

  这局排位最少包死letme五次。

  “哇,不带这样转移火力的呀,”letme很是激动,“情分尽了,兄弟就做到今天算了。”

  “不能继续了,”uzi揉了揉大碾,“不然君泽完蛋了,等会儿一级就有四个人在草里蹲他就不好了。”

  欢声笑语中对线开始,帮盲僧打了红buff后,uzi决定展示一波续双斧。

  在斧头旋转的最后一刻,按q让德莱文转起第二把斧头。

  “双斧细节。”uzi加重了咬字。

  细节到位,斧头也转起来两把,就是还差一步扔到小兵的时候,斧头消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