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49 原来就是她
 
  两人来到了棠桦居,却看到阮莘莘一个人正坐在厅里喝茶。

  “我来一会儿了,她们说安平去找皇后娘娘了,我就坐在这里等她回来。”阮莘莘解释道。

  想到皇后之前的心不在焉,陆泽宇有些担忧,便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一道去琼烨宫走一趟吧。安平与皇后素日里鲜少往来,今日应该也是为了选郡马的事才去的。”

  “这……”程颂有些犹豫地说,“陛下,我毕竟是外臣,莘莘也很少进宫,我们就这么一群人去皇后娘娘的寝宫,似乎有违规矩吧。要是让太皇太后知道了,恐怕又要怪罪到安平头上了。”

  一席话说得陆泽宇恍然大悟,赶紧坐下来说道:“你说的对,我都糊涂了,竟然忘了还有这一层,那我们现在只好一起等了。”

  程颂跟着坐了下来,侍候的宫女立刻上前替他们倒茶,三个人就这样一边聊天一边等了起来。

  没等多长时间,安平就回来了,一同来的还有白允葭。在座的三位没想到她们两人会一块儿进来,进来的两人也没想到会有三个人坐在这里等着,大家都很惊讶的样子。

  一进门,安平先开口了,语带调侃,“今日我的棠桦居好热闹啊。”

  程颂和阮莘莘对着白允葭行礼,陆泽宇则说道:“皇后,怎么你也来了?”话刚出口,就觉得一阵后悔,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在赶人走啊!

  白允葭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并没有因为陆泽宇的话而有什么影响,只是对着陆泽宇福了福身,说道:“陛下,妾身是来帮郡主挑选赏花宴的衣服、首饰的,如果没有合适的,还要赶紧遣人赶制。”

  伸手将人扶起来,陆泽宇赶忙补充道:“原来如此,甚好,甚好。不过,我倒是没听说近日宫里要办什么赏花宴啊?”

  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白允葭说道:“是为了选郡马的事情专门准备的。妾身与郡主商量过了,既然郡主想赶快出嫁,那便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郡主也希望能亲自跟他们接触一下。刚好眼下的时节,篱苑中各色菊花盛开,妾身觉得不如以赏花为名,将人邀进宫里来。”

  陆泽宇频频点头,说道:“甚好,甚好,皇后果然是贤良淑德,将后宫之事打理得妥妥当当。”

  今天的皇兄看上去有些奇怪,总觉得一副小人的样子,就好像平时苏瑾桐讨好自己一样,安平自顾自地想着,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摇摇头摆脱这些想法,然后叫宫人上了些东西来招待,一行人便坐下来说话。

  一坐下,阮莘莘就伸手捏了一捏安平的脸,说道:“我们的小郡主怎么突然这般着急嫁人了,是不是有谁催着你、欺负你了?”说着,还意有所指的停顿一下,又继续道,“大嫂可以为你做主。”

  “真的吗?”安平开心地问道,表情有些放肆,意识到太夸张后,又恢复了一副文静的样子说,“其实也不是谁催我了,不过就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安平现在已经到了成亲的年纪,借此机会也能离开皇宫去开开心心地潇洒几年。”

  闻言陆泽宇不高兴了,说道:“在宫里住着可是委屈你了?我看你平时也是开开心心、进进出出的,哪个公主能像你这样往外头跑了,还要如何才叫潇洒?”

  被当着众人的面一通训斥,安平“哼”一声,把头转到另一边,故意忽视了他的声音。陆泽宇似要继续说什么,被阮莘莘一个眼神给制止了,也坐在旁边生闷气,颇像个小孩子。

  看着眼前人的互动,白允葭心里一阵不舒服。陆泽宇房间里有幅红衣女子的画像她是知道的,这位将军夫人红衣送军在恭城也是传得人尽皆知。以前只是心中猜测,今日真的见到了阮莘莘,温柔娴静、知书达礼,不愧是大将军的贤内助。原来,他心里的那个人就是这样子的。

  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白允葭异常的眼神,还在商量着赏花宴的事情。

  “安平,你可想好了,要这么匆忙地嫁出去?”程颂问道。

  安平没做多想,直接回答道:“我都想好了,你们放心吧。你们与其在这里一直怀疑我、劝我,还不如帮我看看我该怎么出席合适。”

  点点头,阮莘莘说:“说得也是,那你赶紧去里间换上衣服,给我们看看。这赏花宴虽说是见你未来夫婿的人选,但过于隆重会显得拘谨,也不利于你跟他们交谈,过于简单又会失了身份,还是要仔细斟酌才是。”

  觉得她分析的很有道理,安平立刻唤白雪去帮她找出平日里宴会穿的宫装,一一试了起来。

  一件一件的,每件的穿脱都不容易,着实折腾了好一会儿,不是这个不满意,就是那个不合适。终于,就在安平马上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一件浅黄色的衣裙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嗯,这个不错,看上去端庄有礼。”程颂率先赞同。

  阮莘莘紧随其后,“浅黄色也很衬你的年纪,比起你平日里总穿的那些暗色的衣服好多了,这才是适合你年纪的衣服嘛。”

  陆泽宇别扭地抬眼打量了一下,也开了口,“这件还说得过去吧,不会过于收敛,也不会显得很扎眼,本来朕的妹妹就无需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见人。”

  心里翻一个白眼,安平还在记仇,没有理会他,转头看着白允葭。白允葭没有补充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放下了心中的一件事,安平倒是立刻敏感地发现皇后好像比平时要沉默很多。虽说以前对她都是敬而远之,但刚刚自己来来回回换衣服的时候,好像是看到她的眼神,一直在……一直在皇兄和大嫂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难道?

  心中有了猜测,安平还是抻抻脖子,一副骄傲的样子,扬头说道:“怎么能是衣服好呢?分明是我人长得好看。”

  大家都笑了,没有接她的话,故意装没听到,将注意力放回了茶水糕点上。

  白允葭那边还是没出声,安平便来了心眼儿开始赶人,说道:“好了好了,在我的寝殿还这般对我,我今天换了这么多衣服早就乏了,我要休息了。”

  边说着,还开始动手拉着陆泽宇就往外推,说道:“诶呀,走了走了。”

  程颂拉着阮莘莘往外走,边走边说:“你看看,这小丫头还没成亲呢,就不认我们了,恐怕以后成了亲,心里就更没有我们的位置了。都被人家往外赶了,我们还是走吧。”

  阮莘莘没说话,微笑着冲安平点了点头,就随丈夫离去了。

  陆泽宇则是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被安平推着,就是不动身,“你看看,你看看,这是在做什么?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敢对朕下逐客令,对朕动手动脚了?”

  白允葭仍是没说话,反正她要做的事也做完了,起身便准备离开,却被安平给叫住:“皇嫂等一下。”

  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白允葭问道:“郡主可是还有什么事?”

  安平放开陆泽宇,见他衣服已经被自己扯得皱成一团,心虚地赶紧伸手帮忙整理,同时看着白允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就是……啊,对了,安平的事情劳皇嫂费心了,本应亲自送皇嫂回寝宫的。但是,一会儿诗慧还要来找我,我怕一来一回耽误了时辰,失礼于人,还请皇嫂见谅。”

  白允葭不觉得有什么,反正她们一向不怎么来往,便说道:“郡主的心意我领了,郡主不必放在心上。”

  “不行,我心里还是非常过意不去的。”一巴掌拍在陆泽宇的肩膀上,安平说道,“还是让皇兄替我送送皇嫂吧。”然后,卯起劲儿伸出一双手,一把拽着陆泽宇的肩膀将他从位子上揪了起来,往外推着。

  还没反应过来情况,陆泽宇就被安平一直往外推,来不及防备,愣愣地被推到了白允葭身旁。

  “皇兄,皇嫂就托付给你了,你可一定要代安平把人送到琼烨宫里。一定啊,送到琼烨宫里。”操心地交代完毕,安平立马就叫着白雪跑走了。

  剩下屋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眼看着白允葭要讲话,陆泽宇赶紧抢在前头说:“皇后,咱们走吧。”

  心里是不愿意的,但看到陆泽宇的眼神中透着坚定,白允葭便没有推辞,顺从地一起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