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52 郎骑竹马来?
 
  白允葭款款而来,入坐主位。安平依照安排的那样走进长廊,远远地朝五位公子行见面礼,同时接受他们的拜见后,也入座了。没有外人在,安平让苏瑾桐也坐在了她的旁侧。

  简单寒暄之后,五位公子先做了自我介绍,当作是正式与安平认识。

  尔后,白允葭派人前去问安平有什么想法,安平便表示自己想亲自跟他们说说话。白允葭想了想,便也同意了。

  “诸位想必也知道我们郡主自幼跟着陛下和大将军一起长大,习得一身武艺,行事不拘小节。既然今日是诸位与郡主的宴会,那吾就不多言了,还是由郡主亲自跟大家说话吧。”白允葭说道。

  众人望向对面的安平,等待她开口。长廊与中心亭离得不远,夜很静,没有旁的声音打扰,虽说讲起话来没有特别方便,但也不妨碍沟通。

  先起身敬了一杯酒,安平说道:“诸位公子今日前来赴宴,安平与有荣焉。此次为了安平的婚事,陛下和娘娘都费了很多心思,安平感激不尽,唯有尽力配合以期分忧。既然诸位都是为了安平的亲事而来,那安平也就直来直去了,望诸位见谅。还请诸位回答安平一问,既然要成亲,诸位可有了解过安平,又为什么会同意这门亲事呢?”

  这个问题一经抛出,就在这些人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他们以前只听说这个郡主行事大胆、不拘常理,但没想到连亲事这种女儿家鲜少直接提起的事情,也能做得这么直截了当。对她可有了解,为什么同意亲事,说白了不就是想问他们娶亲的目的吗?

  宴会开始前还很是热闹的篱苑,此时只剩下轻轻的风声。在场的几个男人都陷入了深思,有的是在思考怎么说,有的是在猜测安平的用意,而苏瑾桐倒是觉得有趣,似笑非笑地看着。

  林宪之最先打破了沉默,他一向都是颇具自信,又不喜尴尬的性子,“郡主,在下亦是自幼习武。虽然不曾与郡主交过手,但心知习武是件磨人心智,极耗体力的事情,要吃很多苦,我一个男子也常常会觉得难以坚持。但听说郡主功夫不凡,在下心里佩服,若能得到郡主垂青,在下亦觉得荣幸。”

  听到这话,安平还没什么反应,苏瑾桐却在一旁小声地说道:“拍马屁。”

  瞪一眼苏瑾桐,警告他不要乱讲话,安平对着林宪之说道:“林小将军谦虚了,我听过你的事情,武艺高超、力大无穷,小小年纪就可以打赢比自己年长好多岁的士兵,一直是恭城女子钦慕的对象。”

  提到自己的风流账,林宪之有些窘迫,但又觉得男人多几个爱慕的对象没什么,说道:“都是旁人误传,郡主无需当真。”

  陆泽轩在一旁说话了:“郡主,说起来你还是我的远房堂妹。我一早就在兄弟姐妹们那里听到过你的事了。”

  “那不知道堂兄都听到了些什么?”安平问道。

  “可多了,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要说出那些坏话,陆泽轩赶紧收了后面的话,暗自在心里后悔,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时间一长,我还有些想不起来了,大致是夸郡主不似一般贵女只会琴棋书画、做做女红之类的。”

  这一次,苏瑾桐倒是直接开口了,“小王爷,你真的确定这些话都是在夸郡主吗?”

  又一次收到安平的瞪视,苏瑾桐没了刚才揶揄别人的气焰,端起酒杯来假装认真吃酒。

  而陆泽轩被这么一说,像是被人戳到了腰间的软肉,腾地一下竖起遁甲,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一个侍卫郎不但入席入座,还敢插嘴我跟郡主的谈话?”

  苏瑾桐把头扭到一边,不看安平的眼神,像是小孩儿闹脾气一样等着她替自己说话。

  安平虽然心里不满,但还是不喜欢自己的人被别人喝斥,说道:“小王爷莫急,他是皇兄给我的侍卫郎,专门在我身旁护着我的安全。我不喜欢身边有一堆人跟着,便只带了他一个人过来。他一向是口无遮拦的,但是武功还不错,也算忠心,要是他得罪了小王爷,安平代他赔个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陆泽轩也不好继续发作,只得作罢,说道:“不打紧,不打紧,既然是郡主心腹之人,是小王唐突了。”

  见二人有些不快,叶谭便出声说话,既是为了回答安平刚刚的问题,也是想打个圆场,“下官对郡主不甚了解,只听说郡主心里有着不输男儿的抱负。下官对这门亲事不敢有什么想法,陛下让下官来,下官便来了。”

  果然是耿直的叶大人,他的话不但没起到缓和气氛的作用,还让场面变得更加尴尬了。谁不知道郡主的亲爹是因为谋反而死,太皇太后还一直担心她得了陛下的偏宠,也起了弄权之心,将其视为眼中钉在防着。说她心里有抱负,这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暗讽呢?

  果不其然,安平没再说话。苏瑾桐一直从侧面观察着她的脸,依然是精致的妆容,盈盈的微笑,看不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咳咳咳,”曹煜坤在沉闷的气压下喝了口酒,却不想呛到了嗓子眼儿里,本想忍耐不发,却是难受得想忍都忍不住,一边咳得满脸通红,一边暗想自己可真是倒霉。

  “啪”地一声,林宪之冲着他拍了一巴掌,力道之大让他觉得后背生疼,但这一下倒是管用了,喉咙里痒痒的感觉渐渐消停下来。

  安平顺势问道:“不知曹公子是怎么想的?”

  突然被问,曹煜坤暗自为自己祈祷,说道:“在下真是失礼,居然在皇后娘娘和郡主面前出丑。在下一向只读圣贤之书,对其他事情不做关心,不了解郡主的事情,还请郡主见谅。至于亲事,理当由父母做主,在下并未有过任何想法。”

  这人倒是会说,推得一干二净,陆泽轩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对此人升起了许多鄙夷。

  安平看向唯一还没出声的江寰,见他一副不急不缓的样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江寰大方地回看着安平,说道:“郡主在我的心里,还是以前那个坚强隐忍,却又爱缠人的小女孩儿。”

  这话一出,众人都一副敬你有这个胆子的表情,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微笑一下,眼眸温和,继续讲道:“郡主恐怕已经忘记了。小时候,我有一段时间常常进宫陪伴六皇子。有一日,我走错了路,遇到一个小姑娘坐在园子里临时架起的书案上,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抄写着什么。书案上抄写的纸,摞起来比她都高了。

  起初我只是好奇,走近看才发现她双眼发红,却没有落下泪来,手上还缠着手绢,握笔的姿势都很奇怪。我见她样子有些可怜,就去安慰她。她告诉我她因为踢伤了一位公主,挨了戒尺,又被罚抄,手还肿着。于是我便拿了之前偷藏在怀里的两颗冰糖葫芦和春饼来哄她,却一下子被她缠住,帮她抄了好久的书,还得承诺下次再带东西来给她吃,才得以离开。”

  说着,还差人拿出自己已经备好的冰糖葫芦和春饼,给安平送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东西,安平的思绪飞动了起来,就是这两样东西,后来自己老是会想起那天嘴巴里的味道,想起手掌上轻轻吹来的呼气,安慰自己一会儿就不痛了。虽然那个人她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那种被人照顾和关心的感觉,让她心里热热的。挨打跟罚抄都不会让她觉得难过,但突然被关心却忍不住了,还记得那天她拼命扯着人家的袖子,不让人家走。

  “扑哧”一声笑出来,安平看着江寰说道,“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你还记得。”

  竟然会发生这种事,竟然还会让她再遇见这个人,他是唯一一个呵护过她的外人,他们萍水相逢,却给了她很多温暖。这是不是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呢?郎骑竹马来,可惜我当时年纪太小,没有识得这个缘分,现在是不是刚好可以重新开始了呢?这般想着,安平的心里也渐渐有了主意。

  苏瑾桐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心中一阵不愉快。凭他的直觉,这五个人求亲的目的绝对不一般,尤其是这个江寰,装得一副深情切意的样子,不过是几岁时候的事情,那么小,怎么可能记得这么清楚,还产生什么情愫?不行,我得好好想一想该怎么拆穿这个江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