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54 你不能骗我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苏瑾桐僵在原地,他看着安平的眼睛,没有说话。房间安静下来,苏瑾桐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咚咚”声。刚刚觉得她醉了,便放心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功力,虽然只是轻功而已,但没想到她这么敏感,难道是假装喝醉在试探自己?

  摸不准她到底醉了几分,苏瑾桐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这么直直盯着安平。

  安平久久没有等到回答,瘪了瘪嘴,声带委屈地开口道:“哼,我就知道你是骗子,你们都骗我,假装喜欢我,假装夸我,假装想跟我成亲。”松开苏瑾桐的衣袍,安平两手放在身边,撑着床,目光涣散开始发起了呆。

  伸手上前在安平眼前晃一晃,安平也只是抬眼看了苏瑾桐一眼,就又重回发呆的状态。

  苏瑾桐仍不放心,慢慢地靠近安平,伸出一只手朝她的脖子靠了出去。眼看就要握到安平的脖子,但她仍然毫无反应,没有一点警惕地样子。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快速地出了一掌对着她的耳边拍了过去。

  手掌从安平的耳边经过,虽然因为酒醉而反应迟钝,但这突如其来的危险还是让安平吓了一跳,身体一缩,转过头看了看苏瑾桐的手,又看了看他的脸,顿了一顿,然后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了下去。

  “啊——啊——哎呀,快松开,快松开。”

  安平松口,身子直往后退,靠在墙边警惕地看着苏瑾桐,声音软绵绵地说道:“你骗人,一点都不好吃。”

  “好吃?”苏瑾桐一时气结,不知道该说什么,把手伸到她面前说,“你看看清楚,这是什么?”

  安平又往后缩了缩,理直气壮地说道:“是你递过来给我吃的,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反正难吃死了。”说完,还把眼睛一闭,“我不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不看。”

  叹一口气,这丫头脸上明明写着心虚,却偏偏摆出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没想到,才喝了一点烈酒,就变了个性子,不像平时那么要强,跟个小刺猬似的不依不饶。刚刚稍微歪一点她就没命了,居然都不知道躲,难道,是真的喝醉了?

  灵机一动,坏心思涌上心头,苏瑾桐问道:“安平,你今晚是不是没吃饱,饿了?”

  睁开微微颤抖的眼皮,安平点点头。

  苏瑾桐继续引诱,“我这儿有好吃的东西,你想不想尝尝啊?”

  眼神发亮,安平急急点头,然后想了想又说:“你真的愿意给我吗?”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苏瑾桐脱口而出。

  表情一皱,安平肩膀垮下来,说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觉得你老在骗我,谁知道你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

  “诶诶诶,这就不对了,哪有当面这么说别人的?就这么不信任我吗?”苏瑾桐不满地说道。

  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安平看到苏瑾桐顿时换上了一副很受伤的表情。看着他的眼睛,安平声音有些颤抖,期待地问道:“我信任你,你就不会骗我了吗?那我现在信任你,你不能骗我。”

  心中“咯噔”一声,苏瑾桐只觉得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一股脑地涌上了好多情绪,心里头涨涨的,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原本是想逗她吃些冲味道的东西恶作剧的,但看着她亮亮的眼睛这么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说得都是些让人心疼的话,苏瑾桐开始后悔了,还泛起一阵阵的自责。自己这样呆在宫里,为了洗冤就利用别人的信任,到底对不对呢?

  见苏瑾桐一直没说话,安平的眼睛黯淡了下去,眼眸里一闪一闪的情绪隐忍不发。但是就着酒劲儿,越想忍就越忍不住,眼眶憋得通红,嗓子里就像赌了块大石头一样,一下一下喘着粗气。

  意识到她的不对,苏瑾桐赶忙开口补救:“我不骗你,今天天色晚了,你先休息,明天我带吃的东西给你,好不好?”

  “嗯。”接收到保证,安平立马如约地想躺回去,发现不对,眼神飘向地面,不好意思地开口说,“我要休息了。”

  一阵爽朗又压抑的笑声传出,臊得安平两个脸蛋更红,愤怒地抬头看着肩膀一抽一抽,为了不吵醒宫人而努力忍耐的苏瑾桐。

  不再多留,苏瑾桐边笑边离开,安平也躺在床上,在酒精的催眠下,迅速地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了很久,再睁开眼已经是日上三竿。安平迷迷糊糊地起床,觉得头有些痛,胃里也不舒服。看到身上还穿着昨晚的宫装,头饰也没有摘,歪七扭八地插在头上,睡得很不舒服。昨晚的事,只能想起自己跟苏瑾桐在长廊里喝酒,唉,看来应该是他送自己回来的吧。

  叫白雪进来帮她梳洗、更衣,安平想了又想,还是差人去叫苏瑾桐过来。

  不过,宫人很快便回来通报,说苏瑾桐今早并没有来当值,也不在住处。

  “这个苏瑾桐,又搞什么事情,老是偷懒,还说要保护郡主呢。”白雪见安平没反应,便替安平打抱不平。但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安平心里想的却是,难道自己昨天喝醉酒、耍酒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把他吓跑了?心里更加焦急,命人速速找他回来。

  其实,苏瑾桐这会儿并不是在偷什么懒,而是在给仇远报信。永乐门出去不远,有一家明起药庄,是他用来传消息的据点。偷偷在这里留下暗号,药庄的主人就会借采药的名义,将消息送到仇远那里。

  昨晚的事,让他发现这个看起来高高在上,铁石心肠的郡主,却有着一颗异常敏感、卑微的心,他决定找证据的事会想办法从别处入手,不再借故接近安平。此次发出的消息,就是告诉师父自己的想法。

  送完消息,苏瑾桐便快步往宫里赶,刚进永乐门,就听到别人说郡主正在到处找他,让他赶紧过去。

  愣了一愣,苏瑾桐想着肯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没想到还是个馋嘴又心急的丫头,便迅速动身前往棠桦居。不经意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同僚的声音:

  “也不知道他是哪儿得罪郡主了?这么急忙的找人”

  “是啊,这次肯定够他受的了。早劝他别老在那个郡主跟前晃悠,就算得了富贵,恐怕也没命享受。”

  “谁说不是呢?”

  “诶诶,你们都少说几句,小心你们的脑袋。”

  “不说了,不说了,看门,看门。”

  脚下的步伐更快,苏瑾桐又想起昨晚安平小心翼翼,让自己不要骗她的样子,再听听同僚们的话,不禁想立刻跟他们理论一番。克制住心里的冲动,他突然明白了她昨晚表现出来的脆弱,其实背后是身在皇宫的身不由己。这么一了解,就想赶紧冲到她面前,给她带来安慰。

  一口气跑进了棠桦居的大门,穿过前院,再冲进大厅,发现了坐在桌前的那个小身影。

  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安平正要吃点心的动作一顿。抬头发现他还喘着粗气,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也不请安、也不行礼、也不讲话,表情还很难看的样子。

  坏了,看来昨天还真是有事发生,但是我到底因为酒醉做了什么呢?偏偏想不起来。这么想着,安平赶紧给自己壮了壮胆。反正我是郡主,就算我昨晚真的做了什么?量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