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65 江家事有果
 
  其实苏瑾桐早料到自己是躲不过的,一早就做好了要去觐见的准备。原本就知道自己住在这里必定会引起风波,但是不知为何,只是住在这里就让他觉得很安心,竟有些舍不得离开了。

  因着苏瑾桐不便进入安平的闺房,陆泽宇和程颂便移步到正殿。两人这时候正坐在主位上下棋,你来我往的,安平则一脸不安地站在底下看着他们。这种奇怪的景象,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不是叫自己来兴师问罪的吗?

  走上前去,苏瑾桐跪下来行礼,说道:“臣苏瑾桐给陛下、郡主、大将军请安。”

  座上的人依旧在下棋,苏瑾桐也不敢站起来,安平的一脸不安逐渐变成警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面下得正开心的两个人。

  “大将军这局手法很生嘛。”

  “许久没下了才会这般。待我找回状态,陛下可要小心了。”

  “那我就等着瞧了。”

  这盘棋实打实地下了半个时辰,安平早就没了耐心,苏瑾桐更是心中直打鼓。

  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人揪了揪,扭头看上去,正对上安平询问的眼神。只见她冲自己眨眨眼,又扬起下巴对着上面的两个人,似是在问他们到底想干嘛的样子。

  苏瑾桐无语了,摇摇头,又重新跪好。这不是你的兄长吗?怎么你不知道他们想要干嘛,反而要来问我了?

  发出声音提醒自己的存在,安平看两个人还是一副要下到地老天荒的样子,缓缓地开口准备嘴遁:“哥哥们的棋下得真是难解难分,安平实在是不忍心打扰你们的雅兴,就不在这儿给你们添乱了。”说完,就立刻转身想走。

  跪在地上的苏瑾桐赶忙转身,冲着她用口型说道:“还有我啊,你就这样走了?”

  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安平摒住呼吸,慢慢转身准备离开。果不其然,立刻就听到上面的人说话了。

  “哎呀,陛下,这下你真的无路可走了,是我赢了。”

  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陆泽宇说道:“今天是我的状态不好,我们改日再来。”说完,转过身子看着安平说道:“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呀?”

  回身盯着陆泽宇得意的表情,安平在心里骂着两只大灰狼,说道:“我哪敢去哪儿呀,这不是怕你们下得久了,腹中饥饿,想找人去给你们准备些吃食嘛。”

  “不必了,现在都下完了,说说你们的事儿吧。”陆泽宇坐正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们什么事儿啊?”安平企图装傻。

  “不说就一直跪着吧。”陆泽宇言简意赅地敲打。

  在心中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安平偷偷扭头,招呼躲在门口时刻准备着的白雪,比划着让她派人送两个凳子进来,一张给自己,一张由宫人们把苏瑾桐扶了上去。终于能起来了,偷偷转一下麻掉的双脚,苏瑾桐头一次觉得这个丫头人还挺善良的。

  陆泽宇和程颂看着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也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得了便宜,安平解释道:“他腿受了伤,刚刚也已经跪过了,知道错了。”

  坐上的两个人还是一副不言不语的样子,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安平只好继续硬着头皮,把刚才在他们面前讲过的经过再讲了一遍。

  “都交代了?”陆泽宇问道。

  赶紧点点头,安平“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偷偷跟苏瑾桐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看了看安平,又看了看苏瑾桐,陆泽宇说道:“看来你对郡主的确是忠心,三番两次犯险,虽然做法多有不妥,但也情有可原。看在你已经受伤得了教训的份上,这件事就不跟你计较。”

  这下就没事儿了,苏瑾桐心中大喜,赶紧起身磕头行了个谢礼。

  那边一道目光重新移到安平脸上,看得安平一张笑脸一僵,紧张地等待着陆泽宇的下文。

  沉默了好一会儿,陆泽宇才说出了下面的话——“这件事其实是皇兄不对,江寰的病我知道,他的药是我给的,江家的事不用查了。”

  紧张变成疑惑,疑惑又变成震惊,震惊又变成生气,生气最后变成不解,安平一时呆愣在位子上。

  看她这个样子,陆泽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看了看程颂。

  明了兄弟的心思,程颂接过了话头,“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这江寰是我们给你挑中的夫婿,一来他的才学、人品我们放心,二来江家都是不爱出头的人,将来也不会给你惹来什么麻烦。这个江寰没别的问题,只有一个顽疾,不过太医已经看过了,只要按时服药就不会有问题。他得了皇家女婿的身份才有药,定是不敢亏待于你。”

  安平还是没有出声,呆愣地听着这些话。这么多天来,她想过江寰能绕过皇嫂派人检查家底种种的方法,但唯独没想到是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兄长在背后操纵。一时间脑袋发懵,手脚发麻,整个人好像抽了魂一样,无法思考,无法冷静。

  感觉到她的不对劲,苏瑾桐担忧地看着她,一时间很想握住她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像那晚一样冰冰凉凉的。

  忍了又忍,直至喉咙都痛了,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卡在脖子里下不去也上不来。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肩膀抖了抖,留下了眼泪。

  没想到安平会是这么个反应,陆泽宇和程颂都慌了神。开口想解释,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陆泽宇有些手足无措。

  压抑住声音中的颤抖,安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为什么要安排人来娶我,是怕我嫁不出去,还是你们也想赶紧把我嫁了,好让我离开?”

  “不是的。”坐上的二人着急地说道,赶紧走下来,一左一右地来到安平身边安慰,苏瑾桐立刻识趣地起身让开地方。

  “你在瞎想什么呢,皇兄怎么会想你赶紧嫁人呢?皇兄巴不得你在我跟前再多呆几年,可是你现在已经大了,在宫里皇兄也不是总能照应得上你,有个人能照顾你我们才能放心嘛。”陆泽宇劝道。

  “是啊,是啊,什么怕你嫁不出去?我的妹子长得又漂亮,人还聪明,又是身份尊贵的郡主,嫁给那些纨绔子弟还吃亏了呢。这江寰也是我们千挑万选找出来的,你自己不是也中意了吗?”程颂补充。

  又听到江寰的名字,安平脸上的表情一顿,不满地看了程颂一眼,陆泽宇立刻伸手拍打了一下程颂,表示谴责。无奈地摊摊手,程颂觉得自己嘴笨,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多说话为好。

  就这么坐了一会儿,陆泽宇和程颂,一个是鲜少接触女子的孤寡皇帝,一个是只在自己娘子面前油嘴滑舌的大将军,对于哄小女孩儿实在是没辙。安平从小一直都很好带,这突然在他们面前撒娇落泪,还是很少见,他们俩心里着急却也没辙。

  就在陆泽宇思考着要不要让杵在旁边的苏瑾桐来逗逗安平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开口了,“这件事情是你们不对在先,我不跟你们计较,那我们的事,你们也不能再追究了。”

  “好。”

  “不追究了,不追究。”

  “江寰是被你们要求才来接近我的,我不嫁了。”

  “好。”

  “不嫁就不嫁,朕的妹妹哪里是非他不可的?”

  “别人也不嫁了,以后都不能设圈套骗我嫁人。”

  “好。”程颂的声音继续爽快地答道,陆泽宇却不愿开口了。

  用手捅一捅自己的好兄弟,程颂使个眼色,又指了指安平不高兴的一张小脸,陆泽宇没办法,还是点头答应了,尔后又觉得自己委屈,“我哪里骗你嫁人了,之前还不是你自己说要嫁的吗?我不过是帮你挑了挑人而已”

  收到安平不满的眼神,他赶紧改口,“不嫁了,不嫁了。”

  心里开心了不少,安平继续盘算着趁此机会能讨点什么好处。刚刚是一时情绪上来没忍住,发泄了一下其实早就不难过了。不过,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药单的事苏瑾桐已经插手了,万一卢仲礼报复,你们要给我撑腰。”

  “好,你不要出面跟人家硬来就行。”陆泽宇说道,惹得旁边的苏瑾桐一时震惊,居然这样就可以解决了?

  “你们说的流民的事情,我也想参与。”

  “这个不行。”又是异口同声。

  “就让我参与嘛,我想过了,既然药单的事已经打草惊蛇了,等着他们来不如提前下手。刚才你们说流民缺药,正好可以以此为借口偷偷调查。你们就派我去给流民购药,既能显得皇兄对流民的重视,防止有人趁机暴乱,又能掩人耳目,一举两得。”

  “刚刚我们答应的是让苏瑾桐去查,不是让你查。”陆泽宇强调。

  “让他查,让他查,我不会插手的,我就是出面一下,让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方便他行事嘛。”安平开始撒娇。

  “不行,那你多危险?”程颂毫无余地地拒绝。

  “我有你护着嘛。不然你说说,现在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吗?又要安抚恭城的百姓,又要稳定流民,还要查清楚药的事情,这马上就是年底了,朝中也一大堆事要忙,你们两个哪里有那么多精力?就让我做这一点事,为你们分忧也好啊。”

  陆泽宇和程颂沉默了,对看了一眼。她说得也有道理,这样一来,不但方便苏瑾桐查案,也解决了他们没有可信之人的问题。毕竟这次流民中混进了不明身份的人,换任何一个外人去,他们都不能安心。程颂身兼守卫恭城和皇宫的要责,这些天已经是分身乏术,好多天都没有回府了,实在是很难兼顾。

  最后,还是程颂先打破了沉默,“你先容我们想想,让你做也不是不行,但必须听话,大小事由苏瑾桐出面,你不能私自行动,要及时跟我们汇报。否则,在哪里大哥也把你抓回来。”

  “我知道了,一定不会乱来的。”安平高兴地说。

  “你先别忙着高兴,我只是说让我们想想,可没有答应你。”程颂补充。

  “知道了,知道了,啰哩啰嗦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