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78 定要讨回来
 
  将军府的后院里,有两个人正坐在石桌边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这两个人便是陆泽宇和程颂。

  “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还劳动陛下亲自到我的府上来了?”程颂问道。

  “这话说的,我就不能来吗?”陆泽宇反问。

  “那倒不是,”程颂挑挑眉,仍然是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说道,“只不过,事实就是陛下登基以后,就鲜少有时间来看我了。”表情逐渐变得委屈,好似一副受气小媳妇,讨不到相公关心的样子。

  粗犷的大将军露出这种表情,让陆泽宇一阵受不了,把视线转向别处,说道:“安平他们都出去那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虽然报上来的消息都是她闭门不出,但越是这样才越让人担心。”

  “那倒是,”程颂点点头,颇为赞同好兄弟的话,“她上一次这么老实,还是几年前,跟个小跟屁虫一样的时候呢。谨小慎微,什么都不敢做,生怕给你惹麻烦。”

  “谁说不是呢?但是我又不好亲自出面去外头看望,到时候又要落口实在太皇太后那儿。”陆泽宇有些郁闷地说道。

  另一边,程颂倒是满脸轻松,没看出多少担心的样子,反而不住地盯着陆泽宇,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惦记你这个皇兄呢。”

  “那是自然的了。”陆泽宇毫不犹豫地说。

  程颂却抿嘴一笑,“你说是就是吧。”

  陆泽宇不满地看他一眼,转而开启了别的话题:“你派进去的人,查得怎么样了?

  顿了顿,程颂下意识端起水杯抿了抿,说道:“有些眉目了,虽然身份还不确定,但是人已经都确定了,全都找人盯着了,只要顺着摸到他们背后的人,就能成功收队。”

  点点头,这也算是好消息了,但陆泽宇的心情还是有些低落。

  看出端倪,程颂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今天特意出来找我,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事情倒是没有,只不过有些心烦。”陆泽宇说着,看了看程颂,犹豫着讲出了这些天以来的烦心事,“这话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其实最近一段时间,皇后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让我召幸妃嫔。”

  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程颂眼看着自己的兄弟黑了脸,赶紧恢复正常,不可思议地问道:“这也能成为陛下的烦恼啊?这不是天下许多男儿的心中所向吗?”

  “你还说,仔细我一会儿告诉去告诉你夫人,大将军的心中所向到底是什么。”陆泽宇对准他的软肋反击,程颂只好举手投降。

  “你们夫妻二人倒也挺有趣的,你就没问问皇后她是怎么想的吗?”程颂好笑地说。

  “我也想啊,但是她最近几句话不离子嗣的问题,我哪里问得出来?”陆泽宇无奈地说。

  “所以,陛下今天是到我这将军府里来避难了吗?就为了不去跟妃嫔研究子嗣,哈哈哈哈……”程颂放肆地开始笑起来,全然顾不上给人留面子了。这事儿实在是太好笑了,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的。

  脸色变得更难看,陆泽宇开始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不该来这趟。

  笑够了,程颂也老实收起笑脸,开始热情起来尽地主之谊,说道:“既然好不容易来了,就留下来用过膳再走吧。”

  但是陆泽宇的脸上未见喜色,反而别扭地说道:“还是算了吧,我就不打扰你跟你夫人的午饭了。”

  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安平那种好事的小丫头,留下来看别的夫妻双双对对这种事情,让还没跟皇后和好如初的他情何以堪,更况且女主人还是他幼年时偷偷肖想过的。

  “不用就算了。”程颂轻飘飘地说道,不是很在意,反正他也指是随便说说的。“不过话说回来,派出去的人偶然发现,有人偷偷往运输车里私藏纸条,是用暗号写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抓到人,不过纸条的终点是离这里不远的抚中。”

  “抚中?”陆泽宇思考了一下,问道,“可有确切的消息证明是哪一伙人干的?”

  “现在还没有找到其它的证据,不能确定到底是假扮流民之人的同伙,还是另有其人。”程颂说道。

  内心有些无奈,但还是不想伤了兄弟的面子,陆泽宇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那就是什么都没查到嘛”,一边开口说:“事情倒是变得越来越热闹了,只要他们别全是一伙人就好,若真是如此,被人在眼皮子底下搞了这么多事情却浑然不知,我这个陛下做得也没什么意思了。”

  不说到这儿还好,一说到这儿,程颂就笑了,似问非问地说道:“我倒是听人说,这几日陛下在乾玄宫暗自发了好大一通的脾气,把奏折扔了一地,还骂了些民间的污言秽语。”

  表情僵在脸上,陆泽宇没好气地说:“卫熹这个大嘴巴。”

  “哈哈哈哈,”肆意地笑了几声,程颂觉得今天真是个特别的日子,有一个不请自来的贵客,给他平静的生活送来了很多有趣的调剂,说道,“算了,你也别跟他生气了,按照他的说法,他也不是谁问都如实回答的,因为问的人是我,他才愿意透露一二。”说着,还夸张地指了指自己。

  越看自己好兄弟得意的样子,越觉得心气儿不顺,陆泽宇说道:“还不是太皇太后娘家的势力,这些天没完没了的找各种借口弹劾苏瑾桐,暗示我放任安平胡来,还趁机大肆开口要钱要权。灾民都跑到皇城脚下了,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要为江山社稷着想。”越说越生气,用力捶打了一下桌子。

  “哎,轻点,”程颂学着陆泽宇先前宝贝他的茶具一样宝贝起了自己的桌子,说道,“金贵着呢,你可别捶坏了。”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娇弱。”陆泽宇不以为然地说道。

  “谁说你了,我是说你别捶坏了我的桌子。”程颂不怕死地补充,紧接着,就感受到来自好兄弟射来的两束愤怒目光,然后手疾眼快地制止了他企图掀桌的动作,“你怎么生起气来,还跟小时候一样呢?你呀,也该学学安平那样,在必要的时候,要喜怒不行于色。你俩要是换过来,就你这臭脾气,指定早就得罪太皇太后被赶出宫去了。”

  “这口气我忍了很久了,绝对不会再忍下去,我的好皇弟也快回来过年了,他有什么心思我一清二楚,这些人一个个都想把我从位子上拉下去,我就先从他们开刀,把属于我的天下通通收回来。”陆泽宇难得可以放心大胆地说话,肆意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志气。

  此时,程颂也不再捣乱了,说道:“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陆泽谦此次回来的路上可不安分,到处花天酒地不说,还把动静搞得颇大,堪称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的榜样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够了解他,还真叫他现在的样子给骗了。他这么大张旗鼓地拖延回宫的时间,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无非是引开我们的注意力,偷偷在宫外搞一些小动作,恭城毕竟人多眼杂,他一旦回来了有些事就不好做了。我反而怀疑现在外面那个吃喝玩乐的根本就不是他本人,反正外面的人哪里知道他的真实样貌。说不定找了个人替着,自己正躲在哪儿,背地里谋划着什么呢。”陆泽宇说道。

  “躲在哪儿。”程颂下意识地重复了一下这句话,此时陆泽宇也反应了过来,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开口道:“抚中。”

  “但是抚中的方向与他回来的路程完全相反,他是什么时候暗自过去的?”程颂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想了一会儿,陆泽宇开始有些肯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如果现在外面那个人其实不是他,那他很有可能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经离开了荆北,花些时间绕道或者是有目的的去一些地方,我们很难发现。”

  “绕,可以从哪里绕呢?荆北再往远走就是以前尤江的地方,再往旁边一点就是对我们虎视眈眈的蛮人,他如果要绕就只能选择这两个地方。我相信陆泽谦虽然想夺权,但不会不明白引狼入室的危险,是不会跟他们合作的。”程颂继续分析。

  “你说的有道理,但这几年过去了,也许他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了。”

  “既然如此,我就叫人去抚中查查吧,不管他是在跟谁合作,还是真的变成了一个浪荡王爷,我们总要把他的底摸清楚了才好做判断。”

  想了又想,陆泽宇最后摇摇头,说道:“不必了,离过年没有多久了,有太皇太后在,他应该马上就会现身的。至于流民营里这边,不管消息是递给谁的,我们顺藤摸瓜早晚都能知道。贸然过去查无异于大海捞针,还容易打草惊蛇。既然佳节将至,我还是留在恭城,想想该怎么给我的好弟弟置备新年贺礼吧。”

  看着好兄弟阴险的神情,程颂不禁在心里暗想,这小子还真是惹不得,果然跟小时候没两样,幸亏这次不是我。刚才是不是笑得太开心了一点?算了,反正他打不过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