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83 你到底是谁
 
  苏瑾桐来到安平的房间,一进门,看见她正在吃饭。安平邀他一起坐下,然后让白雪退了出去,还吩咐周围不要留人。就这样,房间里、房间外,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不知郡主今天叫臣过来,有什么事情?”苏瑾桐开门见山地开口问道。

  将一旁的碗筷推到苏瑾桐的面前,安平说:“本来我是上午差人叫你过来的,没想到一直等到了午膳时间,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用吧。”

  苏瑾桐并没有动手去接,只是说:“谢郡主好意,臣身为这里的主事,愿意与流民同餐同寝。”

  停下筷子,安平看着他问道:“你还在因为昨晚的事情怪我。”

  “臣没有,郡主自幼养尊处优,吃不惯这些饭食是自然的,流民营条件艰苦,郡主还是应当照顾好自己,平安回宫才是。”苏瑾桐没有回看安平,眼睛盯着桌子回答。

  “你赶我回宫,还说没有怪我?”安平不敢置信地反问道。

  “臣不是这个——”

  “好了,”打断苏瑾桐的话,安平说道,“我不是叫你来争执这些的,你是这里的主事也好,是我的侍卫郎也好,我始终是郡主,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做什么。”

  “臣明白,臣不会逾矩的。”苏瑾桐回答。紧接着,就是一阵沉默。

  停顿了一会儿,安平再次说道:“你既然来了,就陪我吃了这顿饭。我知道苏大人一心为民、大公无私,我就是个刁蛮任性的郡主,但是你别忘了,我还救过你一命,你没资格恨我。”话说出口,安平紧盯着苏瑾桐的双眼,企图捕捉他脸上的任何微小变化。

  如她所料,苏瑾桐的神色果然有些慌张,转而又恢复了正常,回看着她说道:“郡主多虑了,郡主的大恩臣自是不会忘记。郡主怎么会觉得臣恨你呢?”

  打定主意要一试到底,安平紧接着说道:“我让人去了你在宫里登记的住址,那里并无人家居住,附近的村子里也没有人听说过曾有一个苏家。苏瑾桐,其实我早该问你的,恭城姓苏的人并不多,可你偏偏姓苏。如果你不是跟持节侯府有关系,就是冒名顶替,你到底是谁?”

  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展到这样的地步,苏瑾桐喉咙动了动,没有说话。在这沉默的片刻,他不但没有紧张,反而猛地想起来小时候跟着师父颠沛流离、苦练功夫,等待有朝一日能为自己的族人洗刷冤屈的往事。

  他还想起自己背着所有人偷偷练武,那是阿爹生前教给他的独门功夫,还嘱咐他这是家族的秘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偷学了过去。

  “我不姓苏,我的住址也是编出来的。”苏瑾桐言简意赅地回答,“在我小的时候,我家就遭到了屠杀,所有人都死了,只留下我一个,我是被我爹的朋友救起的,他教会我武功,并抚养我长大。为了防止仇家对我们赶尽杀绝,我改了姓,也没有长居的住所,那个地址是为了进宫故意写的。”

  目光渐渐下移到桌上,安平的耳边不断回荡着苏瑾桐的话。全家人都死了,只留下自己一个,在别人家里长大,这种感觉,她最清楚不过了。可她的家不是被人屠杀而毁的,是罪有应得,自己能活到这么大,反而才是一个奇迹。

  闭上双眼沉思片刻再睁开,安平重新看着苏瑾桐的眼睛问道:“杀你家人的人,犯了这么严重的罪行,到现在还让你只能隐姓埋名,也算是一手遮天了,是不是官?你进宫,是不是为了躲着这人?”

  这话问得有几分符合,也有几分不符合,苏瑾桐不置可否,拿起筷子,对着桌上的东西开始吃了起来。骗人骗了这么久,他竟然觉得自己不想再多说谎话了。但是实话也不能说,那就保持沉默吧。

  明白苏瑾桐心里背负着深重的痛苦,安平也没有再继续追问答案,只是看着他吃东西,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你想的没错,我的确是在宫里养尊处优,不懂民间疾苦。虽然我一直在房里,但我也知道,安抚流民的事情很有难度,而你一直都做得很好。”

  “多谢郡主夸奖,这些都是臣应该做的。”苏瑾桐客套又机械地说道。

  “你先听我说,”安平快快地抢回话头,不想再继续听他说出这些冷冰冰的话,“我们出来很久了,我也是时候做些什么了。我自幼长在宫中,权谋算计这种事才是我所见惯的生活。之后,流民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好的。剩下就是药铺的事情,我会亲自去查清楚,给皇兄一个答案。”

  “不行,宫外人多眼杂,再加上流民众多,郡主一个人去查恐怕会有危险。”苏瑾桐着急地表示不同意。

  “不会的。”安平喃喃地说道,声音却有些有气无力,其实她也有些心虚,说不准背后会牵扯出些什么人来。

  “郡主,昨天的事情是我一时气愤,我知道你的心思,就算是为了陛下,你也不会刻意苛待流民的。这些天我正在想办法,等这里稳定下来,我就可以腾出精力去查了,郡主不要一个人去冒险。”苏瑾桐见她有些松动,趁热打铁继续劝道。

  抚慰地扯出一个微笑,安平说:“我是那种跟别人赌气就不管不顾乱来的人吗?我想过了,流民营的情况比我们之前预想的要糟糕,跟这里比起来,药铺的事情本应该放在后面。但现在我们这里因为缺少药材有这么多事情要克服,没有道理继续放任卢仲礼他们躲在后面中饱私囊。这里的事情没有你不行,你要好好守住这里的人和物,等我去解决了卢仲礼,然后带着足够的药回来给你。”

  鼻子有些酸酸的,喉咙里有种哽着一块硬物的感觉,很难受,苏瑾桐吞了下口水,却丝毫缓解不了,想继续开口劝,却也知道安平说的话有道理,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什么合理的理由出来反驳。

  看出他的犹豫,安平没有给他机会,说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仔细瞧着她坚定的眼神,想着她刚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有人可以相互依靠的感觉,这是在他还在师父身边的时候,都未曾有过的情况。没来由的,苏瑾桐心里有些慌了。

  “郡主,万事小心,不管去哪里,一定要带着人,不能一个人或者带个白雪就去犯险。”苏瑾桐忧心地叮嘱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傻瓜,怎么会自己跑出去给人家当靶子打呢?”安平可以调笑着说,希望能多少安抚一下眼前看起来很慌张的他。

  “树大招风,我知道郡主心里有自己的主张,但切记不要太过招摇,还是低调行事的好。”苏瑾桐又说。

  扁扁嘴,说到这里已经有些不耐烦,安平说道:“那是自然了,我这是去暗查,又不是要招亲,大张旗鼓地干嘛?”

  “郡主虽然武功不差,但终归也是个女孩子,身子弱、力气不足,要是遇到身强力壮的高手就吃亏了,去了外面不要老是想着与人打架,遇到危险就先撤,反正郡主轻功好得很,相信没几个人能追上你的。”苏瑾桐没看出她的不耐烦,还是继续不停地唠叨。

  “喂,你这是在讽刺我很会逃跑吗?”安平不满地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这个意思,你就会说这么一句话,真是啰嗦。本郡主是找你来用膳的,不是找你来扮演我皇兄的。”

  说着,两人相视着笑了起来,之前的矛盾好像立马就烟消云散了。末了,安平慌乱地一拍桌,示意他不要再继续嬉皮笑脸,苏瑾桐赶紧回过神来,收起笑容配合。

  “我知道你肯定要跟皇兄报告我的情况的。”突然间,安平就来了这么一句。

  苏瑾桐神色有些别扭,干笑两声没说话,试图用食物堵住自己的嘴,埋头吃饭。

  “我果然猜的没错,哼。”安平继续不满地说,“你该说就去说,反正现在他又不在,不用替我掩饰,皇兄精得很,你的小心眼逃不过他的。”

  殷勤地为安平添了些菜,苏瑾桐觉得继续说下去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开始想办法转移话题,“郡主还没吃饱吧,你再尝尝这个。”

  把碗一推,安平说道:“你把我当成是猪了呀,怎么会还没吃饱,这些都是你的。你,不吃干净不准走,本郡主现在就要回里屋休息了。”

  说完,人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苏瑾桐看着这还剩下不少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吃着。不知为何,进来之前还是满心阴霾的,现在却觉得很轻松。看看这明显比她平日食量要大的饭菜,莫不是原本就多准备了一人份的?

  想到这里,吃进嘴的饭菜突然就变得更香了,陛下亲封的特使苏大人刚才还对这顿饭嫌七嫌八,现在却独自坐在桌前一边偷笑一边吃饭,像个从来没吃过饭的人一样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