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97 身份被识穿
 
  苏瑾桐带着受伤的同僚们下了山。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仍然只能像来时一样,三三两两地散开走,各自去医馆治疗。

  “怎么样,你还能坚持吗?”苏瑾桐架着乔青山问道。

  “我没事,我只是伤了手腕而已,马上就要进宫了,我们这样一起出现,会引起怀疑的,我可以自己走进去。”乔青山扶着手腕,咬牙忍着疼说道,额上冒出了不少冷汗。

  “你这样还是先别回宫了,我们去大将军府上再说吧。”苏瑾桐建议道。

  “这……”乔青山有些犹豫,他想尽快回去复命,但他现在这个样子回宫确实有些不妥,容易露出破绽。

  “还是听我的先去大将军府吧,你的伤也需要赶快医治,或者实在不行你将情况告诉我,我替你回去复命。”苏瑾桐再一次提出建议。

  “好,就按你说的办吧。”乔青山同意下来,然后边走边将过程告诉了苏瑾桐。

  把人送到将军府之后,苏瑾桐就迅速地回宫向陆泽宇报告了情况。他将乔青山所说的一字不落告诉了陆泽宇,并没有刻意隐瞒些什么。

  一来,直接乱说无异于在乔青山面前揭露自己的身份有问题。二来,今日他始终蒙着脸,乔青山并未怀疑到他,无需刻意隐瞒。

  “居然还是叫他们给跑了。”陆泽宇生气地说,“可有派人去追踪他们是朝着什么方向跑的,可能跑到哪里去了?”

  “陛下,臣上去的时候,乔大人他们已经伤亡很重了,贼人不知所踪,无处追寻。”苏瑾桐流利地应对着。

  正在这时,小陶公公在门外报告:“大将军来了。”

  他才刚说完,称颂就已经走了进来,“陛下,我刚才派人去各处打探了弟兄们的情况,他们的伤都控制住了,有两个人重伤不治,还有三个人陷入了昏迷,这伙人真是不能小看。这次让人给跑了,下次就没那么容易找到了。”

  愤怒地拍一下桌子,陆泽宇说道:“好好安置他们,派人紧紧盯着这几家药铺,我就不信他们舍得丢下这么多财宝离开,只要人一现身,务必将他们给捉回来。”

  “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做到。”程颂回答,转而似乎想到了什么,着急地说道,“为了追查这些药铺,安平前些日子在外面大张旗鼓的,万一引起这伙人的报复就糟了,还是得快些将她接回宫才放心。”

  这句话提醒了苏瑾桐,他想起师父、师弟们一直都对安平恶言相向,还有人觉得是因为她,自己才忤逆了师父的命令。

  确实,这次的事她做得太惹眼了。但是,师父还不至于在这个时候回来杀人吧?

  心里有些不安,苏瑾桐现在越来越摸不清师父的做法了,赶忙说道:“陛下,请让臣去接郡主回宫。”

  “好,你这就去,务必把她安全地带回来。”陆泽宇说道,脸上写满了焦急,“她要是不愿意回来,你就是绑也要把她给我绑回来,朕绝不会怪罪于你。”

  “是。”苏瑾桐回答,同时又觉得有些无奈。有的时候,他觉得陆泽宇跟安平的脾气还是很像的,两个人都倔得很,还喜欢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才一走远,程颂就立刻换了脸色,对着陆泽宇说道:“这次的事情不简单,我是故意找借口让他去接安平的。”

  “怎么说?”陆泽宇不解地问道。

  “乔青山跟我说最后是突然从屋里杀出来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他们才被击败的。我叫他凭着记忆给我演示了他们打斗的过程,那人用的功夫不简单。”程颂说。

  “是什么功夫?”陆泽宇问道。

  “其实我也不敢确认,毕竟没有亲眼见到,但是……”程颂停顿了下来,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你放心吧,今天一早我就让卫熹清了人,为的就是万一乔青山那边有事要禀报。”陆泽宇说道。

  “嗯……”点点头,程颂继续,“你一定也记得,我小的时候也跟着王爷习过一段时间武,他遍历各地、见识广博,对各地的武学都有了解,他告诉过我尤江族里有一种功夫,没有固定的招式,打法都是随着敌人的攻击随机应变而来的,是尤江族长舒家的独门功法。”

  “你是说……乔青山他们遇到的那个武功高手……是尤江的人,而且很有可能是舒家的后代?”陆泽宇不可思议地说道。

  “没错,我就是这样猜测的。其实仔细想一想,如果西郊的那伙人真是尤江人,那上次揽著阁被人私闯的事,会不会就是他们做的?外人只知道那里被封,但不知道被封的缘由,从王爷府上抄来的东西,都放在里面,很难不引人遐想。”程颂分析道。

  “这会不会有些牵强,他们要皇叔府上的东西有什么用?”陆泽宇有些怀疑地说道,神色显得很凝重,“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事情就麻烦了。当时我们就怀疑揽著阁的事是内奸所为,今天他们能跑掉,说不定也是有人通风报信。上次的事还是故意推给太皇太后去查的,万一真的跟尤江有关,不知道她会不会借机对付安平。”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我们要早作打算。更糟糕的是他们都蒙着脸,我们无从判断他们只是不想暴露长相,还是......”程颂没有说下去,他知道陆泽宇一定明白。

  好一会儿没说话,陆泽宇叹了口气,再次说道:“如果真是我们身边的人就糟糕了。你说,这群人如果真是尤江人,那他们是冲着安平来的,还是冲着我来的,又或者是冲着整个乌拓来的?”

  “管他是冲着什么来的,我都不会让他们得逞的。这个内奸实在可恨,不知道太皇太后有没有把人找到,我们一定得赶在她前面把人给揪出来。”

  “你说的没错,但这次的事情,本来知道的人就不多,到底是哪里走漏了风声呢?”

  “会不会……内奸不只一个,或者内奸就藏在影卫当中?”

  “看来我们引以为傲的影卫,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可靠。”

  “或许是我们当时选人的时候就出了问题,但现在还不是调查自己人的时候,已经有所死伤了,若是再贸然将人抓起来审,只会让他们寒了心,引起猜忌,接下来还有很多事需要他们去做。”

  “你说的没错,这件事必须要尽快的、秘密的进行,眼下谁都不能相信,只能再次交给你去办了。”

  “陛下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内奸找出来。”

  另一边,苏瑾桐已经赶回了流民营。一下马,他就立刻冲进去找安平。速度之快,以至于守门的官差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其实刚刚并没有看到苏大人,但是怎么门口却多出了一个没人骑的马呢?

  苏瑾桐冲进去的时候,安平正在对着下面的人布置任务。看到苏瑾桐冲进来,正要跟他说话,就突然被人拽着胳膊往外跑。

  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安平推了推他的胳膊问道:“怎么了?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没有回答安平的问题,苏瑾桐对着还在吃惊地看着他们的白雪喊道:“去给郡主收拾东西,立刻回宫。”

  一口气被苏瑾桐拽到了营外,然后又被他拉到了一架马车上,眼看着他又要转身离开,安平终是忍不住一把拽住他问道:“你先把话说清楚,这么匆匆忙忙地回宫要干什么?这里的事情你不处理了吗?”

  停下下马车的动作,苏瑾桐蹲着身子,转回来双手扶着安平的肩头说道:“郡主,我长话短说,今天的行动失败了,陛下和大将军担心那些人会回来报复你,对你不利,所以叫我赶紧带你回宫。”

  看着他说话都直喘气的样子,安平问道:“你也觉得他们会对我不利吗?”

  这话一时问住了苏瑾桐,他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只是觉得心慌得很,“我不知道。”

  双手放到苏瑾桐的肩膀上拍拍以示安慰,安平安抚地说道:“其实我留在这儿,如果他们真想来找我报仇,倒是大可以将他们给诱了过来——”

  “不可以!”安平还没说完,就被苏瑾桐给大声地打断。此时他的心突突地跳得很快,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安平被师父给一剑穿心的画面,还有师父被诱了过来,连同师弟们都被一网打尽的画面,恐惧在心中散开,手脚都有些发抖。

  感觉到他的恐慌,安平握住他放在自己肩膀的手,却发现这手冰凉,难道是在担心我吗?

  脑筋一转,紧握住他的手传递力量,说笑话似的安慰道:“你别害怕,我就是说说,我皇兄也一定不会同意的,他叫你来,是不是还给了你什么特许,专门用来对付我的?”

  感受着小手握在自己手上的温暖,苏瑾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慢慢深呼吸冷静下来说道:“别多想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好。”没有再多说,安平答应了下来。

  虽然有些不舍,苏瑾桐还是抽出了自己的手,给安平一个坚定的眼神,转身出了车厢去驾马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