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105 互相提个醒
 
  拉着她往远走了一些,回头看了看,确定两个男性远远站在院子那边了,安平才放心地转过身来,陪着杨诗慧说话。天气有些凉了,杨诗慧为安平准备了暖袋温手。

  “那个苏易是怎么回事儿啊?他们侯府你了解吗?这么快就跟人家熟了,也不说早点告诉我一声。”有些埋怨的语气,安平问道。

  把暖袋递到安平手里,杨诗慧说道:“他们侯府我就不了解了,不过他其实是个谦谦君子,就是老爱摆出个没正经的样子,你了解他以后就知道了。一听到侯府就不高兴,你这是对人家有偏见。”

  “你这是对人家有偏见。”小声模仿着杨诗慧的语气,安平偷瞄着她的表情说道,“那你可是看上这个谦谦君子了?都把人叫到家里来了,被你哥什么的知道,又得怪到我头上,说我把你给带坏了。”

  无奈地笑笑,杨诗慧这次倒是没有害羞,直接点了点头。在安平面前,她从来都不需要伪装什么,也没有什么是不能讲的。

  可是得到答案的安平却炸了毛,“你真的……”

  嘴巴被人一把捂住,“你小声一点。”

  点点头表示同意,获得了自由,手上狠狠捏着暖袋埋怨道:“都开始为了他对我动手动脚的,杨大小姐真是重色轻友。”

  杨诗慧也不甘示弱,“那你呢?听说我们堂堂乌拓的安平郡主,如今跟她的侍卫郎暧昧不清,这恭城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在传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身子垮了下来,安平弱弱地辩解道:“都是外边的人瞎说,怎么能信呢?”

  “是怎么能信,还是心里有鬼啊?”杨诗慧伸出手指戳戳安平的左肩,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也不说注意一下,这流民营不比宫里,人多眼杂的,就算是你们真的有私情,也该忍一忍啊。”

  “杨诗慧,你这个人怎么把话说得这么难听,还堂堂一代才女呢。什么叫有私情啊?”安平恼羞成怒反驳着。

  “你还不承认,刚刚你也看到了,你那个好侍卫郎气势汹汹的,冲进来就要把苏公子给拿下,还不是为了你吗?”杨诗慧坚持自己的看法。

  “他是我的侍卫郎,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安平继续嘴硬。

  “他是职责所在,那你呢?刚刚苏公子说的话不无道理,之前我还没有想到,被他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苏姓在恭城可不多,侯府一门就占据了不少,他刚好也姓苏,是巧合还是有问题呢?”

  有些难为情的,安平还是将苏瑾桐的身世告诉了杨诗慧,“其实他确实不姓苏,也不是恭城人氏。他小的时候家里被官家迫害,不得已才改换了姓名,一直都是流离失所、四处为家,进宫后才算安稳下来。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

  “那你可去派人查过了?你不是以前都很谨慎的吗?怎么现在他空口白话的一说你就信了。”杨诗慧继续咄咄逼人地问着。

  心里一阵烦躁,安平不愿意承认自己确实疏忽了,但这疏忽不是因为她不知道,而是因为她害怕知道,恼羞成怒地坚持,“你干嘛一直这么盯着人家不放,上次还是多亏了他,把我们从山上给救了下来。”

  “这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他是你的侍卫郎,救你是份内的事了?”杨诗慧毫不犹豫地反驳。

  “我……”说不下去了,安平胡乱地结束了这个话题,“总之他不会对我不利的,我相信他。倒是你,那个苏易看上去可不简单,虽然我没跟他们侯府来往过,但这侯府的二公子可是他们老侯爷钦定的继承人。像这种高门大户,里面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清高如你,嫁过去一定会吃亏的。”

  “谁说我要嫁过去了?”杨诗慧被说得脸塌了下来,挥手就要打人,被安平灵敏地躲了过去。

  “你们都私会了,怎么,不嫁过去,他想反悔吗?你不嫁是一回事,他敢不娶我是不会放过他的。”安平不怕死地继续说,终是惹得杨诗慧动起了手,两个人打闹起来。

  站在院门口的两个人,远远地看着在院子里玩闹的两个女孩子,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易先呆不住了,眼睛依然盯着杨诗慧,嘴巴也不消停地说道:“你果然很忠心嘛,难怪外面都在传,郡主身边有个颇为得宠的侍卫郎,两个人的关系可不止是主子和下属那么简单。”

  听到他阴阳怪气的话,苏瑾桐不愿意多费唇舌,打算直接动手。

  苏易赶忙往后躲,说道:“你敢动手,你敢动手我就喊了,我现在就大喊,我可是侯府的人,你的好郡主可在那儿呢,你也不想给她惹出什么麻烦吧。”

  被他的话唬住,苏瑾桐隐忍着收回手,但仍然是不愿意搭理他。这人正是他最讨厌的那种纨绔子弟,油腔滑调、好吃懒做、胡作非为。

  “你话挺少的嘛。怎么,你平时就是这么陪着你家郡主的吗?依照郡主的性子,她居然没嫌你无趣?”苏易退出了一段安全距离,继续不怕死地说道。

  对方并无应答,苏易再接再厉。

  “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看你反应那么大,你本名应该不姓苏吧,你家郡主都知道吗?”

  对方神色沉了沉,仍是没有说话。

  “看她那么护着你肯定是不知道吧,你打算瞒她到什么时候?其实你应该压根儿就没打算说吧,不然不就是欺君之罪了?你说,万一你的身份暴露了,你家郡主是会保着你,还是一脚把你给踹开?”

  这一次,衣服前襟被人一下揪住,嘴巴也被人给捂严实了。

  “你想叫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一般挨了我拳头的人总要叫上一阵子。”说着,苏瑾桐就要提起拳头朝他打过去,快到挨着他脸的时候,又收了回来。一把推开他,嫌弃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苏易被这么一丢,狼狈地坐在地上,倒也没有觉得丢人,自顾自地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我不会把你的秘密说给别人听的,他们陆家的事,我们苏家才懒得掺和。倒是你,你们家郡主可是个烫手山芋,做她身边的男人可不容易,将来后悔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然后,场面又陷入了沉默,两人半晌都没有说话,知晓这人就是喜欢故意找茬,苏瑾桐没有在意。他们二人看着两个打闹的小姐妹,重又回到了座位上开始聊天,很是亲密的样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忍了一会儿没忍住,苏易又找起了话头,“其实你应该谢谢我的,那天在山上要不是有我,不但你跟你家郡主会出事,杨小姐也会出事。要是真发生了那种事,就是陛下不治你失职的罪,你也绝不会有今天。”苏易再次开口。

  沉默了一会儿,苏瑾桐不想听他继续说话,希望赶紧堵住他的话头,说道:“多谢公子搭救。”

  得了人家的感谢,苏易有些得意,完全忽略了人家脸上的不快,高高兴兴地说道:“看来我们也不是不能相处的嘛。”

  “既然郡主安全,我就不留在府里了,烦请公子帮忙跟郡主说一声。”讲完,苏瑾桐便大步地往太傅府外走了。

  没有留人,苏易看着苏瑾桐离开的背影,挑了挑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