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121 掀起千层浪
 
  重建铁骑军的事情是直接在上朝的时候宣布的,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一部分大臣激烈的反对,一部分保持观望状态,支持的几乎没有。

  即使是面对朝臣的激动陈词,陆泽宇也未回答一句,只在最后补充了一句“心意已决、不再商讨”,就结束了早朝。

  这些大臣的反应他早就料到了,算不得什么,麻烦的是回宫以后要面对的那个。

  正襟危坐于乾玄宫,陆泽宇等待着太皇太后前来。虽然她久居后宫,但以她的耳目,想必马上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正在思索着,小陶公公引着白允葭进来了。

  “你怎么来了?”陆泽宇问道。

  “我来陪陪你。”白允葭说。

  “一会儿的事情我不想你为难,你还是先回去吧。”陆泽宇说。

  “你的事情我怎么会为难呢?”说着,白允葭走到陆泽宇的身旁坐下,“陛下可是现在还不相信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不是。”赶紧反驳道,陆泽宇抓起白允葭的手,“太皇太后一向跟你亲厚,今日你要是不在还好,你在,却没有帮她说话,只怕她会秋后算账。”

  “陛下,你这可是在说自己的亲祖母呢。”白允葭故意嗔怪着,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握着陆泽宇的手,试图安慰他,“你放心,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心中充满了感动,陆泽宇看着白允葭的眼睛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朕都听到心里去了,以后要好好保护自己才能陪着我。将来若是再做出什么把自己身边的护卫都派给我,完全不顾自己安危的事情,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轻柔地笑笑,白允葭没有反驳,而是顺从地回答:“好,妾身记下了。”

  两人这么一来一往地聊着天,乾玄宫的气氛已经不似之前一样紧张了。不过,这种轻松也只是一瞬的。

  “太皇太后到。”小陶公公的声音响起,屋里的两个人立马摆正了身体。

  太皇太后的脸上直白地写着愤怒,自打她经过的地方,所有的太监、宫女均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陛下,”太皇太后一进屋就开口叫道,转而又看到了旁边的白允葭,“原来皇后也在啊,这倒是少见了。”

  不想惹得太皇太后更加不快,白允葭迅速地从位子上下来,冲着太皇太后行礼、请安。一场剑拔弩张的较量,就从此刻开始了。

  “皇祖母,孙儿给皇祖母请安,不知皇祖母近来身体可好。”陆泽宇一板一眼地说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陛下有心了,若是陛下心里真挂记着我这个祖母,只需叫人来瞧瞧我这个老人家即可,没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太皇太后咄咄逼人地开始发难。

  “皇祖母这是什么话,孙儿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惹得皇祖母这样生气?”陆泽宇继续装傻。

  “你不知道?”太皇太后气得有些发抖,重重地拍一下桌子反问,“好,不愧是陆家的好儿孙,装傻的功夫倒是跟你父皇一模一样。既然你这么冷静,想来是已经想好要怎么对付我了,我倒要听听,你这次想给我什么样的解释。”

  陆泽宇越听越糊涂,有些愣愣地问道:“皇祖母,您想让孙儿解释什么啊?你不说,孙儿听不明白呀。”

  “你?”太皇太后被气得有些激动,白允葭赶忙上前为她顺气,命人赶紧倒水。

  一把推开宫婢递过来的茶杯,太皇太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好,好,很好,既然你装不知道,那就由哀家来告诉,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结果,太皇太后才正要说话,陆泽宇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孙儿明白了,皇祖母一定是听说了孙儿要重建铁骑军的事情,才会这么匆匆地赶来吧。”

  一句话被人堵在喉咙里,看着陆泽宇现在惺惺作态的样子,太皇太后的火气直往脑门儿上冒,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他。

  见状,白允葭担心陆泽宇真把人给气出些毛病来,继续帮太皇太后顺着气说道:“皇祖母,你先消消火,陛下是小孩子心性,不会说话,皇祖母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保重身体要紧。”

  “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地帮他说话。”太皇太后一把推开了白允葭的手,力道之大,让她跌得一个踉跄,“之前哀家还当你是个好孩子,替你不值,你现在倒是跟他一块儿来气哀家。”

  陆泽宇上前一步,扶住正要下跪认错的白允葭,强硬地用手臂拘着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皇祖母,惹你生气的是我,请你不要迁怒于皇后,她是无辜的。你这次来,想必也不只是为了发脾气。”

  “发脾气有什么用?陛下不是早就心里有主意了嘛,还会在乎我一个老人家的脾气?”太皇太后冷笑着说道。

  “皇祖母,这件事情孙儿圣旨已下,君无戏言,无论如何都是要做下去的。”陆泽宇表明态度。

  “陛下现在是想拿皇位来压哀家了。”太皇太后声音悠悠地说着,语气中蕴藏着写意味不明的东西。

  陆泽宇的脸色有了些变化,白允葭在一旁看得干着急,不知道该怎么调解才好。

  停顿了一下,太皇太后突然恢复了平静,再不像刚才那样激动,换上了一副看小儿的眼神,说道:“陛下是觉得你在背后做的那些事情,哀家没有出面阻止,就等于哀家不知道吗?”

  陆泽宇听得心里一惊,暗自忖度着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什么叫她不阻止不等于不知道,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太皇太后再次开口,语气中又增加了一些轻蔑,“既然不想让人家知道,就该做得更隐蔽一些,怪就怪你心慈手软、用人不善,才会被我发现了端倪。自己偷偷养着的人,就该把他们仔细地藏起来,一旦有什么意外,就将人给抹掉了才对。”

  这一次,吃惊的人换成了白允葭,她有些听不明白太皇太后的话,而且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狠戾,也是以前自己从未见过的。

  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在培养影卫的事了,陆泽宇没有再遮遮掩掩,只是回道:“皇祖母会这么说,那看来暗中部署了人的,也不只我一个了,孙儿还真的是应该早一点请教皇祖母的,这样就不会出现皇祖母刚才提到的那些问题了。”

  “哼,陛下不用再在哀家面前装模作样了,反正话都已经说开了。”太皇太后语气严厉地呵斥着,“没想到陛下现在又是养人、又是养军队的,哀家还真小看你了,倒也是没有辜负了我陆家子弟的名声。既然圣旨已经下了,哀家也做不了什么。铁骑军的名号意味着什么陛下心里清楚。你若是想壮大实力,哀家倒也觉得陛下是个有志气的男儿,但你若是打算胡来,别怪哀家到时候不顾念祖孙的情谊。”

  “孙儿从未想过胡来,还请皇祖母放心。”陆泽宇回答。

  冷笑一声,太皇太后压根儿就不相信陆泽宇的话,说道:“陛下最好说到做到,只要有哀家在一天,这乌拓的天,陛下就翻不过来。”

  声色俱厉地放完这一出狠话,太皇太后便在宫人的搀扶下离开了。

  人一走,白允葭就立刻从陆泽宇的手臂里挣脱出来,看着他的脸色,又青又白的样子,显然也是气得不轻。

  赶紧扶他坐下,准备去吩咐人给他点些安神的熏香,却被人一把拉住,抱进怀中,“葭儿,刚才的事,你就没有什么话想问我吗?”

  顺从地回抱住陆泽宇的腰,白允葭安慰着,“陛下的心思我明白,如果是陛下不方便讲的,妾身不会打听,也不想知道。过去我们浪费那么多时间了,上次围猎我才知道程夫人是怎样的睿智、贤惠,妾身也会做到像她那样子,让陛下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说什么傻话,谁让你跟她一样了?我对她动心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现在心里的人是你,干嘛还要学她?你听好了,我不需要你做什么贤妻良母,为我扫平后顾之忧,你只要做你自己,好好留在我身边就够了。”

  “陛下……”白允葭有些动容地看着陆泽宇,原来这么久以来,都是自己在自寻烦恼罢了。何必追着那人的影子呢?现在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是自己的丈夫了,自己可是堂堂的国母,哪有把他再推给别人的道理?

  回抱着陆泽宇,两人相识多年、夫妻已久,现在才算得上是彻彻底底明白了彼此的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