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128 独创交流法
 
  没“说”上几句话,外面传来了秦方的声音,终结了这一场颇为激烈的“对话”。

  “苏大人,有人要来禀报练兵事宜。”

  看了一眼发型略微夸张的安平,苏瑾桐朝外面说道:“让人先回去,一会儿我就去练兵场了,有事情过去说吧。”

  “是。”秦方回答了一声,便叫等候的人离开了。

  “你刚刚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我很见不得人吗?”秦方一走,安平就立马不服气地问道。

  “怎么会?郡主秀外慧中、天生丽质,臣是怕让他们看了去就惦记在心里,到时候不就有人来跟臣竞争了吗?”

  “哼,油嘴滑舌的没一句实话。”安平不满地说着,但心里刚刚冒起的小火苗还是给浇得透灭。

  好不容易来这么一趟,她还真有点好奇苏瑾桐的本事,心眼一动,语带讨好地说道:“这样吧,你找一个士兵的衣服给我穿,就当我是你新招来的传令兵,让我跟着你一块儿去练兵场看看吧。”

  “不行。”苏瑾桐想也没想地直接拒绝。

  “为什么不行啊,我个子小,就说我是年纪小的娃娃兵,所以才被你留在身边作传令兵的,他们又没见过我,不会有人怀疑的。”安平努力尝试说服。

  “这不是怀不怀疑的问题,军中将士皆是男子,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被发现了就不好了。我是军队的主帅,带头破坏军规怎么能行呢?再说,练兵场又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万一伤到你了怎么办?”

  “说来说去,你就是嫌我是个女子。我功夫明明比你都好,女子怎么了?大嫂还给大哥出谋划策呢,苏瑾桐,想不到你心眼儿这么小!”被这么一说,安平生气了,闷闷不乐地开始发脾气。

  没有办法,苏瑾桐赶紧来哄:“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刚才是我说错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被问得没有理由可以搪塞,苏瑾桐只好不情不愿地说了实话出来:“郡主功夫再好,我也担心郡主会有危险嘛。功夫好不好,跟我担不担心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那里全是新兵,年轻力壮的有,高大威猛的有,高挑灵动的还有,我不想郡主去看。”

  听着这些话里的委屈,一个没忍住,安平笑了出来,紧接着收到了苏瑾桐抛过来的警告目光,赶紧收起笑意,摆正姿势说道:“哼,还敢瞪我,反正我就是要去看,大不了我离远一点就是了,我保证肯定会躲得远远的,不让他们发现我的身份,不让自己受伤,也不会多看他们一眼的,再英俊的也不看,你放心。快点去给我准备衣服了。”

  “不去行不行?”

  “不行。”

  最后,苏瑾桐还是亲自去后勤的帐子里取来了小号的兵服给安平,然后在外头等着她换。

  等了好半天,里面还是没有动静,问道:“好了吗?”

  没有人答话,苏瑾桐开始着急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大白天的在自己的营帐里把人给弄丢了吧?难道有人混进来了我没发现?

  脑子一热就冲了进去,当下就被一个衣服扔到了脸上,一把抓下来喝道:“什么人?”

  然而,面前没看到其他人,只有安平一个,穿着薄薄的里衣,衣袖卷了上去,露出大半截手臂,半个身子披着盔甲,双脚踏在靴子里,头发全都披散在肩上,正不满地看着他。

  场面变得有些尴尬,苏瑾桐觉得自己进退两难,试探地问道:“郡主可否先把衣裳穿好?”

  “谁不好好……”声音戛然而止,安平压低声音说道,“谁不好好穿衣裳了?我也想穿,可是我不会……”

  原来是这样,苏瑾桐在心里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又有一些小小的遗憾。

  冲进来看到这幅场景的瞬间,他脑子里就闪过了各种可能,其中有一种,是郡主因为在宫里太想他,以致精神有些疯癫,所以今天就找借口衣衫不整、发型奇特地来诱惑他了。

  用手擦了擦脑门儿上不存在的汗,苏瑾桐没作他想,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我先出去了。”

  “不许走。”安平继续小声地说道,“你……你……”抬头看着苏瑾桐的脸,下定决心道,“你过来帮我穿,然后再帮我束好男儿的发髻。”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要求,苏瑾桐一时傻眼,“我?”

  “就是你,不然这里还有谁能帮我?怎么说……怎么说皇兄都答应了会给我们赐婚,你不说、我不说,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一口气说完刚才就在心里默默编好的话,脸却烧得红彤彤的。

  衣衫凌乱的小姑娘脸色绯红地站在那里,等着自己去给她穿衣服。想不到人生还会发生这样神奇的事情,苏瑾桐突然心跳得飞快。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眼前的姑娘就是以后会嫁给他的姑娘,是他未来的娘子。

  没有再做迟疑,免得安平站在那里尴尬地多想,苏瑾桐快步走上前,抬起双手却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稳了稳心思,先帮她摆正盔甲,边嘴上念叨着这个应该这么穿,那个应该那么穿,边动手忙活了起来。

  好不容易穿好了衣服,安平坐下来由苏瑾桐帮她梳头。帐里没有梳子,苏瑾桐便用手作梳,轻轻地抚顺她的头发,免得会弄痛她。

  一边梳着,一边在心里想,这头发还挺顺挺软的,想来是从小到大也没有自己穿过衣服、梳过头发。如果是这样,以后这些事大可以都由我来做。

  这么想着,不自觉地靠近,闻到了安平身上的味道,还是他所熟悉的熏香。感受着发丝在手心里滑过,突然间觉得心里头痒痒的,想抓也不能抓,便赶紧三两下束好了这把头发。

  “好了。”苏瑾桐说道。

  安平站起身来,可算是结束了,刚才他的手在自己头发上一下一下地动作,让她心里紧张得很,呼吸跟着他的动作忽快忽慢,恨不得赶紧有个人能钻进自己的心里头瞧瞧,看看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要不然怎么会一会儿觉得很胀,一会儿又空落落的。

  苏瑾桐如约带着安平去了练兵场,当然是站在高处的指挥台远远地看着。用他的话说,这里最多只能看到人,完全看不清脸。

  望着站在自己面前整齐划一的士兵,安平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愫。多年以前,父亲是不是也这样练过兵、点过将?

  摇摇头把这些思绪抹掉,安平恢复了正常。他不是父亲,是乌拓的叛王,早就已经被赐死了,还想他做什么?

  不知道安平的心思,苏瑾桐生出了在她面前露一手的想法,说道:“郡主,我给你看看我这些天的成果。”

  “成果,什么成果?”

  “你瞧着吧。”话一说完,苏瑾桐就挥了挥手臂,然后用双臂摆出了各种姿势。

  安平正要疑惑地问起,便听到下方的士兵呼和一声,开始走起阵来。

  这么一看,苏瑾桐在上面一动,他们便在下面一动,顺着苏瑾桐的目光看去,还能看到中间也有一个中等高度的站台,台子上站了一个人在挥舞着旗子指挥。

  苏瑾桐目光灼灼、自信沉稳,底下的士兵整齐划一、气势磅礴,让安平的心也跟着激动澎湃了起来。

  一整套阵型走完,收起动作,苏瑾桐命令底下的士兵恢复原样,继续操练武功。

  “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安平问道。

  “是。”苏瑾桐说着,颇有些得意的样子,“我之前想了很久,这支军队一诞生就是众矢之的,说不定没多久就得开始战斗。必需得有一个方法,能让所有人在短时间内提高服从性、纪律性,相互配合,达到可以作战的水平。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这个方法,既可以让他们迅速成为一个整体,又可以靠这些动作来传递命令。除了这些动作,我还画了一本手势交流图,今后,除了这只队伍里的人,没人可以看出我在下什么命令,就算他们真的派进来探子又如何?”

  他这样的样子很少见,跟平时那个嘻嘻哈哈的人判若两人,让安平不禁有些失神,以前只觉得他没个正经,没想到还有这么认真的一面。

  转头发现安平正盯着自己,苏瑾桐有些意外,问道:“郡主干嘛这样看着我,觉得我的方法不好吗?”

  “不是,你想的办法特别好。”安平把脸转回到前面,看着下面的兵士。

  原本她的内心还是抗拒的,皇兄提过这支军队将来都会留给她,让苏瑾桐来统领,但她并不想要。毕竟,这支军队,沾满了家里人的血,让她从此家破人亡。

  但是现在,低头看看下面这些人,她不禁觉得,这支军队本来就应该是苏瑾桐的,是属于他的一只全新队伍,跟过去的铁骑军没有关系,而他也配得上这个将领的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