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150 绝望无依靠
 
  抓捕进行得很顺利,仇远的人依计出现,准备趁乱将人给劫走的样子。但杨云涛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人,身边也跟着不少人保护,都是从陆泽谦调派过来的。

  三伙人打斗在一起,局势果然很混乱,心下一沉,苏瑾桐抓紧机会打算将人给抢过来,却还是慢了一步,因为仇远直接将人给一剑刺死了。

  事故发生的突然,乔青山立马反应过来,准备抓捕仇远,苏瑾桐则急忙上前检查。仇远那一剑直接割破了杨云涛脖子上的大动脉,血从伤口大量涌出,已经是救助无望了。

  此时,旁边传来了痛哭声,回头一看,正是杨诗慧和她的母亲。杨太傅紧紧地抱住母女两个,护着不让她们冲进混乱的人群,虽然没有痛哭出声,但也在默默流着眼泪,眼睁睁看着儿子在面前咽气。因为他们都蒙着脸,杨诗慧并没有认出他来。

  原本温馨和睦的一家人突然变成这样,苏瑾桐回头看了一眼在地上已经毫无知觉的杨云涛,不禁替他觉得不值,吩咐留下来的影卫赶紧做事。

  证据是仇远派人偷偷留下的,杨云涛做事一向十分谨慎,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跟陆泽谦的关系,也未曾留下任何证据。但这点苏瑾桐并不知情,看到这些往来用的书信和账本,还以为他真的是这事的主谋。

  仇远是故意只对他说一部分真相的,他此前只知道仇远会来抢人,但并不知道他会灭口,也不知道连他们搜出的证据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仇远这样打算,就是怕他会反悔坏事。

  夜未明,杨太傅就穿戴整齐跪在了乾玄宫的门前。苏瑾桐走时跟他多少交代了一些,他大致明白是杨云涛做了一些错事,便决定带他进宫请罪。

  对于这个恩师,陆泽宇是十分敬重的,原本他只是下令将人秘密捉拿回来审问,想着万一真是有人陷害杨家,可以不损害老师的名声。结果事情的走向却是如此的出人意料,让他老人家深夜突遭丧子之痛,令人唏嘘。

  小陶公公得到消息后,不敢怠慢杨太傅,立即去宫告知了宿在琼烨宫的陆泽宇。

  急急忙忙穿戴整齐,陆泽宇就在白允葭的陪同下见了杨太傅。师生二人一番坦白,杨太傅明白自己的儿子就算今晚没死,也是罪孽深重,没有多请求什么,一夜间老得像个七八十岁的人。

  因为觉得对陆泽宇有愧,不想他被朝中的各派势力为难,杨太傅请求陆泽宇让他辞官回乡,从此只专心做一个教书先生。陆泽宇哪里肯放人离开,再三挽留却还是没有结果,便只能央求杨太傅先不要离开恭城,继续住在太傅府中。

  杨诗慧和杨夫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问杨太傅又没有结果,因为他实在不想让妻子跟自己一样,在经历丧子之痛后,还要得知儿子做过的那些事情。

  用今晚来的人是刺客,陛下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来搪塞了妻子,杨太傅就陪她回房间了。可杨诗慧是不会相信这种话的,心焦如焚的她便想到了自己在宫里唯一的依靠——安平。

  匆忙想要进宫,杨诗慧被拦在了大门外,她不断央求守卫进去通报安平一声,可是非但没有人帮忙,还被赶了出去,扬言再捣乱就要治罪。杨诗慧不想放弃,关键的时候被苏易给拉走了。

  苏易拉着杨诗慧在巷子里走了很远,过程中她一直在挣扎,终于在一处僻静的死胡同里,两人停了下来。

  因为挣扎的动作太大,一被放开,杨诗慧立刻失去了重心跌倒在地上,看着面前的人哭了起来。

  蹲在杨诗慧的面前,苏易轻声说道:“你爹都已经去见过陛下了,你进去又有什么用呢?太傅已经跟陛下请求辞官了,你们一家人现在就是平民百姓,那个宫门你恐怕是再也进不去了,就算找到郡主也没有用,再闹下去真的会被治罪的。”

  伸手抓住苏易的胳膊,杨诗慧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边哭边说道:“你们家是侯爵,你可以进宫的,你们家不是不经召唤,也可以随时进宫吗?你带我进去吧,要不你替我去找她,你帮我找她,她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虽然不忍心,但苏易还是忍着心疼说出了心里的话,“你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觉得她会不知道吗?你进不去,可是她能出得来。就算是在不行,只要她真的愿意,一句话总能递出来吧,难道她连这点手段都做不到了吗?”

  苏易这话字字都扎进了杨诗慧的心里,其实这些道理她自己也想过,只是不愿相信。放声嚎啕大哭,苏易将人抱在怀里安慰,一直待她的心情渐渐平缓下来,才带着心如死灰的她回家。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打听消息的渠道对不对?你告诉我,我哥究竟做了什么事,要被人那样一剑杀死。我爹说那些人只是刺客,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刺客,他进宫去找陛下干什么,辞官干什么?”

  看着杨诗慧失控的样子,苏易有些不忍开口,想了想,还是如实地告诉了她,“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有些消息渠道的,你哥这次的事情,是他自己做错了。但是这些事我不能告诉你,陛下准太傅辞官,都是为了保护你们,把事情压下去不再追究。我现在告诉你,就是再把你们家往火坑里推。”

  “你既然早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杨诗慧情绪激动地说着,推开了苏易,一边哭一边往太傅府走。苏易知道她心里难过,任凭她一路打骂出气,也不敢离开半步,怕人会发生危险。

  走到太傅府的门口,发现四周围已经被士兵把守起来,进进出出都在监视之中。苏易是无所谓,但还要顾忌杨诗慧的名声,便没有直接送到门口。

  迈进家门的时候,杨诗慧想到自己回家过这么多次,但从未有一次是抱着这种绝望的心情。想起自己之前还跟哥哥吵架,在他临走前都还在跟他冷战没有说话,悲伤就止不住地往外冒。

  眼泪再次如线般滚落下来,杨诗慧强忍着扯了扯嘴角,希望自己的脸色不要太难看。才一天,母亲就有些精神恍惚,父亲也整日一言不发,她不能让他们再担心自己。

  门口的这一幕,都被一字不落地汇报进了安平的耳朵,包括宫门口的情景。她身在棠桦居,心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太傅府的一举一动。按照从杨府搜到的证据,杨云涛的罪名是跑不掉了,她帮不上忙,还有何颜面相见?私建军队可是谋反的重罪,这该如何是好呢?

  “谋反”这两个字如鲠在喉,无论如何也让安平吐不出来。杨太傅对陆泽宇的恩情安平都是知道的,免官留家已经是皇兄在报恩了。杨大哥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呢?这不是把整个家都毁了吗?

  心里怀着对杨诗慧的愧疚,安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里明白不应该这样做缩头乌龟,但出了这种事,她又能做什么呢?

  来回给她传话的人都是苏瑾桐安排的,他心知安平会放心不下杨诗慧,便叫负责监视的人多递了一份口信去棠桦居。虽然这些事会让她难过,但是总好过她在里面什么都不知道,干着急的强,到时候她为了了解情况,不知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心里充满了不安,苏瑾桐开始怀疑师父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明明是说好要帮忙抓人的,在陛下面前揭穿他跟陆泽谦勾结的事实,但却突然变成杀人灭口了。看来师父参与的事情一定不少,绝不只是被逼做事那么简单。

  此时正在对着夜空忧愁的苏瑾桐,并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苏易靠着自己平日里结识的各道友人,没费多少力气就打探出了杨云涛的证据有问题。被抓走的那个人贩,竟然没有一个黑道的人认识,这根本就不合常理。

  带着自己查到的证据,苏易去找了杨太傅一趟。杨太傅是个为人正直不阿的人,一直都看不惯苏易的为人,但这次他费心找来证据,倒是让他吃惊不小。

  “多谢苏公子的好意,这件事情老夫相信陛下自会给一个公平的定夺。”杨太傅除了这句话,没有表露任何个人情绪。这些年陆泽宇的成长和心思他都看在眼里,自小一手教出来的学生,他还是有信心的。这次儿子做了傻事,他们在乾玄宫已经分析得很清楚了,就算这证据是假的也不能说明他是无辜的,所以不论陆泽宇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都不会怪他,只怪自己没有教好儿子。

  看着杨太傅忧愁、苍老的面庞,苏易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地说出了想要娶杨诗慧的事。

  看了苏易一眼,虽然他一脸真诚,但杨太傅还是没有答应。

  “晚辈自知不比杨小姐名满恭城,也不该在这个时候提出亲事。不过杨大人,这次的事情对杨家的影响只大不小,令公子卷进的事情不简单。虽然陛下念在与你的师生情谊,做了这样的处理,还尽力把事情往下压,但府上突然被官兵把守,风声已经走漏了许多。若是引起有心人的不满,闹出什么事,陛下就不好再继续徇私,说不定会牵连整个杨府。如果杨大人愿意相信晚辈,晚辈定会给杨小姐一个安稳的归宿,让她不会被这事情给连累。”

  杨太傅的面色没有变化,眼神有些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遭巨变、中年丧子,这些事一时还难以消化。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了口,“老夫不答应并不是碍于你的家世和名声,这件事老夫想让诗慧自己拿主意。至于我的家事,就到此为止吧。”

  明白杨太傅这么说是不想让他继续插手,苏易应承下来便告辞离开,却又很快折返回来,讲了最后一句话才走。

  他说:“选在这个时间、这个方式提亲,实是晚辈的怠慢,我也是想以亲事给杨小姐和杨家一个靠山,绝无趁火打劫的心思。那个家虽然我并不喜欢,但总是有些用处的。倒不是说杨大人需要我一个晚辈的依靠,只是杨大人一向为人正直,若遇小人暗算恐怕不好应付。晚辈一定会善待杨小姐的,还请杨大人仔细考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