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盯人郡主不好当 > 162 愤怒欲报复
 
  终于收到了来自好友的回信,安平乐得整个人一蹦,好一阵子没有遇到这么令人开心的事了。

  迫不及待地将信打开,里面写了杨诗慧在苏家遇到的种种,也写了苏易待她很好,刚开始有些磨合是正常的,叫安平放心。

  仔细将信收好,安平明白好友想让自己安心,但言语中还是透露了一些哀伤,让人不能不担忧。思及此,安平决定还是找机会去侯府一趟。不过侯府的人素来自视清高,他们敬畏的只有太皇太后一人,自己的出身一直被世家贵族看轻,这么突然来往,说不定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添乱。

  心里头没了主意,便叫人送了消息去给苏瑾桐,想晚上再见一面。

  可是这晚她等了很久才等到人来,彼时安平都快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睡着了。

  一见面,安平赶紧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只是事情处理得晚了,都解决了。”苏瑾桐回答,之后两人便商量了安平的困扰。

  其实苏瑾桐这话说的既是实话,也有所隐瞒。实话是他确实以为自己把事情都解决了,隐瞒的是他今晚处理的不是军营的事,而是突然找上门来的仇乐心。

  傍晚时分,苏瑾桐刚刚离开军营不久,就在林中遇到了埋伏着等他的仇乐心。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专门在这里等我吗?”苏瑾桐问,紧接着想到自己的营地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仇乐心没理会他的惊讶,她其实是跟踪了刘秉言,才发现这里的,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自己过来,并不知道再往前是什么。“师兄,我听我爹说,你背叛了尤江,是不是真的?”

  “我没有背叛尤江,尤江已经没了,背叛尤江的是你父亲。”苏瑾桐说。

  这些天,他早就放下了对尤江的执念。尤江的叛贼罪名虽然是假的,但仇远一伙人确实是做了联合周边国家势力,来攻打自己人的事情,是他们的私心连累了全族的人。现在他只希望能揭开他的真面目,让无辜的族人不再被仇远编织出来的仇恨所利用。

  “我爹怎么可能会背叛尤江呢?尤江幸存的老幼还是多亏了我爹的扶持才能活下来。这么多年来,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师兄你真的要为了那个郡主,弃我们多年的情谊于不顾吗?”仇乐心生气地质问道。

  “心儿,我们都被你爹骗了。”苏瑾桐的声音温柔了下来,在他眼里,仇乐心一直都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对她存了许多关爱和教导的心思,“事情的真相是——”

  “事情的真相是你被宫里那个女人给勾走了,她可真有本事,全家人都死了,她却能活下来还能成为备受宠爱的郡主,现在连你也被她给骗了,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段!”

  仇乐心现在一点儿话都听不进去,甚至是有些歇斯底里了。这么多年来都照顾着自己、对自己很温柔的师兄竟然说变就变,还做了什么亲王,而且马上要跟别的女人成亲了,这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心儿,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师兄,就不要这样说她。”苏瑾桐生气地说道,“我告诉你真相你不听,你就只相信你爹拿来骗人的鬼话。你自己用心想一想,就算不提当年的事,这几年为了挣钱、为了招兵买马,你爹都做了什么,又伤害了多少人?就算他是为了族人好,那就可以伤害其他人吗?”

  “爹也是迫不得已的,他都跟我说了,他一个人支撑我们这么多人逃亡不容易,还要教导大家读书、习武,师兄你就不能替他想想吗?”仇乐心带着哭腔祈求着,眼泪已经划下面庞。

  看到她这个样子,苏瑾桐有些无奈,想来毕竟是自己的亲爹,要她接受这些事情也很难。

  把手帕递给仇乐心,苏瑾桐说道:“心儿,既然你选择了相信你爹,今天就不该来找我。这附近还是会有外人经过的,被人看到了你会有危险,早点回去吧。我只能说,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等你冷静下来我就把真相告诉你。”

  有了这一通安慰,仇乐心更觉得心中气愤难耐,这算什么?你人都要跟别人成亲了,还要我相信你,相信你我爹是罪人?

  一把挥开苏瑾桐的手,仇乐心说道:“师兄,从小到大我都最相信你的话了,但是没想到你进了宫就变成这样。我才不会听你说什么真相,那些都是那个女人拿来骗你的鬼话,她能骗你却骗不了我!你要跟她成亲,我一定不会答应的。”

  说完这一通话,仇乐心上马飞快地离开了。

  “心儿——”苏瑾桐叫了一声,仇乐心却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想到安平不知道在宫里遇到了什么事,才专门递消息给自己,现在肯定还在等着,苏瑾桐便没有追上去。最后的一番狠话,他只当是仇乐心在耍小孩子脾气,却不知道这次的疏忽,让他吃了好多苦头,还差点失去了心中最宝贝的东西。

  一口气回到他们现在的落脚处,仇乐心没有理会任何人的招呼,就直接冲进了房间。听到动静,仇远不放心地前来查看。

  “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了现在很危险,不要老往外跑吗?这是去了哪里,一回来就气冲冲的?”仇远问。

  本来扭着头不想看自己爹,但是心里的委屈就像洪水一样翻涌而来,仇乐心苦着脸对仇远说:“爹,师兄为什么可以那么狠心?说成亲就成亲了,他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听到这句话,仇远心里也有些无奈,谁能想到这个女儿就认准苏瑾桐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他俩有过多的接触,反正只是个拿来控制尤江的棋子,现在搞成这个样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你刚才见过他了?”仇远问道。

  点点头,仇乐心“嗯”了一声。

  “他给你委屈受了?亏得你还叫他一声师兄,以后别这么叫了,人家都跟我们划清界限了。敢欺负你,这个臭小子,爹非得教训他不可。”仇远生气地说。

  “爹——”仇乐心撒娇似的抓住了仇远的胳膊,虽然刚才说得很生气,但不代表她希望她爹真的把苏瑾桐怎么样。

  “你这个傻丫头,他一颗心都跟着人家走了,没多久他就要做人家的郡马,平步青云了,你还向着他!”仇远有些不忍,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师兄肯定是被人哄骗了才会离开我们的,我恨的是那个哄骗他的人。”仇乐心握紧了拳头说道。

  这个样子,被仇远看到眼里,突然就有了主意。“心儿,如果你喜欢,爹想办法给你把他抢回来好不好?”仇远试探地问道。

  当然他是不会真的让女儿跟苏瑾桐有什么,只是如果有办法既能打击苏瑾桐,又能打击陆泽宇,还能让女儿死心,那真是再完美不过了。

  “怎么抢回来?”仇乐心立刻就动心了,跟仇远问道。

  “你听爹慢慢跟你说,其实爹最近也在打听他们宫里面的情况,如果你愿意,只要帮爹去把他给叫回来就成了,爹出面他肯定是不会现身的,你就不一样了。至于剩下的事情嘛,爹自然有办法让他留下来,无需你操心。”仇远说。

  “真的吗?爹有什么办法?”仇乐心开心地问。

  “办法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这个丫头知道了就容易露馅儿,到时被他给识破了,计策就不灵了。但是爹可以跟你保证,计划成了以后,你讨厌的那个人一定会从他身边消失。”仇远边说边盯着女儿的表情,看样子是十拿九稳了。

  “好,就听爹的。”仇乐心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没有人能够想到,一个酝酿已久的巨变,就从这么一个简单的报复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