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漫威世界灾厄之源 > 第四十五章 探寻
 
  其实嘛,那些生死符什么的还是骗人的,不过,贝琪放在康斯坦丁身上的东西可是真的。

  前段时间,贝琪一直在研究虫族的研究课题,而康斯坦丁身上就是目前最新的试验品。

  抱脸虫,没有错,虫子本来就在寄宿生,与利用宿主培养自己,有着最原始的一套方式。

  贝琪只是调整了其基因结构,让该生物更加具有效率的寄生,以及缩短寄生生物的生长周期而已。

  并且加入生物可进化基因,可以通过吸收宿主本身的基因来进化自身,在短暂的成长周期里就可以完成自身基因进化工作。

  生物体拥有母巢意识,可以让贝琪可以更好的控制它门。

  而康斯坦丁心脏附近就趴着一只幼虫,寄生的幼虫可以用它身上的触须,死死扒拉在宿主的心脏附近,汲取营养。

  触手上挂满倒刺,除非它自愿收会触手,或被非常高端的外科医生,进行精密切除手术,不然是很难完全从宿主身上取下来的。

  毕竟,靠近心脏,哪怕后期会成为奇异博士的史蒂芬·斯特兰奇,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都未必可以保证100%完成手术。

  目前,在康斯坦丁身上的那只抱脸虫,正处于休眠状态。

  如果贝琪消失或死亡,康斯坦丁身上的抱脸虫就会解除休眠,并且在一个星期以内,就可以完成吸收营养成长,为成可以破体而出的熟体。

  要知道,这样的抱脸虫可是有着强大的繁殖能力,以及进化能力,一旦泄漏,甚至于比丧尸病毒更加可怕。

  因为丧尸病毒感染的只是宿主本身,宿主是一个小孩,那只能成为小丧尸,而抱脸虫不一样,只要有充足的蛋白质,它就可以无限制繁衍下去,并且会吸收优秀的基因进化自己,同时每一只成熟体,都是良好的猎杀者。

  这个可是,贝琪通过前世电影里《异形》的模版优先级研究出来的。

  话说回来,康斯坦丁经过贝琪的介绍,了解了那接近于神话传说的生死符,在加上康斯坦丁身体的反应,以及,他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的双眼,也发现了自己身上,有着一个不同他自己的生命力。

  这让康斯坦丁非常慌,每一个月,如果没有得到解药,就会万虫噬心而亡的体验,贝琪已经让他初步体验到了。

  所以,康斯坦丁很爽快的答应了贝琪的要求,只是,在他听完贝琪的描述,并且检查过贝琪身上的伤口与铁链捆绑的书以后,不得不感叹一句,

  “你居然以纯粹的力量,就击败了恶灵骑士!真不可思议!虽然根据你描述的,估计,那一位是失去复仇之灵的老骑士!但是也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康斯坦丁有一些不敢置信,但是他回想自己在巷子里,还没有做什么动作就被俘虏的情况,也就释然了。

  “这个,就是你说的书,我可以感觉到,里面有着强大的魔力,以及浓厚的黑暗气息,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样的一本书的。

  如果在黑巫师手里,这样浓郁的黑暗魔法气息,甚至都可以被他们称作神器了,你居然只是在一个基地就找到这样的东西。”

  康斯坦丁带着某种特殊物质做成的手套,端详着被贝琪用锁链捆绑起来的书,只是,他也没有办法确认,这个到底是什么来历,所以康斯坦丁暂时也不敢随便打开,得回到他的家里,查询一下魔法物品典籍,或许会有一点线索。

  “你幸好使用恶灵骑士经常使用的铁链,把这个魔法书给捆起来了,貌似经常被恶灵骑士使用,这个锁链经常经过复仇烈焰的洗礼,本身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一件魔法物品了,恰好这个复仇烈焰的力量正好克制了这本书的魔力,才导致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完全被恶魔控制并且夺走灵魂。”

  康斯坦丁不可思议的研究起书本上的锁链。

  “或许我们可以在锁链上面增加一些符文,”

  “符文?”

  贝琪有一些好奇,这个是贝琪没有涉及到的领域,同时也吸引着贝琪,她对新鲜事物的研究兴趣可是非常大的。

  “噢!其实古代很多文字或是符文都具备有一些特殊的意义,只要是雕刻手法,使用材料,应用到位,就可以产生这样的效果。”

  康斯坦丁随意的解释到。

  “具体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找出你身上这本书是出自那只大恶魔的手。”

  “哈!”

  贝琪有点懵,在她的想象中,处理这样的事情不是应该画一个巨大魔法阵,然后念诵这拗口又长的咒语。

  或是用什么符咒,撒一点鸡血或黑狗血什么,脚踏七星,妈咪妈咪哄啥的。

  甚至于,连什么施法动作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去查查是那个恶魔创作了这本书,这是u打算给对方素质三连的节奏么!

  看这有一些懵的贝琪,康斯坦丁无奈的解释道。

  “在魔法侧里,名字代表的不仅仅是称呼而已,知道对方的真名,可以让我们更好的去解决它们,恶魔与天使是没有办法直接降临人世,他们想要获取这个世界的灵魂,就必须通过一些手段与规则,才能做到。”

  康斯坦丁开始把属于他的东西一一装入自己身上的口袋里,一般装一边解释道。

  “所以他们会在人世间留一下他们亲手制造的东西,有的是一把匕首,有的是一把枪,有的可能是一个杯子,甚至于有的是一副眼镜,怀表什么的,当然里面也包括书籍,以此来作为媒介,只要使用者达成某个契约或者某一交易,他们就可以跨过世界的界限规则,收去对方灵魂或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康斯坦丁撇了一眼贝琪手背上的六芒星法印,对着贝琪说道。

  “这个就是媒介触发的标志之一了。”

  “可我没有签订什么协议,或者是要求对方什么?”

  贝琪可没有和恶魔签订什么,并且也没有打算从对方身上换一些什么。

  “噢!我说的是普通恶魔,你身上的明显不是,所以他们喜欢更加直接的方式。”

  康斯坦丁在检查没有什么遗漏以后,起身给贝琪一个示意,就开始往外面走去。

  “如果方便的话,能给我带一个路嘛!”

  看的错综复杂的实验室,康斯坦丁有一些头疼,贝琪连忙走在前面。

  “你不是说他们有规定,不能干预人类世界么?为什么现在又说可以?”

  贝琪在前面带着康斯坦丁离开了着一处位于郊区森林的慢慢地下实验室,非常好奇的问道。

  “嗯!怎么给你解释呢,你可以理解为他们是我们的一个暗空间,依附我们的主世界这样,嗯,这里面又涉及到空间学的一些知识,解释起来很麻烦。或是可以这么理解,我们的世界就像三明治,嗯三明治!中间一成属于我们,上下夹的是属于天堂与地狱,虽然他们不是一个东西么,但是却是一个整体,”

  康斯坦丁拨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了一下对方他的位置,看着若有所思的贝琪。

  “你好像对这些非常感兴趣,这个不像一个科学家应该出现的表现,你们不是一切以科学至上么?”

  有点了一根烟,康斯坦丁靠在路边的树上,对着贝琪吐槽道。

  “任何的事物的是有其规律可寻的,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的么,科学的尽头就是玄学,只是人类目前没有办法完全解释那些事物,所以才会感觉不可思议,要知道以前如果一个人告诉他,你可以飞,那他会感觉你疯了,甚至会把你绑到火刑架上,但是现在你只需要购买一张飞机票,仅此而已。”

  贝琪眼睛冒着狂热,对于研究新鲜事物的兴趣让这几十天没有好好休息的贝琪眼睛冒着精光。

  “我可没有兴趣和你讨论着些学术上的问题,我可是被你胁迫才打算帮助你的,我现在只是想快点把你那该死的麻烦解决了,然后你把我身体里的东西赶紧拿走,从此之后我们就别在来往了,就是这样。”

  康斯坦丁看到了远方开过来的车辆,丢下手中的烟头,狠狠踩上了一脚,碾灭上面的火星,然后对着贝琪说道。

  “上车吧!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事得去处理,我可不想和你一起陪葬。”

  ~~~~~~~~~~~~~~~~~~~~~~~~~~~~~~~~~~~~~~~~~~~~~~~~~~~~~~~~

  “这就是你们的秘密基地吗?”

  在小石屋里的地下室里,贝琪好奇打量四周,她发现这边有着许多古朴的老物件,就在贝琪好奇的准备触碰桌子上一面镜子的时候。

  “嗨!你最好别碰它!”

  康斯坦丁出手阻止了贝琪的行为,并且把镜子那的离贝琪远了一些,才解释道。

  “这个是我在埃及驱魔的时候驱魔得到了灵魂之镜,它可以吸收照射者的灵魂,并且把那灵魂囚禁在镜子里。”

  “呃!好吧!”

  贝琪兴致缺缺的收回手,指着柜子上的一只风干的人手,对康斯坦丁吐槽道,

  “这个不会也是你的收藏吧?”

  “这个是荣誉之手,这个是被吊死之人的左手,在羊水中泡7年制作而成,点燃之后诵读咒语,就能召唤亡灵,让他们短暂的死而复生。”

  康斯坦丁从柜子里拿出一本或者的书籍,放在了桌子上,开始翻找起来,贝琪则无聊的做在一个椅子,无聊的打量着四周。

  时间飞快的过去,查斯在为贝琪续上了一杯咖啡以后,康斯坦丁那边终于把那本厚重的书籍闭合起来,有手柔了柔自己有一些干涩的眼睛,康斯坦丁疲惫的对着贝琪说道。

  “看来你身上的那本书古老到我这边的典籍都没有详细记载。”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看来我们得去另外一个地方碰一碰运气了,贝琪,你应该很能打的,是吧?”

  康斯坦丁坏坏的笑了一下,对着一脸懵逼的贝琪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