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谁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 第二章:全都是套路(大佬们,求收藏)
 
  左辰在脑海中继续反省着。

  看来,把舒服二字仅仅定为练武场周围区域的禁语,是远远不够的!

  扩大到整个钟家,好像也还不是很保险!

  万事留几手,天下才好走!

  在神城中,多多少少还是有偶遇的可能,绝对要控制好自己!

  即使是在定南郡,也要小心为上,最少,也得出了南陵州才比较安全吧。

  不然又被他‘舒服式’的连续教导几个月,那真的是再次陷入人生的黑暗时光啊。

  而且以左辰对韩师的了解,‘屡教不改者’肯定不止三个月了。

  韩殊孚看着脸色不断在变化的左辰,嘿嘿一笑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小子是想松松筋骨舒服一下呢!”

  “可惜了,我最近又研究了几套新的指导方案,你真的不想试试?”

  一听这话,左辰立马一脸正经、大公无私的回道:“能有幸得到韩师厚爱,并亲自指导的人,那都是修行路上的幸运儿啊!”

  “每一次聆听您的教诲,那都是异常的珍贵,而这难得可贵的机会我怎么能老是独享呢!”

  “为了更快的提升我们定南神城年轻一辈的实力,培养更多的强者,进而早日恢复神城昔日的强大与荣耀。”

  “我觉得,还是把此机会,让给其他还未有幸得此机缘的年轻俊杰比较好些。”

  为了避免再次接受韩殊孚那地狱式的舒服指导,左辰此时当真是脑力全开!

  快速组织语言,该赞美的赞美,该谦让的谦让。

  在大局观上,高度贯彻神城的第一方针,以复兴神城为己任。

  在个人品性上,更是展示出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高尚品质。

  左辰在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刚刚的言语,顿时自我感觉良好。

  毕竟也是要经常面对钟家魔女的人,多多少少还是练就了一些求生欲望的本能反应。

  “你这花言巧语的,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韩殊孚点了点头,认真的看了眼左辰,突然又来了一个转折说道:“不过,你这天花乱坠的嘴上功夫长进了不少,手上的功夫那不更应该提升提升?”

  “这万一不小心被人给打伤了、打残了,那怎么对得起你这张嘴呢!”

  听到这,左辰心里已经凉了半截了,看来是不打算轻易饶了自己啊。

  而这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赢。

  一时间悔不当初,你说你没事耍什么帅啊,没事瞎感慨个啥!!!

  “韩兄难得来一回藏书阁,有失远迎了。”不知何时程佑岩已经从藏书阁里走了出来,一身淡青长袍,负手而立。

  听到这天籁般的声音,左辰顿时激动起来了!

  转身望去,此时的程佑岩在左辰的眼里,那当真是霞光涌现,宛如天仙下凡,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啊!

  嗯,就连他那在左辰心中不是特别帅气的颜值,都瞬间提升了不少,达到其此生的巅峰!

  “嘿嘿,看来你对这小子还挺看好的。”韩殊孚终于把目光从左辰身上移开,望向程佑岩。

  这让左辰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背后有人撑腰,这感觉真好!

  看来,还是有机会保持住自己在接下来几个月里的英俊潇洒形象了。

  至于几个月后嘛。

  毕竟,长这么帅肯定是不能老待在‘家里’的!

  不经常出去走走,那多暴殄天物啊!

  必须要为这世间美好,添上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时韩殊孚的目光又回到左辰身上,这让还没缓过劲来的左辰又开始有点提心吊胆了。

  “你小子不想接受我的指导也行,但我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武堂堂主、定南学府副府主,毕竟也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这要是传出去,我想亲自指导一个后生晚辈还一直被他嫌弃,那我的脸往哪里搁啊?”

  虽然韩师说这话的时候,不光话听起来挺吓人的,表情严肃的连脸上惯有的邪笑都没了,但左辰却是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因为以前韩师真要指点别人的时候,哪会说这话。

  那是就强买强卖啊,不要也的要!

  而且谁不知道他是笑的越灿烂的时候越危险啊!

  左辰心里有了底,琢磨着韩师应该不是真的想指导自己。

  这,难道是想为他女儿出出气?

  嘿,那这就不慌了!

  大不了换个地方换个人,咱再找回场子!

  “韩师您这话说的严重啦,能接受您的指导那都是毕生的福分啊,不知道多少人想求您指导呢,谁还敢嫌弃,谁有胆子嫌弃?”

  “您对我有指导授艺之恩,若是谁敢那样,我左辰肯定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而且别说有幸得到韩师指导了,就算能帮韩师跑跑腿、打打杂,那也是难得的荣幸啊!”左辰此时不管韩师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了,总之,先把现在应付好再说。

  “哈哈哈哈,看来小辰公子还是蛮尊师重道的嘛。既然如此,那看在老程书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

  “不过,我还真有一点小杂事需要你帮忙一下,以你乐于助人的品格,应该没问题吧。”韩殊孚的脸上立刻就由阴转晴,挂上了标志性的笑容。

  “嗯,老程书你得做个证,这可是左辰这小子主动要求的哈,我可没强迫他。”韩殊孚看了眼程佑岩,眼神微微示意了下。

  以书呆子程佑岩的脑袋瓜子!

  再看他这半天不说话的样子!

  应该差不多猜到我的用意了吧!

  而且这辰小子毕竟是城主的亲外甥,也不能老显得我以大欺小。

  就在左辰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韩师,怎么也称呼程佑岩为老程叔了?

  神马情况!难道这老程,真的已经老到了这种地步了?!

  而程佑岩好像也从韩殊孚的眼神里读懂了什么一样,微微一笑道:“是如此!”

  一看程佑岩如此配合,韩殊孚嘿嘿一笑,对着左辰说道:“好了,你小子三天后到武堂找我,到时候再告诉你是什么小杂事,没问题吧?”

  即使左辰看出了这其中好像有什么猫腻,但毕竟是不用接受指导了。

  而这小杂事什么的应该不会太杂吧?

  此时此刻也只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了。

  “没问题,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能力范围内,我一定帮韩师办的漂漂亮亮的!”不太放心的左辰,又特意加了一句‘力所能及’!

  毕竟,我这实力又不强,家产又不多。

  还是留一手的好!

  “嗯,好了,你去忙吧,要记得时间,还有最近不能突破境界。”韩殊孚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是没有发现左辰在言语中留的余地一样,挥了挥手,示意左辰可以撤退了。

  同时朝程佑岩点头示意,两人很有默契的朝藏书阁内走去。

  留在原地的左辰有点凌乱,感情韩师吓唬了自己这么久。

  居然真的只是有点小杂事让他去办?搞得自己提心吊胆了好半天……

  缓过劲来的左辰赶紧闪人,生怕韩师又生出什么幺蛾子来,万一又从藏书阁里杀了出来,那还不得死吓个人。

  快步朝外边走去,边走边思索,这韩师最后来一句,让我先别突破境界是啥子意思?!

  嗯.....这最近有什么事呢,是武堂有关?还是和定南学府有关呢?

  难道是和今天即将举行的启灵第九院毕业考核有关?

  不对不对,时间上不对,而且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他肯定不会理会。

  难道是几个月后的…………

  别突破境界,还和武堂、定南学府有紧密关系的事!

  这....这这.........恐怕!也许!可能!大概!.....是八九不离十了.......

  卧槽啊!!!

  这还是说好的一点杂事?一点小事?!

  我真的是.......

  事前一脸懵逼,事后一算无遗?!

  这特么全都是套路啊!!!!

  ps:请求各位大佬们支援!收藏收藏(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