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异世界之灵术 > 第六章 夺妻之恨
 
凌帆到这个世界的第七天,凌会和林灵结婚的日子,新郎本该是原来的凌帆,不过他没这个命。

为什么要结婚?是自由恋爱后的水到渠成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至少这个世界是父母之命,凌帆不知道林灵与凌会是否有感情,是否愿意和凌会在一起,只知道木已成舟,自己改变不了。对于林灵,凌帆并没什么意见,毕竟体弱多病又昏迷的,总不能让人家嫁过来守寡耽误别人的一生。

虽说现在的凌帆心里一直住着小芸,也帮另一个自己做了了结。但是参加婚礼这件事还是让他感觉不爽,特别是那些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有嘲讽、有讥笑,也有怜悯。两大家族联姻,明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几乎所有人到婚礼现场后都要寻找凌帆看上一眼。

可能是我太敏感才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吧,凌帆自己这么想着。

“恭喜恭喜,林凌两家亲上加亲。”

“同喜同喜…”

这些话在凌帆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婚礼的流程大同小异,凌帆吃着自己的菜,然后一副忧愁的样子喝起了酒。虽是在吃吃喝喝的,眼睛却没漏过在场的主要人物。

凌章与林宇两人谈笑风生,似乎准备在联姻后两家合作大干一场。赵家族长赵明以及秦家族长一边道贺,一边又窃窃私语,林凌两家联姻他们是不乐意看到的。王勇身为王家族长自然也要来参加,不过他与凌章有矛盾,又因为凌帆的关系,笑脸之下有几分不满。

“帆儿,你以前从来不碰酒的,不要喝多了。”王雯还当凌帆是以前弱不禁风的样子。

“王姨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凌帆端起酒杯细细品着:“好酒好酒。”

装作借酒浇愁的样子,可喝着喝着却真有忧愁。如果小芸没有失踪,自己应该早就结婚生子,更不会跑到神农架穿越到这里来了。

凌帆问王雯道:“王姨,我什么时候失去继承权的?”

“十三岁。”

凌帆想了会:“也就是兴叔失踪那年。”

提起不开心的事,王雯有几分忧伤:“对,你失去继承权不久,你父亲就失踪了。”

几件事情似乎都是连环着,凌帆始终觉得这是一个局,一步一步把以前凌帆逼死的局。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声声如刀割在凌帆心上,凌帆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头皮发麻,心跳都加快了些。

“小鸭,为什么我会感到心痛?”

“主人,我们在地球上的时候如果做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新主人的性格会受到原来主人的影响,更何况你是取代了他,心痛的不是你,是他。”

“罢了罢了,既然心痛,那就做些让自己痛快的事情吧!”

“等下!”就在主婚人要念到“夫妻对拜”的时候,凌帆站起来叫停了婚礼仪式。

在这关键的时候打断婚礼仪式,参加婚礼的所有人都向凌帆看来。喜庆的场面顿时一片安静,有看热闹的,有觉得难堪的,有觉得丢人的。

凌千拉了拉凌帆的衣角,试图让他坐下来,可是凌帆没有理会,举着酒杯踉踉跄跄地朝两位新人走去。

凌章看到凌帆走近新人暗道不好,想让护卫控制住凌帆,但是想到在场这么多人,又不好做得太过。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凌帆身上,凌帆环顾一周笑道:“大家不要紧张,特别是叔父还有林伯伯。就是有些事情得理清楚一下。”

凌章恨不得冲上去一掌拍死凌帆,但眼前只能强忍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与林家小姐指腹为婚,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林凌两家趁我昏迷的时候订婚,如果我没有醒过来也就罢了,可是如今我醒过来了,还好好地站在你们面前,那这个联姻是不是应该经过我这个当事人的同意?”

凌帆话一出口,就有不少人指指点点,有的说谁知道你会醒过来,有的说这个联姻确实是应该重新考虑下。

凌会朝凌帆拱手:“堂哥,我一向敬重你,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也改变不了什么,有什么话我们以后说。”

凌帆摇头拒绝:“凌会,对不住了,有些话以后再说就没意义了,这事关系到我和林灵的婚约!”

“放肆,今天是你堂弟大婚,你说的是什么话!”凌章终于忍不住拍桌而起。

凌帆似乎是站不稳的样子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叔叔好大的脾气,我父亲失踪了,族长的位置没了,未婚妻也被抢了,难道我只能忍气吞声,多说几句话也不行?”

“你听清楚,你没有资格做凌家族长!林灵她不是你未婚妻!”

“只要我没同意解除我和她的婚约,林灵她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妻!”凌帆似笑非笑面向大家:“你们说是不是?”

凌会说道:“堂哥,是我有错在先,你心里有气我不怪你,不过你喝多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哈哈哈”凌帆狂笑道:“我没喝多,我就是有些话不吐不快。在场的长辈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一个病恹恹的废物,不过不要认为我好欺负。”

“既然晚上明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这,我就把事情说清楚:我,凌帆,原凌家族长凌兴长子,原本是属于我的东西,我可以不要,我也可以给,但是你们不能抢,如果有人抢走了,我一定会夺回来。”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大家都明白凌帆指的是什么。凌帆没有资格做凌家族长,可是凌兴的二儿子凌千有资格,再过两年他就成年了。虽然没有人认为凌帆有本事和凌章斗,可是凌帆敢说这番话,就说明他动了这个心思,万一成功了呢?还有这林灵原本是凌帆的未婚妻,这是不是也要夺回呢?

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凌帆这么说只是在无能狂怒而已,除了王勇,只有王勇知道他这个外甥再也不是以前任人拿捏的废物。

无能狂怒很煞风景,凌广骂道:“不肖子孙,在你堂弟婚礼上大放厥词,你给我滚出去!”

凌帆没有理会:“我话还没说完呢,而且我相信在场肯定有不少人想让我继续说下去。”

凌章再也忍不住,冲到凌帆面前想把他强行拉走,看到这一切的王勇几个跳跃拦在凌章面前,将凌帆护在身后。

凌章气势汹汹道:“王勇,这是我凌家家务事,你不要多管闲事。”

王勇冷哼一声:“他是你凌家的人,但同时也是我王勇的外甥。再说了,你们凌家所作所为有把他当成是你们凌家人吗?”

凌章咬牙切齿道:“不要逼我动手!”

“好啊,正好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

有王勇护着凌章近不了身,只能瞪着凌帆骂道:“凌帆你最好马上给我闭嘴,否则…”

“否则,否则怎样?是打我还是杀我,你让凌医给我配的药是有毒的,叔叔早有杀我的心思了吧?还有我父亲失踪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凌章趁王勇不注意挥起拳头就要往凌帆身上打去,王勇一把挡了下来:“他说的这些,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凌章与王勇手上暗暗较劲:“一个疯子说的话你也信!”

“是不是事实叔叔心里知道,现在是想杀人灭口吗?”

来宾发现今晚变得越来越热闹,事情的走向完全出乎意料,而原本两位新人主角都被晾在一旁。

凌章挣脱开王勇的束缚,一把抓住凌帆胸口:“谁会听你胡说八道!”

凌帆拍了拍凌章的双手示意他松开:“他们信不信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不让我说下去,我可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想。”

王勇挥拳攻击凌章后背,凌章不得已只好松手回挡。

“等等两位,刚才扯远了,有关于婚约的话还没说完。”虽然凌帆不介意让两位长辈在婚礼上干一架,不过自己的正事还没做完。

刚被凌章王勇两人吸引的目光又回到凌帆身上,凌章看着凌帆恨不得生吃了他,而王勇看着他仿佛在说:“你也知道跑远了,有正事你倒是快说啊。”

“咳咳”凌帆咳嗽了两声正色道:“我与林家小姐原有婚约,但因为众所周知的缘由,今晚我正式宣布我与林灵解除婚约关系,在场的所有人作证:从此刻起,林灵不是我凌帆的未婚妻,我不是林灵的未婚夫。从今往后,我们两人毫无瓜葛!不知道林灵小姐你同意我所说的吗?”

“不同意。”

林灵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揭开红盖头看着凌帆大声道:“我不同意,今晚的婚我不结了,我还是凌帆的未婚妻,我非他不嫁!”

有那么一瞬间,凌帆感觉自己被当头一棒,大脑内一片空白,如果可以,他愿意当场消失,刚才积累许久的气势也瞬间全无。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这样克制自己,凌帆仿佛在林灵身上看到她的影子。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客们以为凌帆要纠缠不清的,没想到凌帆是要解除婚约,给林家小姐一个清白。而连凌帆自己都没想到,林灵竟然不同意!之前也没听说凌帆和林灵有这么深的感情啊,不是都疏远了吗?怎么就非他不嫁了?

“这么说我有嫂子了?”一个童音响起,打破死寂一般的沉默,众人炸开了锅。

凌帆现在一头雾水、骑虎难下,只得靠近一旁的王勇问道:“舅舅,解除婚约需要女方同意吗?”

此时的王勇也变成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刚才可是你自己说的解除婚约需要当事人同意,她是当事人,当然需要她同意。”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现在的凌帆紧张得结巴起来。

“带她走!”

“可,可是。”凌帆有点懵,就算是在地球生活了二十八年也没见过这场面,如果带林灵走,自己就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抢亲者,而林灵以后该怎么面对林家人,又该面对怎样的流言蜚语。最重要的是这婚约如果没解除,自己又多了个未婚妻,小芸知道后得多伤心,自己肯定得被她打死!

“你在犹豫什么?有什么事舅舅给你顶着!”王勇并不知道凌帆在想什么,以为他退缩了。

行!管不了那么多,以后只好以死谢罪了,眼前的事情先度过再说。

凌帆拉起林灵的手道:“好,你霸气,我也不怂,跟我走!”

凌章的心腹凌群带着一群护卫拦住去路,此时的林宇暴跳如雷:“灵儿,爹爹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今晚要是敢跟他走,你就不是我林宇的女儿!”

林灵掩面而泣:“对不起爹爹,但是我要跟他走。”

“他有什么好?无权无势,什么都没有,还体弱多病,今后你还得照顾他,甚至可能随时死去!”

连凌帆自己也没明白为什么,难道说王雯、凌千给的信息是错的,林灵迫于家里压力假装疏远凌帆,实际上两人私底下有很深的感情?

“爹,我不在乎!”

林宇气得浑身发抖:“好,今晚你敢跟他走,我就和你断开父女关系,以后永远不要回到林家!”

见凌群拦住去路,其他家族有人起哄喊道:“人家两人你情我愿,这么拦路不太合适吧?”

凌群置若罔闻,等着凌章的命令。

凌帆冷哼一声:“小鸭,装备仓!”

“收到!”装备仓接到指令后破墙而入冲进婚礼现场,直接撞向凌群几人。场上的宾客不明白这么个大圆球怎么就自己滚动起来了,有人试着阻挡直接被装备仓碾压,其他人见识到装备仓的厉害不敢硬碰只得让开。

“王姨,舅舅我们走!”

装备仓没有因此停下,而是在小鸭的控制下留着给凌帆断后,继续东冲西撞,整个婚礼现场一地狼藉。直到凌帆他们都安全离开后,装备仓才跟着回到家里。

凌帆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不知道怎么说的那种。乱了乱了,自从林灵说出不同意解除婚约的时候起一切都乱了,或许又是林灵看到凌帆在地上写的诗起就开始乱了。

“小鸭,你说我是不是得对她负责啊?我以后该怎么向小芸解释?”

“主人,不要问我,我是机器人,感情什么的我不懂。”

“那你就没录音?这样我好歹比较容易和小芸说清楚。”

“你又没让我录音…”

凌帆愁眉苦脸:“这可如何是好?”

“主人,我发现你有得妻管严的潜质。”

“我这是心疼小芸,不想让她伤心失望,你懂个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