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异世界之灵术 > 第十八章 源水镇
 
林灵跟了这么远,凌帆也不能将她送回,否则一来一回不知又要耗掉多少时间。终于又行了五天,这天傍晚,天色渐暗秋风萧瑟,马车来到朱国、唐国边界处的一座叫源水镇外斑驳的古道上。

林灵面露担忧之色道:“凌帆,我们还是走快点吧,这么晃悠下去,我怕小镇上找不到客栈,晚上搞不好又像之前得露宿荒郊野外了。”

自从林灵跟上来后,有客栈的地方两人就找客栈休息补给,没有客栈的地方,装备仓的床铺就让给了她,凌帆自己睡在马车上。虽说也能对付过去,但是哪里有客栈住得舒服。

凌帆哈哈一笑:“怕什么,就算没有客栈,你就当是露营好了,你看这里环境这么好,青山环抱、绿水滋养,简直是个风水宝地,有小桥有流水,有炊烟袅袅的人家,还有…”

“扑扑…”古道旁的老树上,一群寒鸦因为两人的惊扰扑扑飞起。

“啊!好多乌鸦!”凌帆拍拍胸脯心有余悸说道:“吓我一跳。”

林灵鄙夷地看着凌帆:“不就是一群乌鸦,你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吗?”

“乌鸦主凶,乃不祥之鸟,只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切”林灵不屑一顾道:“你也信这些荒唐之说了?”

凌帆摇头,缓缓说道:“乌鸦的嗅觉敏锐,能感受到腐败死亡的气味,乌鸦聚合的地方往往会有人去世,因此被认为是不祥之鸟。这么多乌鸦,只怕是死亡的气息已经弥漫了这里。”

两人到达源水镇上的时候已是天暗,空荡荡大街在夜色下显得冰冷而凄凉,两边略显破旧的房屋也无灯火,远处时不时传来乌鸦“哇——哇”粗劣嘶哑的叫声。

空气中有些腐烂的味道,整个镇子似乎进入了死亡后的宁静,可是分明能感觉到似有似无的呼吸,看着眼前的一切,两人有些迷惑,相视一眼而后缓缓走进镇子。

凄凄秋风,卷起一地落叶,也撩拨着两人的衣裳,林灵忽地感觉有些凉意,忍不住说道:“这么诡异,你不是说是风水宝地吗,怎么是个无人的鬼镇?”

凌帆摇头回道:“这个小镇最近应该死了不少人,但我能感受到这个镇上多少有些生活的气息,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去敲门找个人家问问。”

“咚咚咚”凌帆就近找了一户人家,可是好久都无人应答。

如此敲了四五户,就在凌帆快放弃的时候,终于传来一声苍老微弱的回应:“谁啊?”

凌帆生怕里面的人不开门客气道:“老人家,我是路过的,看到这里有些奇怪,想找您打听一下情况。”

“吱”的一声,开门的是个大概八九十岁白发苍苍的老人:“路过的好奇心不要那么重,赶紧离开这里吧。”说完就要把门合上。

凌帆一手抵住大门阻止老人的行动:“老人家,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这里实在有些奇怪,我们想弄清楚怎么回事,说不定能帮上忙。”

老人干枯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上一个这么说的过路人躺在院子里面还没下葬呢。”

凌帆头皮有些发麻,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人躺着院中,四五个老人无精打采地坐在旁边。

没有烛火,没有人气,四周死寂,几个老人在昏暗的夜色下垂坐着悲惨而凄凉…

“凌帆…”林灵不安地往凌帆身上靠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几十个老人突然出现在凌帆背后,面无表情地盯着两人。

一群死气沉沉面无血色的老人,没有年轻人、没有小孩,凌帆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但还是沉住气:“老人家,我们并非只是因为好奇,我们真想帮忙,你们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就算我们没有办法也无非是耽误你们一晚上的时间。”

“哎”老人无奈叹了口气:“既然你们不怕死,那就进来吧。”

“我们的先祖是十个结义兄弟,几百年前在此安家。原本也算安居乐业,谁知在三十年前全镇的人突然生了一种怪病,只要到了十六岁就会急剧衰老,别看我现在垂垂老矣的模样,其实我也才三十出头。”

“三十年来,我们寻遍名医,请了多少世外高人,可都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连过路人在镇上多待几天也跟着出问题,大家都说我们是受到了诅咒。”

凌帆:“那你们没想过离开此地吗?”

老人:“当然想过,可是只要离开镇上不过两日,便会死于非命。万般无奈下,我们只能听天由命,在此了却残生,只是可惜了几个孩子。”

凌帆:“几个孩子?”

“是的,自从出现诅咒后,其他地方的人都不敢嫁入我们镇上,镇上的人只好互相通婚,还有十来个小孩,等他们也到十六岁,我们镇就什么都没了。”

半夜,凌帆林灵两人在镇外生起火堆面对面发愣,源水镇的情况让两人都有点烦闷。突然背后的草丛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凌帆:“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一个约十岁的小姑娘怯生生地从草丛走了出来。

凌帆见这个女孩子面容有些干瘦,应该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从我们出镇的时候你就一直跟着我们了,你想干么?”

小女孩伸出双手拿着两个面团一样的东西弱弱道:“我想你们应该饿了,所以..所以…”小女孩本来想给凌帆两人送点吃的,但是看到凌帆手中的干粮,又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

源水镇已经没有能干活的人了,只怕是吃不饱穿不暖,可是这个小女孩竟然想着给他们送吃的,让凌帆林灵有些感动。

林灵将小姑娘拉到身边,递给她一些饼干:“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韩文君”小姑娘声音很小,显得有些怕生。

林灵:“你这么小,一个人跟出来,不怕吗?”

韩文君看了看凌帆两人,像是下了决心似的:“我很怕,但是我觉得你们能救我们。”

“为什么?”林灵不明白为什么小女孩会这么觉得。

韩文君指了指凌帆:“他看起来很不一样,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出来他跟我们很不一样。”

听她这么一说,凌帆不得不重新看待这个小女孩,敢在深夜跟踪他们出来已经是胆子不小了,还能感觉出他的与众不同,虽然不知道这个与众不同指的是灵术还是穿的奇怪而已。

“别怕,你先坐下,我们会想办法帮你们的…”

看着眼前可怜的小孩,凌帆心生怜悯,他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轻松一些:“夜越深,这死气就越重了。”

小鸭早已发出了危险警告, 凌帆拍走身上的一点饼干碎屑,转身看见一黑衣人悄无声息靠近,若不是有小鸭还有灵术二重境界,普通人只怕很难察觉。

来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灵气,看不清他的面容,凌帆试探问道:“魂术?”

黑衣人似乎有些意外,冷冷道:“有见识,不过碰上我,算你们倒霉!”

与其说对方练的是魂术,倒不如说是歪魔邪道,正经的魂术不会吞噬其它种类兽的灵魂,更不会对人类下手。黑衣人身上的气息已经不能称之为灵气,或许称呼魔气更为合适。

凌帆轻轻一笑,摇头道:“话不要说得太满,搞不好倒霉的是你。林灵你带着韩文君躲到装备仓里面…”

如今的凌帆已经能感觉到对方的灵气比自己强不少,但是有手枪和无人机在,凌帆并不虚他。

黑衣人不再多说,一掌拍向凌帆,掌未到,掌风先至,魔气中带着些死气。凌帆不慌不忙,脚尖点地,后退闪避开来:“有人的气息,你吞噬镇上居民的精气修练,所以他们才会急剧衰老,对吧?”

黑衣人一掌不中,紧追上前又一掌拍来:“是又怎样?”

听到黑衣人的答案,凌帆一字一字说道:“那你必须死!”

“只会说大话的无知小儿。”黑衣人冷哼一声,手上动作未停,一掌拍向凌帆心口。

“嘭”的一声,凌帆闪开,黑衣人连凌帆的衣角都没碰到,黑衣人修为更高,但是凌帆的身手更为灵活。

“那些死于非命的人也都是你杀的吧?”

“没错。”刚才的一掌并未伤到凌帆,黑衣人以为自己疏忽,又一拳打向凌帆,凌帆依然轻易躲避开。

两次攻击不中,黑衣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你也修练了魂术?”

凌帆做思考状:“应该算是吧。”

“哈哈哈哈”黑衣人听到凌帆的身份不恐反笑,脸上满是兴奋:“我修练了几百年,第一次碰到和我一样修练魂术的,你说我把你吞噬了会怎样?”

凌帆像听到一个冷笑话,跟着笑了起来:“你练的歪门邪道几百年才这点功力,如果你能把我吞噬了抵得过你修练百年,不过可惜,你没这个本事!”

黑衣人闻言,眼中放出精光,周身死气大盛,一支血骨出现在他的手中:“夺魂阵!”话音刚落,四周死气冲天而起,形成一张巨大的天网,将凌帆围在夺魂阵中。

黑衣人的夺魂阵法可以吸食人的灵魂,源水镇上的居民急剧衰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