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异世界之灵术 > 第十九章 青枫
 
看到黑衣人这个阵仗,凌帆连忙将激光枪口对准黑衣人。黑衣人催动夺魂阵法,凌帆顿时感觉一阵恶心,头晕目眩,灵气外泄。

黑衣人抓住时机,瞬间移到凌帆面前,眼看血骨就要敲到他头顶。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小麻雀在凌帆脑海里尖叫一声,一道灵力从凌帆心口涌出,冲向身体各个角落,护住凌帆周身。小麻雀的叫声犹如醍醐灌顶,凌帆瞬间惊醒过来,对着黑衣人连开了两枪,打中了对方的手臂。

几乎与此同时,一把光芒四射的宝剑从天而降挡在凌帆头顶,抵住血骨致命一击。

剑芒刺得黑衣人一阵恍惚,连忙后退几步。

凌帆神色微变,不知道是何人出手,看这架势修为远超自己。

“是谁?”凌帆喊道。

“兄弟莫慌,我也是来对付这黑衣人的。”一个青衣少年缓缓从空中落下。

那人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袭青衣、浩气凛然,青衣少年没有在意黑衣人朝凌帆拱手道:“在下青枫,奉师父之命来除了这邪魔,敢问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见来人并没有恶意,只是不知为何喜欢称兄道弟,凌帆拱手回道:“在下凌帆。”

此时宝剑还在空中与血骨对峙着,剑如主人,任由血骨不停攻击,宝剑岿然不动。

黑衣人不断催动夺魂阵法,试图抽取凌帆、青枫两人身上的灵气,可是在宝剑的护持下两人纹丝不动。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黑衣人渐渐有些不安,突然意识到眼前青衣少年根本没有主动攻击,而自己已是使尽浑身解数,看来青衣少年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想通这点后,黑衣人大喝一声,再次催动血骨,试图给两人更大的压力,青枫正要再用些力气,却见黑衣人只是虚张声势,一声呼喝后瞬间转身跑出数十米。

凌帆的枪口再次对准黑衣人。青枫轻呼一声:“游龙剑!”,宝剑若游龙直杀黑衣人,黑衣人感受到背后呼啸而来的凉风,宝剑有灵,任由他怎么闪躲都无济于事。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游龙剑与激光同时穿心而过。

“你们到底从哪里来的?”黑衣人同时遭到凌帆、青枫两人攻击,已无生机。

两人走到黑衣人面前:“我们从哪里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多行不义必自毙,就算今天我们没经过这里,往后也会有人收了你。”

“屁!”黑衣人愤恨道:“我在这里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什么人理过这里。”

凌帆一时语塞,是啊,他也奇怪为何这黑衣人能在这为非作歹了几十年。

“可能吧,老百姓在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眼里有如蝼蚁,不值花费哪怕一点心思。”黑衣人捂住心口,断断续续说着。

看到黑衣人这么大的怨气,凌帆倒是纳闷了,搞得他是受害者一样。

“你想说什么?”凌帆听出黑衣人话里有话。

黑衣人低头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我本名陈温,几百年前,我也是这源水镇上一个普通居民。”

“嗯?”这陈温能活几百年,难道是因为他本命兽的原因?还有连中攻击,正常人早已一命呜呼,这陈温还能活这么久。

“这源水镇千年前就有了,我们祖先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虽然谈不上人丁兴旺,但是这里风调雨顺、有沃土良田,因此生活都还过得去。直到他们的祖先来了…”黑衣人手指着源水镇,他们的祖先指的就是当年的十个结义兄弟。

“他们中有人是地主,有的人是奸商,有的是当官的,他们看中了这个风水宝地便迁居于此,想要夺走我们的土地。我们哪里肯答应,于是双方爆发了械斗冲突,可没想到他们中有人就是强盗出生,那时候我还很小,我的家人就在那时候都被活活打死。他们霸占了我们的房屋、田地,将我们赶出源水镇,我们去报官,可是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

“我们失去了家园,只能四处流浪,几经周转,机缘巧合之下,我修了魂术还有夺魂阵。我的本命兽是乌龟,可是我只得到修练的只字片语,再加上天生不是修练的料,修练了上百年才有点小成。三十年前我回来这里,吸食他们后代的魂魄,让他们衰老,失去生活能力,慢慢折磨他们,我要让他们断子绝孙!让他们慢慢品尝绝望的痛苦!”

陈温咬牙切齿,呼吸越来越急促。

凌帆叹了口气:“好狠毒,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这不是你伤害无辜的理由。前人有错,不该由后人承担。”

陈温冷笑:“不由后人承担,那让谁承担?”

肇事者早已死了,这一切该由谁来承担?

凌帆不知道,青枫也不知道。

看到两人沉默,陈温笑得更大声了:“你们也不知道吧。”

凌帆点头:“我确实不知道,但我知道现在源水镇上的人是无辜的。我道行尚浅,而你已走火入魔,我无法点化你,只好超渡了你。”

“哈哈,来吧!这么多年我也累了。”陈温被凌帆青枫重创,已无反抗之力,长笑一声后闭眼轻唱:“我本是源水镇上无忧的少年郎,跑在山水与田间。有一天,来了财狼,杀了我的亲人,夺了我的家园。于是无忧的少年,成了吃人的魔王…”

处理完陈温后,凌帆才让林灵、韩文君从装备仓出来。

“主人,这个青枫很强。”凌帆已经让小鸭更新了数据库,虽然现在还无法判断青枫是几重境界,但是能知道青枫很强。

“小鸭,我不瞎,看得出来他很强。如果找不到鬼隐老人,倒是可以跟他学习学习。”

“青枫少侠修为了得,又一身正气,不知师承何处?”凌帆打定主意如果鬼隐老人忽悠自己,到时候可以找找眼前这青衣少年,也算多条路。

“小门小派,家师也寂寂无名不值一提,倒是凌帆兄弟你手上这武器非常奇特,可以让我看看吗?”青枫并没有要透露自己来路的意思,不过凌帆手上的枪倒是令他十分感兴趣。

这个青枫真的是自来熟,刚认识就一口一个兄弟的,惹得凌帆浑身不自在。

“我这手上武器跟你的宝剑相比更是不值一提,不看也罢。”说着凌帆把激光手枪藏了起来,倒不是他小气,万一青枫不小心擦枪走火不小心误伤到在场的人就完蛋了。

“那我可以看看你这个大圆球吗?我看它能自己滚动,而且人待在里面可以丝毫不受外界影响,实在是好奇它怎么做到的。”青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盯上了装备仓,看不到武器能看看这大圆球内部也是不错的。

“就装一些吃的,没什么好看的,你的宝剑能自己飞,我的大圆球能自己滚动也能地域攻击也不算奇怪吧。”

你不告诉我师门,我也没给你看我的武器更不会给你看我的装备仓。瞎聊半天,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两人脸上客客气气,心里各自呵呵。

林灵见两人都没有聊什么有用信息,多说无益,于是道:“我有些困了,还有这韩文君离家这么久,镇上的人该担心了。”

青枫看了下林灵对凌帆道:“这位是?”

“是在下未婚妻。”凌帆淡定道。

“兄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佳人为妻,真是好福气。”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怪,我年纪轻轻有未婚妻怎么了?这小子不肯透露一点点师门信息,凌帆也不想再说下去,忙了一晚上自己也是真困了,只好打发他道:“这位小女孩是镇上的居民,我得在这里保护我未婚妻,明天还得赶路,所以麻烦青枫兄弟送她回去。还有镇上应该还有不少事需要善后,你修为了得又怀正义之心,相信兄弟你一定不会置之不理。”

源水镇上的其它事情,比如怎么跟镇上的人解释、怎么净化空气,这些事情凌帆没有办法解决只好抛给青枫了。

“赶路?观两位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知凌帆兄弟要去哪里?”

你觉得我会和你说我要去找一个叫鬼隐的世外高人?

“探亲。”凌帆随便编了个理由。

“那行,我先送韩文君回镇上,源水镇其它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凌帆兄弟就安心休息,我们后会有期。”见凌帆不想多说,青枫也不再自讨没趣。

“如果哪天我要找你这个修为了得的兄弟,不知该到哪里找你?”凌帆不死心问了句。

“哈哈,若有缘自然会再相见。”说完带着韩文君御剑而去。

“切,一口一个兄弟,又那么小气,说下师门在哪会怎样。”凌帆抱怨道。

“我觉得他口中的兄弟可能只是一个礼貌用语。”林灵提醒道。

“主人,要不要派昆虫无人机跟踪他。”

“算了,他能御剑飞行,我们跟不上他的速度,被发现了还会引起反感。御剑飞行,这个世界真的越来越精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