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异世界之灵术 > 第二十一章 同伙
 
“主人,有两名危险人员在五公里内迅速靠近中。”

“这么快就察觉到了?”李寄鬼灵精怪、身手不凡,不用想都知道她要么是哪家大家族的千金小姐,要么是师从名门大派。

凌帆“做贼心虚”一听到小鸭报告有人迅速靠近就认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在制服李寄之前他有想过事后会遭到报复,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了。

“滴滴滴”凌帆看了下军用手表,心里一惊:“怎么就只有四公里了,才三十秒钟这也太快了。”

既然是李寄同伙,而且移动速度这么快,修为自然也是超出自己许多。对方在高速移动中想用狙击枪是不可能的了,而且凌帆真就只是想问个路,没想搞出什么绑架、杀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

现在只能赶紧跑到装备仓内躲起来,或者老老实实交出李寄等着对方发落,又或者挟持李寄让对方不要乱来。

不过前面两种都太被动了,万一他们就守在装备仓外面或者自己乖乖把李寄交出去他们不肯放过自己呢?

“林灵,我们有麻烦了,晚上这客栈是不能住了,一会你先到装备仓躲起来,我来应付他们。”凌帆拉起林灵往城外跑,装备仓太大了进不了城,所以只能放在城外。

林灵则是莫名其妙,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怎么就有麻烦了,但是一个多月的相处,她也看出凌帆的能力。

不过林灵一个弱女子可跑不快,情急之下凌帆只能一把抱起她一路狂奔,总算在对方到达前冲到装备仓处。

“你和这小丫头在装备仓里面待着。”凌帆吩咐着。

“对方很强吗?你要不要一起躲进来?”林灵看着凌帆十万火急的样子担忧道。

“没时间和你解释了。”凌帆向小鸭下命令道:“小鸭,所有攻击型无人机全部出动!”

“放心主人,发现他们的时候我已经启动无人机。”

凌帆这边刚准备好,那边就有两人一男一女走到凌帆面前。男的差不多十五六岁的样子,清秀文雅,黑衣如墨,长枪在手。女的年纪小些,秀气文静,白衣胜雪,持剑而立。

凌帆有些纳闷,最近碰到这些修练之人怎么都是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

黑衣男子见凌帆全副武装的样子彬彬有礼道:“兄台不必紧张,在下伍秋云,这位是我妹妹伍秋月,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要接回我们小师妹。”

凌帆将信将疑:“只是接回你们的小师妹,不是找我算账的?”

伍秋云摇头道:“见兄台斯文和善的模样,想必不是居心叵测的坏人。我那小师妹自小调皮捣蛋、无法无天,定是得罪了兄台,还请兄台大人不记小人过,给我们行个方便。”

那个小丫头以前肯定干过不少荒唐事出来,不然这个叫伍秋云也不会这么说。

凌帆朝两人拱手:“既然是你们的小师妹,人由你们带走自然是没问题,只不过我之前对她略微施了点惩罚,还望两位见谅。”

伍秋云客气道:“无妨无妨,这次让她吃点苦头,长点记性挺好的。”说着就要往凌帆靠近。

“你们不要过来。”凌帆摆手道:“我给你们抬过去就是。”

“兄台信不过我们?”

凌帆将李寄从装备仓搬出来:“不是我信不过你们,是我比较小心,毕竟小心无大过,你说是不是?”

“兄台言之有理,难怪我小师妹会栽在你手上。”

“嘿嘿”凌帆不好意思道:“我只是让她睡了一觉,明天早上她就会醒过来。”

“别动!”一直没说话的伍秋月趁着凌帆搬动李寄的功夫把剑架在凌帆脖子上。

“靠!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凌帆骂道:“两位要出尔反尔吗?”

“也不是。”伍秋云淡淡道:“我们小师妹可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心头肉,她受了欺负,我们这做师兄师姐的总得做点什么。”

果然是一丘之貉,凌帆不卑不亢道:“你们想怎样?”

“没想怎样,就是劳烦兄台跟我们走一趟。”

凌帆:“如果我不愿意呢?”

伍秋云笑道:“剑都在你脖子上了,由不得你不愿意。”

“那可说不定。”凌帆同样笑道,这时小鸭控制着无人机瞬间击倒附近的几棵大树。

每次都要向别人展示一下装备,别人才会知道自己的厉害。

凌帆对着伍秋云道:“你们看,我可什么都没做,旁边的树就倒下了。两位有信心躲过我的暗器吗?”

“那就要看是我的剑快还是你的暗器快!”

“两位不要误会。”凌帆冷笑道:“我刚才说我什么都没做,意思是就算我死了,我的暗器也会自动攻击,而且能自动追踪,就算侥幸让你们躲开一次,那十次一百次呢?还有你们的小师妹中了我的独家迷魂药,如果没有我的解药就会一直沉睡。以我一条性命换三位的性命,我觉得我不亏。当然了,如果可以,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以和为贵,所有事情一笔勾销,讲真的我还不想死。”

“妹妹,把剑放下吧。”伍秋云似乎明白凌帆的暗器有多可怕,虽然凌帆说的话他根本不信,但是凭空就指挥着暗器把大树击倒的威力他还是看到了,他来也不是来寻仇的,这里三个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就麻烦了。

见伍秋月把剑放下,凌帆赶紧离他们远远的:“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几位就请回吧。”

伍秋云伸出手:“我师妹的解药呢?”

“什么解药,我刚才瞎说的,我一开始就说了她睡一觉明天就会自己醒来。”

“喂,我说你们怎么还不走?你们信我,小丫头没有中毒,明天一早她就会醒来。”事情都解决了,可是伍秋云伍秋月丝毫没有走的意思。

伍秋云看了凌帆一眼和伍秋月走到一边没有理他。

“哎,我说是你们小师妹有错在先,我才弄昏她的,而且我也没对她做出什么不轨举动吧,我未婚妻还在这里呢。还有刚才也是你们出尔反尔,逼我自保,怎么搞得是我欺负你们的样子?”凌帆气得破口大骂,这群都是什么人啊这是。

接下去几天伍秋云三人一直跟着凌帆,凌帆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一开始凌帆还担心他们图谋不轨,凝神戒备高度紧张,后面发现他们只是跟着自己也没做什么。

其中李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得要找凌帆报仇雪恨,不过被伍秋云拉住了。凌帆也不甘示弱地拿起麻醉枪示意她敢乱来的话就再给她点麻醉药,后面想想自己和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又觉得有些可笑。

终于在第五日,凌帆来到了位于云州地界的鬼隐谷。果然如传言那样,鬼隐谷群山环抱,云雾缭绕,林木葱郁。只不过没那么多奇闻轶事,不过是地处偏远,少有人知晓而显得神秘莫测罢了。

靠近鬼隐谷的时候,凌帆感觉撞到一道无形的墙壁。

“不知道怎么进去了吧?”李寄在十几米外幸灾乐祸地看着凌帆。

凌帆不甘示弱:“那你知道怎么进去?”

李寄得意道:“这里是我家,我当然知道怎么进去。你要找的鬼隐老人是我师父!”说着像是拨开一道窗帘那样,无形的墙壁中出现一道大门。

“轰隆隆”顿时如遭天打雷劈,这么多天下来,凌帆心里多少有点预感,但现在得到确认小心脏还是有点经受不住。

鬼隐老人是他们的师父,也是自己的师父,不管是从入门时间还是修为来看,这三个人都是自己的师兄师姐…

小李寄无法无天怎么都和自己不对付,这日后仗着师姐的身份不得把自己皮给扒了。还有伍秋云一见面就给自己下马威,那个伍秋月好一点,不过她似乎有些内向。总之这三个人是自己的师兄师姐是凌帆很难接受的现实。

想到这些,凌帆不禁有些犹豫起来,天大地大的,咱也不是非得找鬼隐老人拜师不是?我觉得靠小麻雀自己修练就挺好。

看到凌帆犹豫的样子,李寄嘲讽道:“怎么?怕了?不敢进去了吗?”

凌帆瞪了李寄一眼:“什么不敢进?我只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李寄哼了一声:“还嘴硬,进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凌帆硬着头皮跟着李寄他们走了进去,花了那么多心思来到这里,没有在谷外就退缩的道理,先进去探探虚实,实在不行再撤。

鬼隐谷与外界如同两个天地。谷内幽深,清水常流,奇石遍布。谷内有条小溪,名为灵溪,水清如碧,波光粼粼,一座小石桥连接溪流两岸,几座别致的小房子零散分布在山谷中。最大的一座院子前还有一个由鹅软石铺成的小广场,想必是作为练武之用。

“师父,这个叫凌帆的欺负我…”几人一见到鬼隐老人,李寄就跑到前头抱着鬼隐的手臂绘声绘色诉苦一番。

恶人先告状,凌帆哭笑不得,之前见李寄的样子就能猜到这丫头在鬼隐这里很受宠。不过还好这小丫头也不算太坏,就是调皮,没有添油加醋颠倒黑白。

鬼隐老人乐呵呵道:“那你倒是说说他为什么欺负你啊?”

“我我我…”至于凌帆为什么制住她,她自己也知道不好意思说了。

鬼隐宠溺地用手指点了点李寄的额头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小魔王,从来都是你去招惹别人的,哪里有人敢欺负你。我倒是希望有人能管住你,这样我就能清静一些。”

听鬼隐老人这么一说凌帆放下心来,看来这个师父还算靠谱。甚至内心还有点小窃喜,师父都发话希望有人管住她,这个人不就是本人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