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异世界之灵术 > 第二十二章 大师兄
 
“可是…可是…”李寄见鬼隐没为自己出头,心有不甘。

鬼隐:“别可是了,我都还没追究你偷偷跑出谷去呢。”

“哦”这下李寄终于停下来了。

安抚好李寄,鬼隐又得说说另外两个徒弟了:“李寄跑出去瞎闹我也就忍了,伍秋云伍秋月你们两个我让你们出去接人怎么也跟着胡来了?”

伍秋云朝鬼隐施了一礼道:“我是见小师妹被欺负了,所以想给她讨个说法。”

“哎呀呀,你小师妹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了,你们还敢替她讨个说法。”鬼隐老人似乎有点来气:“这丫头这么胡来我看都是你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给惯出来的。”

“师父,明明是被你惯出来的,这个罪名推到几个徒弟身上不合适吧。”伍秋云反驳道。

这个就有点出乎凌帆意料了,从见面开始凌帆就觉得伍秋云是个彬彬有礼的人,就算和自己对峙的时候都还算客气,对待长辈应该是毕恭毕敬的,怎么现在敢顶嘴了。

“就是,这个锅我们可不背。”在凌帆眼里很沉默内敛的伍秋月也跟着加了一句。

“反了啊你们,一个个都要爬到我头上来了。凌帆你倒是说说这个锅该谁背?”鬼隐终于注意到在旁边站了半天的凌帆。

凌帆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道:“师父,这个锅该由谁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把李寄交给我,不出一个月我保证把她治得服服帖帖。”

“你敢!”李寄跳了起来。

“真的?”鬼隐、伍秋云兄妹三个没有理会李寄同时欣喜道。

“啊?”凌帆被三人的阵仗吓了一跳:“三位,不至于这样吧?”

“凌帆师弟你是不知道小师妹她这个人…”一向斯文的伍秋云拍着凌帆肩膀大吐苦水,历数李寄过往种种恶行:“在淇州城外那么对你,我和妹妹也是迫不得已,如果我们不帮她,回来肯定会闹得鸡犬不宁,大家都没法睡个安稳觉。”

把鬼隐和伍秋云逼到这个地步,看来鬼隐谷苦李寄久矣,亟待我来解救啊。

“伍秋云师兄你在说什么?”李寄一脸“单纯”地朝着伍秋云眨眼,伍秋云被看得心里一凉不敢再说下去。

鬼隐老人想起凌帆在明州城的种种作为,还有李寄一碰到凌帆就吃了个大亏,看来是一物降一物,这个新收的徒弟倒是真的有可能治得住李寄这丫头。

想到这点鬼隐老人满意道:“那以后管教李寄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臭老头,我不同意!”李寄见情况不妙,试图做反抗。

“你不同意没有用。”凌帆掏出麻醉枪一脸奸笑地看着李寄:“小丫头,你完蛋了!之前谁说要收拾我来着?”

“救命啊!”李寄看着凌帆恐怖的表情疯了似的跑开。

“秋云你去把段新宏他们给我叫来,还有把李寄那丫头也拉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是师父。”

伍秋云走后,鬼隐看着林灵对凌帆调侃道:“抢亲那天晚上看你满脸不乐意,现在拜师学艺都把未婚妻一起带来了,行啊你小子。”

凌帆本想解释一下是林灵偷偷跟到半路,但是看着满脸娇羞的林灵就觉得没什么可解释的,只得呵呵笑着算是默认:“她父亲是因为我被迫离开明州城的,又是我未婚妻,我只能带她一起来这里,希望师父不要怪罪。”

“这是好事啊,我高兴都来不及。”鬼隐老人对林灵乐呵呵道:“徒媳妇赶紧过来坐着,让你在旁边干站着半天,不是我老人家冷落你,而是因为你身份最特殊。”

“身份最特殊?”凌帆和林灵两人都不明白林灵的身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一来你是我第一个徒弟媳妇,二来你到这里我肯定会一起教导你修习,也是我的徒弟,所以你在这里身份是最特殊的。”

鬼隐老人正说着,伍秋云带着李寄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凌帆林灵都认识,那不就是在源水镇外遇到的青枫嘛。

青枫对着凌帆拱手笑道:“凌帆兄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凌帆心里又开始呵呵起来,那天晚上青枫不肯说自己来历,而自己不肯说明去处,没想到他是鬼隐老人的弟子,不过估计那时候青枫已经知晓凌帆的身份,只不过是不愿意和自己说而已。

“是啊青枫兄弟,真没想到我们还是同门师兄弟。”凌帆笑道:“这韩文君是?”

“哦,我在源水镇的时候看她资质不错,征得师父同意后就把她带回来了。”青枫解释着。

“好了,人都到齐了该说正事了。”鬼隐老人正色道:“除了段新宏外,其他人你们都见过了。”

林帆朝段新宏看去,也是十六岁的模样,虎头虎脑的样子,喜欢穿白色的衣服。

“你们的大师兄凌帆回来了…”鬼隐话一出口,几人都一脸疑惑。

其中李寄直接抗议道:“凌帆他入门最晚,修为比我们低,论资历论修为都比不过我们,凭什么他是大师兄,我不服!”

凌帆走到李寄身后往她嘴里塞了个糖果:“小丫头,别阻碍你大师兄的好事。”

“呜”李寄正要反抗,但是一尝到甜味马上道:“这是什么糖,好好吃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糖?还有没有?我还要。”

早在淇州城的时候凌帆就听她自己说喜欢吃糖的,这李寄不仅仅是喜欢吃甜,简直嗜糖如命。现在李寄一门心思在糖果上,哪里还管谁是大师兄,反正又不会是自己。

“不急,容我慢慢说来。第一呢他年纪最大,虽然青枫、秋云、新宏你们也是十六,但是相信我他年纪绝对比你们大。”

凌帆心里微微有些惊讶,这老头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如果第一条比较难以令人信服,那我补充第二条。”鬼隐继续说着:“第二就是他有媳妇了,也就是说我有徒媳妇了,徒弟这么多,但是徒弟媳妇就一个,我要给我唯一的徒媳妇面子。你们以后得称林灵师兄嫂,总不能让你们叫她师弟媳吧?”

这么不靠谱的理由在林灵听来却是无比受用。

“这也行?早知道我也先找个媳妇了。”段新宏憨憨嘀咕道。

“第二条理由你们也觉得很荒唐是不是?没关系,我还有第三条。第三条就是他见多识广、有想法,相信我,很多方面他知道的比我这个师父都多。”

“如果你们觉得第三条也很难令人信服,我有第四条。第四条就是他可以制服李寄,你看李寄现在多乖,我相信你们和我一样都想过上好日子。”

段新宏伍秋云他们听到前三条理由都一脸不屑,这也太随意了,连凌帆自己都觉得太牵强了。不过说到第四条的时候众人都表示这个理由可以接受,虽然这条也很随意。

“李寄,李寄丫头。”鬼隐老人叫着李寄,不过李寄正在纠缠着凌帆多给几颗糖果,完全没听到。

“李寄,师父叫你呢?”凌帆捏了捏李寄的鼻子。

“啊,师父你叫我干么?”李寄心不在焉回道。

鬼隐老人大感头大:“让凌帆做你大师兄你同意吗?”

“只要他肯再给我几颗糖果我就同意。”

“给。”凌帆对于李寄的表态非常满意,不仅多给了几颗糖果,还给她开一罐菠萝罐头。自己都舍不得吃,就连林灵也只给了一罐,不过今天为了大师兄的尊严、地位,必须忍痛付出,老话说得好: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如果前面四条理由还不够有说服力,那我就说下第五条吧。”鬼隐老人看着青枫道:“青枫你最早跟着我,还记得我收你入门的时候和你说过什么吗?”

青枫一脸迷茫回道:“我拜师那天您和我说了很多,不过我都记不清楚了…”

“哇,好好吃啊,这又是什么东西?你从哪里买的?”李寄尖叫起来。

鬼隐看着两人捂脸道:“我觉得我这个师父有点失败…青枫,我收你的那天是不是说过虽然你是我第一个徒弟,但是大师兄的位置我要留着?”

青枫不好意思挠头道:“好像是有这么说过,这么说来他确实是大师兄。难道说师父在那之前就算到凌帆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师父不早点带他来,何必等到现在呢?”

“为师确实是在那之前就算到他了,如果我一早就把他带到鬼隐谷,我今天哪里来的徒弟媳妇?难道要我指望你吗?”鬼隐老人又说了一个很荒唐但好像无懈可击的理由。

凌帆和林灵这两个指腹为婚的当事人差点笑出声来:指腹为婚的和什么时候拜师有关系吗?就算是凌帆一出生就被带到鬼隐谷,那他还是有未婚妻,鬼隐老人还是有徒媳妇。

虽然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凌帆自己心知肚明,以前的凌帆并不是自己,鬼隐老人似乎知道一些关于自己身份的信息,所以鬼隐老人在等。并且从这几个理由隐隐猜出这一切都是因为小麻雀:鬼隐老人和小麻雀有渊源,小麻雀一在自己身上苏醒,鬼隐老人就特意赶到千里外寻找自己收自己为徒。鬼隐老人和小麻雀的关系绝对不是他自己说的有几分渊源这么简单,说不定小麻雀以前就是鬼隐老人的大徒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