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距离开赛才半个小时左右,已经进入到第三场比赛。

轮到照桥悠上场时比分已经是2:0,甚至连对面的部长也提前离开,可以说是毫无压力。

照桥悠已经热好身,顺便还调整了一下两只手腕上的负重。

在进入正选之后,柳莲二根据他的身体情况,给他重新定制了负重。比原来的还要重一些,但是戴了两天渐渐也有些适应了。

他的对手叫做高桥佑太,是一个面貌普通但是穿着很奇怪的少年。

照桥悠在第一局去热身时从柿之木中学的休息区从他旁边经过,就注意到了。

他的头上好像绑着一条白色的长带,运动服也是画着奇奇怪怪的图案。除此之外,坐在休息区的时候也一直动作不停,总是朝着照桥悠他们这边张望,走来走去,嘀嘀咕咕。

不会是什么奇特的中二病吧,照桥悠有些担忧地想。

他身边已经有个切原赤也这样杀伤力巨大的非主流了,一点都不想再碰到另一个变态中二病。

“现在举行单打三的比赛,柿之木中学高木佑太vs立海大附属中学照桥悠。”

高木佑太紧绷着脸,走上了球场。

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进行握手礼仪前,先将手上的东西捧到了照桥悠的面前。

是一件白色的运动短袖和一只黑笔。

“请您为我签名。”高桥佑太一脸严肃地请求道。

“哈?”照桥悠顿时一懵。

自从进入管理严格的网球部之后,他就没再碰到过被当面要签名的人。

此外,经历过刚开学时切原赤也把他错认成幸村精市的重大事故之后,照桥悠也对于被人当面要签名这种事情有点ptsd了……

高木佑太看出照桥悠脸上的迟疑,误以为是自己的行为太过冒失。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放松自己的因为过于兴奋反而导致变僵硬的脸部肌肉。

“其实我是照桥悠关东地区后援会柿之木中学分会的会长。照桥大人,其实我们仰慕你很久了,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想代表大家向您请求一个签名!请照桥悠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珍藏,把它作为我们分会的镇会之宝的!”

“这是我的关东地区粉丝编号,”高木佑太深怕照桥悠不相信,飞快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刻着金属牌,上面刻着no1066。

关东地区的粉丝牌,照桥悠稍微了解一点。

虽然没怎么见过,但是1066这个数字,在全关东来说算是很靠前了。

居然还是个“元老”吗?照桥悠在心里想,这就有点不好办了。

要不要放点水呢。

“我真的是您的粉丝。”高桥佑太又一脸肃穆地解下了自己的头带,珍重地捧在手心,展示给照桥悠看。

白色头带上正面写着的一排字,是“照桥sama”;翻到背面,则写着“神明的奇迹”。

紧接着他又准备脱下自己正穿着的白色运动衫方便照桥悠看上面的字。

照桥悠连忙阻止:“可以了可以了……”

说来也奇怪,以往他碰到这种场面,一直都应对自如的。毕竟是有过童星经历的人,偶尔碰到一两个粉丝也是常事。

但是此刻站到网球场上,只要一想到宿敌幸村精市乃至一帮前辈、同伴此刻就在后面好奇地盯着自己,照桥悠忽然就感到一种难以启齿的羞耻感。

给粉丝签名这种曾经做起来都是无比自然的事,忽然就变得万分怪异起来。

照桥悠忍着头皮发麻的尴尬,快速地给高桥佑太签完名后就立刻就笔还给他。

“快点开始比赛吧。”他不由得催促道。

高桥佑太收到签名之后,便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使命一般,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他赧然一笑:“照桥大人,其实我是听说了您加入立海大网球部,才追随着您加入网球部的,我学网球才两个星期。”

照桥悠:“……”

他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紧接着高桥佑太就摸着后脑勺憨笑:“要不我也弃权吧。我连发球都不怎么会呢。反正部长也已经走了。”

照桥悠:“……”

这个柿之木中学怎么回事,这帮人也太没有竞技精神了。

“单打三比赛,柿之木中学高桥佑太弃权,由立海大附属中学照桥悠获胜!”

一场胜,两场对手弃权,立海大关东之旅的第一轮比赛,不到一个小时就直接飞快结束了。

网球部的原计划是打算上午用来比赛,中午自由时间,下午按照部活安排正常训练。

现在比赛结束才不到11点,幸村精市一挥手,表示允许他们自由活动。

于是一群少年讨论了一会儿,决定一起去拉面馆聚餐。

然而一行人从公园出来,正走在路上的时候,灰吕突然脚步一顿。

他神情一肃:“好像有人在求助!”

“好像是有人在喊……小心?”柳莲二仔细倾听,只隐约捕捉到几个模糊的字眼。

声音传得太远,让人难以分辨具体内容。

“在那边!”灰吕杵志立即顺着声音的来源跑过去。

一行人顺着河道往前跑了几十米,来到了一个倾角成45度的河堤附近。

灰吕杵志探头一看,底下的河道里,正并排躺着四个少年。

他们穿着令人眼熟的白色的运动衫,其中的一个不久前才和立海大众人打过招呼。

幸村精市不禁迟疑:“那是……柿之木的部长?”

“是他。”柳莲二点头,“而且,97的概率,他旁边那三个,就是刚才错过比赛的双打一和替补。”

丸井文太不由得疑惑:“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站起来呢?”

河水很浅,深度勉强也只到小腿。甚至与其说是河道,还不如说是水沟。

但奇怪的是,四个人却毫不挣扎,就这样整整齐齐地躺平在水沟里,望着天,任由自己全身湿透。

“而且,柿之木的部长不是说他去救人的吗?为什么他现在也掉了进去呢?”丸井文太此刻充满了疑问。

虽然这样说听起来很像是落井下石,但是他是真的很好奇,这四个人究竟是怎么做到一个接一个掉进水沟的。

“哎呀管不了那么多了!”灰吕杵志把袖子挽起来到胳膊。“放心!我这就来救你们!”

他一边冲着河里的人大喊,一边急哄哄地跳过栏杆。

但是河堤的倾角太高、斜面又比较滑,以至于他刚一翻过去,脚下没踩稳,便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骨碌骨碌地顺着斜面滚了下去,最后呈一个大字倒在了柿之木中学部长的旁边。

岸上的人都是一惊:“灰吕!你没事吧?!”

“我没事!”

灰吕站起身,朝照桥悠几人挥手,表示自己没有大碍。

紧接着,他便抖了抖水,想要顺着河堤往上爬。

但他没料到的事,沾水之后的斜面变得更加滑不留手。灰吕杵志双手双脚趴着倾斜的河堤,饶是再怎么使劲扑腾,除了把全身弄得更湿了之外,也没有任何进展。

许久,他终于放弃这毫无意义的挣扎,和旁边的四个人一样,慢慢躺回了水里。

岸上的立海大众:“……”

“我懂了,原来柿之木的部长就是这样掉进去的。”丸井文太恍然大悟。

“哈哈哈哈哈!”切原立刻毫不留情地嘲笑起来。

“但是,第一个人又是怎么掉下去的呢?”照桥悠还有些不解。

大概维护的工人也知道这一段河堤容易打滑,所以,岸边上其实是支起了一段防摔的铁栏杆的。

“正常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去翻这个栏杆吧。”

而一旁的切原看到灰吕的惨状,抱着肚子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实在太蠢了哈哈……”

他笑得已经快直不起腰,于是倚在旁边的栏杆上。“这不是笨蛋吗哈哈哈哈……啊!”

然而下一秒,栏杆忽然一松,切原赤也便毫无预兆地整个人往后仰倒,以同样骨碌骨碌的姿势滚进了水沟,躺到了灰吕杵志的旁边。

“嗨。”

隔壁的柿之木的部长从水里探出头,隔着灰吕杵志,朝切原赤也友善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安详地躺回到水里。

“刚才,远远地看到你们过来,我就在下面喊了,‘要小心栏杆’。”

切原赤也:“……”

岸上,照桥悠看着这一幕,终于恍然大悟。

“嗯,现在我们知道第一个人是怎么掉下去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