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迹部景吾发现自己问完问题后, 对面那个少年仿佛听到了地球毁灭般的极度糟糕的事情一样,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你……你说什么?”声音飘忽得让人听不清楚。

迹部景吾有些莫名:???

他说了什么很过分的事吗?

不管是发型还是样貌,两个人确实就是很像啊。

照桥悠朝迹部走了过来。

原本温柔的眉眼, 此刻笑意散去, 透露出一种冰冷的锐利感。

他在网前顿住脚步, 盯着迹部景吾, 一字一顿道:“你再说一遍。”

迹部景吾手指抵在眉心,认真地观察了照桥悠一会儿。

“原本还只是觉得外貌很像, 气势上还差了一点。不过现在嘛……”迹部景吾故意拉长了语调, 目光扫过照桥悠隐隐含怒的眉眼, 微微勾起唇。

“你生起气来的样子,就更像他了。”

迹部说话时便注意观察着照桥悠的脸色,果然见到面前少年眼睛里的怒气更盛了, 仿佛在酝酿着巨大的风暴。照桥悠一言不发地掉转过头, 握着网球走向底线的位置。他看起来已经对迹部厌烦到极点,别说是继续赛前礼仪就连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

这性子, 还真是一点就炸啊。

迹部景吾轻笑了一声。

作为冰帝的部长,他当然研究过立海大的阵容,对照桥悠这个唯一的新生正选也有了解。

目前来说, 的确是个完美又十分省心的后辈,但是……弱点也十分明显。

迹部景吾都忍不住怀疑,像是这种一看就是一直顺风顺水、受尽宠爱、没碰到过什么挫折的后辈,立海大竟然就直接抛出来,对上自己,幸村精市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他可没有好心到去帮忙教导别人家的后辈!

“现在进行单打三的比赛,立海大附属中学照桥悠vs冰帝学园迹部景吾,由照桥悠发球。”

裁判话音刚落, 一道清脆的击球声在球场中响起,紧接着网球便如同一束黄色的光,从对场疾射而来,极为迅速地迹部景吾脚边的位置轻压一下,便以几近垂直的角度向上弹起,直冲而上!

迹部连忙侧身一让,网球险而又险地贴着他头部左侧的位置飞了出去。

这一球来势汹汹,如果迹部没有迅速侧开,自下而上弹起的网球势必会打到迹部景吾的下巴上。

看来还真是发火了啊。

迹部景吾伸手抚平左侧被网球弄乱的头发,却并不生气,反而是一脸玩味地看向对面沉默地在地上弹着网球的照桥悠。

“15-0!”

照桥悠抬手挥拍,这次瞄准的是迹部景吾的脸。

他才不在乎网球是不是暴力、到底要如何打,他现在就只知道,对面那家伙真是太欠揍了!

网球径直冲着迹部景吾的脸飞了过去。

球速很快,但迹部在照桥悠挥拍的瞬间,就提前向左平移了两步,反手接住了这一球。

他手臂微抬,网球轻轻一弹,越过了球网。

是一个短球。

照桥悠连忙从底线追上去,伸直球拍,恰好在小球即将落地的前一秒将它截住。

网球落到了拍面上,借着球网上弹起时的力道艰难地向上攀升,然后撞到了球网上。

——击球下网……这是失误了?

迹部一愣。

但紧接着,他却看到了极具戏剧性的一幕。

一般来说,网球在撞到球网之后都会弹回原来的一方,但这次,小球却如同生出自我意识一般,在球网顶端撞了一下之后,竟然奇迹般地借着弹起的势头往上又攀升了几公分,然后翻过了球网,落到了迹部这边的场地。

“30-0!”裁判报出比分。

“你的运气还不错嘛。不过……”迹部景吾微微挑眉,看向照桥悠,语气挑衅,“靠这种小把戏是没办法取胜的。网球还是要靠实力决胜负。”

照桥悠抬起头,并没有像迹部预料地那样发怒,反而是露出一种得逞般的微笑。

“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什么意思?

这家伙是刚刚做了什么吗?

迹部闻言心中暗自升起警惕,他目光探究地看向照桥悠,却无法从他的表情中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照桥悠扬起下巴,自信宣判道:“接下来的整整一年,你都不会有好运气了。”

迹部景吾仿佛听到极为荒谬的事情:“……哈?”

……

“唉!”切原赤也听到照桥悠放的狠话,恨铁不成钢般地大叹了一口气。“悠酱就是太心软了!要是我,就直接骂他西内!狠狠地击溃他!我要……”

“你要什么你要!”丸井文太一巴掌把激动得手舞足蹈的后辈拍回座位。

“本来就是嘛,哪有比赛里放狠话就轻飘飘说一句‘一年没好运气’的,”切原赤也抱着脑门委屈地嘟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悠酱说的话是真的欸。”灰吕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但紧接着他也被丸井文太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

“这怎么可能?运气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何况还是未来一年的运气,除非是神明,不然谁能下定论啊!”

丸井文太翻了个白眼,继续道:“相比较于这个,你们两个,就没一个人发现悠酱现在的状态有点不对吗?”

“啊?”切原和灰吕均是茫然。

“所以都说让你们好好看比赛了!”丸井文太从包里翻出一个自制蛋糕,和冰帝那些人打比赛还真是挺累的,他得及时补充一下赛后流失过多的体力,不然都没力气应付这两个坐不住的后辈了。

丸井文太慢悠悠地吃完蛋糕,看到两个后辈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等着解答,叹了口气,道:“虽然没听到他们比赛前说了什么,但是看迹部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在故意激怒悠酱。”

“但是现在不是我们占上风吗?”切原不解道。

“不。”灰吕反应过来,摇头道,“这和悠酱平时打球时的节奏不一样。”

感觉快了很多,急了很多,已经不像是悠酱的风格了。

“迹部可是冰帝的部长,你们不要把他想得太简单了。”丸井脸色凝重,“悠酱现在就是踩进了迹部挖下的坑,自己把自己的节奏打乱了。”

……

场上的情形如同丸井文太的预料,在迹部景吾的发球局开始之后形势就急转直下,完全调转了过来,

“game won by 迹部景吾 1-1!”

“game won by 迹部景吾 2-1!”

以往照桥悠都是在前几局试探对手,观察出对手的弱点再予以反击;而现在,迹部也是利用了相同的策略来对付照桥悠。

比赛的主导权掌握在对手的手中,这让习惯了掌握局势的照桥悠感到无所适从。

这一局势迹部景吾的发球局。

一来一回之后,网球从照桥悠的上方飞越,朝着左角的位置飞了过去——光看球在空中的轨迹,似乎是要出界,但是照桥悠却没有放松警惕,迅速提步往后场追了过去。

果然,网球在将近底线的位置就开始迅速下落,不偏不倚地压在了底线上。照桥悠追了大半个场,再挥拍时已经不是最佳击球位置。

网球高高地飞了起来,是一个挑高球。

糟糕,给了对手扣杀的机会。

照桥悠反应过来,立即紧握球拍,朝网前跑去。

迹部景吾早有准备,已经跳了起来。

“迈向破灭的圆舞曲——”

迹部景吾的目光落到照桥悠握住球拍的右手上,他从空中向下大力挥拍,网球带着极大的力道俯冲而下。

照桥悠只觉得手腕一痛,不自觉地虎口一松,球拍落到地上。

网球在砸到他的手腕之后,又弹起回到空中。

迹部景吾再次挥拍,又是一记利落的扣杀落下。

“game won by 迹部景吾,3-1!”

照桥悠揉了揉手腕,站起来。

二次扣杀。

所以这就是柳前辈之前和他提过的迹部景吾的绝招,曾经在去年的青少年选拔赛中用出过的[破灭的圆舞曲]。

为此,柳前辈还专门提醒过,让他千万不要打挑高球。

先用第一记杀球打掉球拍,再用第二记杀球确保得分,从道理上来说,这的确称得上是必杀技。

只不过正常人可以在两三秒之内连续跳这么高吗?

照桥悠探究地看向迹部景吾的双腿。

除非……他是一只跳蚤。

迹部景吾注意到照桥悠的注视,习惯性地举起手,“沉醉在——”

然而他刚举起手,立刻就引爆身后冰帝后援团的热烈欢呼,未尽的话语也彻底淹没其中。

“let it go ~,let it go~ ,寒傲羽·璃魅灵樱·海莎娜冰雪王族是无所畏惧的……”

迹部景吾:“……”

他的神色依旧沉稳自信,只是迅速地将手放了下来。

照桥悠见状,也不由得真心佩服他这份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镇定。

迹部景吾选择性过滤掉了周围的吵闹声,坚持说完自己的台词:“可不要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美技之下了,啊嗯?”

——连一只跳蚤也要设置固定的技能后摇吗?

“跳蚤先生。”照桥悠同情地看了迹部景吾一会儿,提醒道,“鞋带散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黑迹部的意思,本来想说袋鼠,但是搜了一下跳的频率最快的动物,好像就只有跳蚤。

感谢在2021-10-18 23:50:09~2021-10-19 23:54: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存稿君 32瓶;水煮肉片、彦夕 20瓶;悠哉嫣然 10瓶;诡法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