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我真的没事。”幸村被一众队友们围着, 实在扛不住他们这样关心又谴责的目光,只能无奈地一遍又一遍地解释,“真的没事, 只不过还有点虚弱罢了。真的没什么影响。”

“那你暂时就不要再训练了!”柳莲二难得对他用强硬的语气道。“接下来的部务也还是交给我和弦一郎来处理吧,生病了就要好好休息。”

“好的, 请军师大人放心, 我今天一定会好好休息的。”幸村点头, 见柳莲二和队友们仍不肯离去,全都用一副不信任的眼神盯着他,既觉得好笑又有些感动。

“被球拍砸一下也是很痛的, 所以我今天肯定是训练不下去了, 这下放心了吧?”他无可奈何地指了指自己的右肩, “行了行了, 我要涂药,你们快出去吧, 待会完不成训练任务我可是会加罚的。”

柳莲二这才带着一群少年们依次退出。

照桥悠留在最后,在即将拉上门的前一刻, 顿住了脚步。

“还有什么事吗?”幸村抬头。

“部长,真的没问题吗?”照桥悠试探道。

幸村的脸色看不出半点异样, 微笑着反问:“什么?”

“你的手。”照桥悠道。

他见过幸村训练的样子,也和幸村打过比赛, 尽管视幸村为最讨厌的宿敌,但也不得不承认,幸村在网球上毋庸置疑的强大。

到目前为止, 他还没见过幸村在网球上失手的样子。

但今天, 他竟然看到幸村在比赛中握不稳球拍?

他绝不相信所谓流感的说辞。

幸村说自己是病愈后的虚弱, 可是比赛的前半段他明明还好好的, 看不出半分虚弱无力的样子。

还有,球拍掉落的那个瞬间,幸村的右手臂应该是忽然颤了一下。

他当时站在对场看得清清楚楚——幸村的脸上分明出现了一丝惊慌。

能让幸村感到害怕的事情……

一定也是和网球有关吧?

联想到上周的那次会议,似乎也是这种情况,幸村当时也是突然僵住一下,然后游戏机就摔到了地上。

“如果是手臂出了问题,还是快点治疗比较好。”照桥悠想了想,还是劝道。

“你发现了啊。”幸村精市愣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缓缓张开,在空中虚虚一握。

“最近是感觉手臂的反应好像有点迟钝……不过我已经去做检查了,大概这两天结果就会出来,我只是暂时还不想告诉太多人让大家跟着担心而已。”

他抬头,对着照桥悠扬出笑容:“放心吧,很快就会没事的。”

……

照桥悠从部活室出来,看着c号球场旁边的记分牌。

比分还停留在2:1。

这是他第一次从幸村手上赢下一局。

整个网球部里,可以从幸村那里得分的人真田副部长,还有柳前辈,就算加上以前的葵上前辈,也才只有四个人。其他不管是谁,对上幸村精市,都是统一的6:0。

现在他成为了第四个人。

但是还差得很远。

幸村输掉的那一局,也只是因为还在试探他所谓的“天衣无缝”吧?如果不是比赛中断,说不定他已经找到办法开始反击了。

果然还是要想办法突破“天衣无缝”才行。

照桥悠正出神,肩膀处忽然被轻轻拍了一下。

是灰吕和切原。

“呜哇,赢了一局,悠酱你好厉害!”

“下次就可以赢他了!”

“哪有那么夸张。”照桥悠好笑道,明明是幸村比分领先,被这两人说得好像是他领先了一样。

“好耶,悠酱打败幸村部长,我也要打败真田副部长,那灰吕就打败柳前辈好了。”切原自顾自给每人分配一个指标,又开始畅想,“到时候我们就是新的‘三巨头’,他们三个都只能听我们的,叫他们往东,他们就不敢往西……”

“这样不好吧。”照桥悠的语气忽然变得无比冠冕堂皇,“前辈毕竟是前辈,我们对他们怀有挑战之心的同时也应该对他们保持尊敬!”

“是啊,赤也,你这样说是不对的!”灰吕一腔正气地附和道。

切原仍一无所觉,诧异道:“你们怕什么?黑脸怪那么凶,反正等我成为第一,我就要把他从副部长的位置踢下来,然后逼着他罚跑,还要在后面撵着他,跑慢了我就……”

“你就怎么样?”一道蓄满怒气的低沉声音响起。

切原冷不丁听到这道声音,整个人吓得一哆嗦,大脑彻底宕机。

他机械地转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一张黑沉得快要滴出墨的脸。

更惊悚的是,那张黑脸竟然还缓缓地对他挤出一丝阴冷的微笑,显得可怖至极。

“跑慢了你就怎么样?”真田缓缓道。

“跑、跑慢了的话……”切原硬着头皮道,“那、那您肯定是累了吧,我作为后辈,当然只能是端把椅子过来请您坐下休息休息?”

“切、原、赤、也!”

切原双腿一哆嗦,忙大声补救表忠心:“沙发我也愿意搬的!”

“噗哧——”

幸村刚涂好药从部活室出来就听到切原和真田的对话,忍俊不禁道:“赤也这不是很有礼貌嘛,弦一郎,我看这次还是不要再罚他跑圈了。”

“幸村部长!”切原睁开眼,看到幸村和善的微笑,他眼睛一亮,高兴地差点跳起来,“谢谢部长!还是部长最好!”

照桥悠眉毛一皱,直觉不对。

宿敌会是这么好心的人吗?赤也恐怕还高兴地太早了。

“可是这家伙实在太松懈了……”真田见幸村轻易放过,试图争辩。

“弦一郎,罚跑圈又没有用。”幸村精市笑眯眯地打断道,前段时间,他都已经把照桥悠、灰吕和切原私底下的训练清单摸透了。

“就算你不惩罚,他们自己的训练量差不多也是这个数量的。所以,你的惩罚实际上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照桥悠、切原、灰吕默契地对视一眼,同时升起不祥的预感。

真田有些迷惑:“可是每次惩罚,他们看起来都很痛苦……”

“那是装给你看的,这样你就不会施加其它惩罚了。”幸村丝毫不留情面地揭穿道。“这可能就是他们每次都闯完祸还能肆无忌惮的原因吧。”

三个少年同时一僵。

可恶,竟然被揭穿了!

真田听了幸村的解释,不由得瞠目结舌。

幸村笑了笑。这种鬼灵精的主意绝不是切原和灰吕那种单细胞能想出来的,背后的主导人是谁,简直昭然若揭。

“所以说,与其罚跑圈,不如罚点别的,”他道。

真田闻言若有所思道:“那有没有具体的例子呢?”

幸村莞尔:“如果是赤也,可以像我上次那样,没收他的漫画和游戏机,禁止他去游戏厅。”

真田虚心点头:“原来如此!”

切原在旁边听到,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幸村又道:“灰吕的话,可以没收他所有的运动器材。”

“还、还是不要吧?”灰吕闻言,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试图商量,“我可以选择上交所有漫画和游戏吗?”

真田冷哼一声。

“至于悠酱……”

照桥悠竖起耳朵。

他对游戏机、漫画都没有任何嗜好,也不像灰吕那样对网球那么狂热,一天不运动就好像脱水的鱼。

像他这样完美的人,是没有缺点的。

“至于悠酱嘛……”幸村笑了笑,“比较简单,让他扮一次小丑就可以了。”

扮小丑???

那种涂得满脸煞白、打扮得花花绿绿、一身灾难撞色的小丑?

照桥悠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向幸村。

他万万没有想到,世界上竟还有人一边言笑晏晏,一边说出如此残忍狠毒的酷刑!

幸村精市,你好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