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110章 第一百一十章
 
“挑战书?”

真田一早到教室便收到摆在桌面正中间的折叠整齐的信纸, 诧异地打开一看,是一封格式整齐的挑战书,落款是照桥悠。

等到下午部活开始, 果然真田刚一进网球部, 一向乖巧的后辈便直冲他走来。

“前辈看到了对吧?”照桥悠笑眯眯地抬起头。

“嗯。”真田点头,疑惑地看他一眼。

如果是要比赛,直接口头上说一声不就随时都可以进行了吗?有必要专门写一封挑战书吗?

“因为想要更加正式一点。”照桥悠仿佛能看穿真田的想法,表情依旧是礼貌乖巧,说出来的话却充满挑衅意味。

“所以就请前辈拿出全部的实力吧, 否则的话,一定会被我打败的哦。”

就算清楚这是激将法, 真田的脸色还是克制不住地沉了下来。

“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一年的进步吧。”他大跨步踏上球场。

两人刚一走进球场, 所有部员们就都停下训练, 聚集到球场外围。

真田皱了皱眉,正打算喝止就被照桥悠打断。

“前辈,最多半个多小时而已, 不会耽误什么的。等比赛结束再监督他们完成训练任务就好了。”

真田深深地看了照桥悠一眼, 没有反驳。他调整好帽子,便道:“那就开始吧。”

“前辈不用热身吗?”照桥悠含笑问道。

“不需要。就在比赛里热身吧。”真田淡淡道。

照桥悠丝毫不生气, 仍旧笑眯眯地:“好啊,那我就开始咯。”

他举起球拍的一瞬间, 眼神陡然锋利。挥拍的动作在球场里带起一股无形的风。

庞大的精神力从球场穿过。

真田忽然感到一种奇异的、仿佛被看透的感觉,然而他才刚察觉出一丝不对劲,那种感觉就一闪即逝, 仿佛一切只是他的错觉。

照桥悠打出一记发球就迅速上网。

“副部长的风林火山, 我可是一直很好奇呢。”说着, 他将网球往上一挑, 故意给真田打出一个机会球。

“那就如你所愿!”真田大喝道,“侵略如火!”他看准球路,身体猛地旋转一周,挥拍抽向网球。

网球在他全力一击之下疾冲而出,在半空中仿若卷起一层烈焰,看起来势不可挡。

——将身体重心的力量叠加到网球上,以击出具有火一般强烈气势的扣杀。

这是照桥悠在“风林火山”中见过次数最多、最了解的一招。

第一学期时,切原对开学时遭遇的“滑铁卢”耿耿于怀,因此三不五时就会去挑战真田,却每次都抵挡不住真田这一招旋转扣杀的强大攻击。

为此,他们三个还专门分析过真田的资料,研究克制“风林火山”这四招的办法。

只是没想到,这些研究成果先在照桥悠这里派上了用场。

照桥悠双脚规律地踏着小碎步,在网球到达面前的一瞬间,他双手握拍接住网球,拍面立即袭来一股几乎要将球拍贯穿的巨力,震得他双臂发麻。

照桥悠并不强行抵抗,而是顺着球势,右脚微微向后一退,缓去一部分冲力,然后拉着网球抵在拍面中心转了一圈,引导余下一部分冲势转变方向。

手臂处的光芒大盛。

他挥拍而出,网球被更强的热焰包裹,冲向对面的真田弦一郎。

“是千锤百炼的极限!”场外切原和灰吕看到这一幕,激动地相互击掌,“用双倍的力量还击了,不愧是悠酱!”

照桥悠紧紧握住球拍,右臂还残留着轻微的酥麻感。

果然,像真田那样从小坚持肌肉训练积攒下深厚基础的人,体能上的优势是照桥悠短时间内没办法正面抗衡的。

如果他打出的是完整的双倍的“火”的回击,说不定还会给真田带来麻烦。

但照桥悠打回去的并不是真正的双倍。

他没有把握承受住“火”的全部力量,所以借用单脚小碎步提前化解掉了一部分,相应的,“千锤百炼”的双倍还击效果当然也就打了折扣。

这种程度还不至于让真田无法回击。

不过,他也该使出新的招数了吧?

照桥悠重新调整好重心,目光紧盯真田的动作,凝神等待。

果然,真田变换了姿势,他双腿迈开,重心压低。

“巍然不动、稳如山!”

——“不动如山”。

“风林火山”中唯一的防御招数,也是照桥悠目前收集资料最少的一招。

真田的球风偏向主动进攻,在过往一年,照桥悠几乎没怎么看真田用出过这一招。

但据他们收集的资料,“不动如山”可以形成铜墙铁壁般的防守,就连迹部也曾在青少年选拔赛中被这一招拦住,耗费了大量体力也无法攻破。

热焰伴随着网球冲出,然而刚到对场就被巍峨高大的山挡住,消弭于无形。

在“山”的状态下,真田几乎不怎么需要移动。但他打出的每一球却都极其刁钻——球的落点似乎仍在照桥悠回击的范围内,但又调动着照桥悠必须不断地奔跑才能恰好追上。

比分相持不下,但场上两边选手的姿态却截然不同。

一个是以逸待劳,另一个却疲于奔命。

“每次都打到那种边边角角的地方,他一定是在故意消耗悠酱的体力!”

切原气愤地挥拳:“可恶!”

“副部长……”灰吕有些疑惑地看向身旁的柳莲二,“居然也会用这种招数吗?”

一直以来真田给他们的印象都是直来直去,尤其是面对切原的挑战时,他大多都是用强势的招数正面击退。灰吕从没想过副部长还会用这种故意消耗体力的延长战。

柳莲二正闭着眼睛感受球场内涌动的精神力,听到灰吕天真的疑惑,不禁笑了笑:“弦一郎又不是不知变通,对付不同的人,当然要用不同的办法。”

切原和灰吕似懂非懂,将注意力移回比赛。

看到照桥悠处于劣势,两人也跟着担心。“风林火山”里唯独“山”这一招他们没有商量过对策,哪想到有这么厉害。

“连‘千锤百炼’都失效了!”

“不是‘千锤百炼’失效,”柳莲二缓缓摇头,“是悠酱没有发挥出真正的效果。他的手臂相比于弦一郎还是太纤弱了,硬拼蛮力是占不到上风的。”

“那要怎么办呢?”

“不要急,反击已经开始了。”

“真的吗?”切原耐着性子看了一会儿,仍没看出形势有分毫的变化。

照桥悠依旧被迫追着球奔跑不停。他流了很多汗,击球的动作已经不像开始时那般轻松了。

灰吕面露担忧:“这样下去……”

然而他话音未落,便见到真田挥拍时动作突兀地一卡。

虽然只是短暂停顿了不到一秒,但真田还是错过了最佳的挥拍时机,只能惊愕地看着网球从他手臂下穿过。

“30-30!”

“副部长……失误了?”切原愣愣道。

柳莲二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场上,真田的脸色掩在帽子底下,难以看清喜怒。

他揉了揉右臂,再度投入比赛。

然而没过多久,刚才的情形就再度重演。网球已经到达面前,真田的手臂却忽然一僵,挥拍的动作戛然而止。

真田只能再次眼睁睁看着网球从他身侧滑过。

“40-30!”

“是悠酱做了什么吗?”灰吕两眼发光,“一定是悠酱想出了某种办法!对不对?”

“没错。”柳莲二微笑点头,“是旋转。注意看悠酱的回球。他一直在交替地打上旋球和下旋球,用这种办法可以使接球者的手臂肌肉收缩从而出现短暂的麻痹。再加上‘不动如山’的特性,弦一郎几乎每次接球都维持着差不多的姿势,这样一来,对肌肉的压力就更大了。”

“呜哇~好厉害!不愧是悠酱,连这种办法都能想出来!这样的话,‘山’就被破解了吧?”

柳莲二见两个后辈投来期待的目光,微微摇头:“还早呢。”

……

巍峨的山轰然倒塌。

照桥悠清楚他和真田在体能上的差距,想要正面攻破真田的防守几乎是不可能的。力量上无从下手,那就只能在旋转上想办法,逼迫真田自己露出破绽。

“火”和“山”都已经被攻破,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林”了吧?

果然——

“这种小伎俩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真田先是叱了一句,接着再次改变架势,手臂微侧,持拍挥出。

“徐、如、林!”

网球附带的下旋被“林”抵消,化解得无影无踪。

这种交替上下旋球的打法,对于其他人而言或许很难缠。但真田却拥有“林”这样可以抵消所有旋转的招数,恰好与之相克。

“你打再多旋转也是没用的!”真田冷笑道。

他再度侧身挥拍,然而看似平常的小球落到拍网上,却陡然传来一股巨力。

真田完全没料到照桥悠会突然打出一记重球,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他手臂一震,拍柄竟然脱手。

“啪”地一声,球拍飞落到地上。

场边一片寂静。

切原和灰吕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骗人的吧?

悠酱竟然把副部长的球拍击飞了?!

虽然悠酱也很厉害,可、可对手是真田副部长啊!

那是每天四点就起床开始训练,体能超强、肌肉健硕的真田副部长啊!

光论肌肉力量他几乎可以抵得上两个悠酱了!

“怎、怎么会……”

柳莲二的脸上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愕然,但紧接着便猜出原委,神色重归平静。

“并非是巧合,这是精心布局后的结果。”柳睁开眼睛,目光落在球场中央闪闪发光的少年身上。

“不断地交替打上、下旋球,这不仅是一个肌肉麻痹的过程,也是心理麻痹的过程。就算理智上知道对手有变招的可能性,但心理上还是会逐渐习惯、从而降低警戒。再加上弦一郎自信自己的‘林’恰好能抵消旋转,于是更进一步放松了警惕。”

“悠酱就是利用了他这种心理。他用和之前几乎相同的姿势挥拍,误导弦一郎以为他还要打上旋球。‘林’本质其实是一种削球,而那种姿势不利于全部核心力量的发挥。这就是为什么弦一郎的球拍会被力量不如他的悠酱击落。他太大意了。”

切原和灰吕激动地冒出星星眼:“以弱胜强,不愧是悠酱!”

柳莲二也露出一丝笑意。

弦一郎吃了个闷亏,接下来也该认真起来了吧?相比是不会再轻易上当了。

但是悠酱这次的表现也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连破“火”、“山”、“林”三招,精心筹谋、步步为营,其中巧思连他也不由得叹服。

这场比赛最终谁输谁赢,柳莲二现在也无法预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