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111章 第一百一十一 章
 
“game won by 照桥悠, 4-3!”

照桥悠听到裁判宣布比分,微不可察地扬了扬嘴角。到目前为止,比赛几乎完全是依照他的预料进行。

尽管对真田各个招式收集的资料不算完整, 但他的行为模式并不难推测。

——人是一种集合体, 一个人的性格、喜好、习惯或多或少都会投映到他行为的方方面面。换而言之,只要能收集到对手的性格特点,那么他的网球也是有迹可循的。

譬如真田,擅长剑道,据闻每天都会练习挥刀, 那么他的网球也就不可避免地带上了剑道所蕴含的“一往无前”的风格。

一招一式都能看出剑道的影子,“风林火山”四大绝招也都是剑道。

比分已经反超, 到这个时候, 真田应该已经收起心中的轻视了, 差不多,也该用出最后一招了吧?

——“风林火山”中最强的那一招。

……

真田的神情开始变得格外专注,他将球拍横在身前, 摆出一种即将拔刀的姿势。

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锐不可当的锋利气息。

“其疾如风!”他低喝了一声, 手臂挥动。

挥拍的动作快到肉眼难以捕捉,众人只见一片雪白刀光划过, 与此同时,仿佛听到利刃出鞘的声音。

网球仿若一道流星, 在球场中划过一道弯曲的金色轨迹,然后轰然落地。

照桥悠还停在原地,一步都没来得及迈动, 直到身后传来“咚”一声, 他才反应过来, 回过头看到网球缓缓地在地上滚动。

好快!而且他们收集资料上的“风”更快。

果然真田在以前和赤也比赛时还没有用出全力。

照桥悠心下惊叹, 面上仍不动声色。

对面的真田此刻表情十分严肃,他明明握着球拍,却好像在握着一柄即将出鞘的剑。

挥拍的姿势也与剑道中的坐姿出刀法暗暗相合。

引拍的速度太快,以至于难以根据他的动作推测大致球路。球速太快,又是难以捉摸的弧线球,最终可能会落到球场的任意一个角落,预测的难度更是加大。

“30-0!”

……

“40-0!”

……

“game won by真田弦一郎,4-4!”

照桥悠的发球局,他微弓着腰,正一下一下往地面拍着网球,对面的真田忽然开口:“已经30分钟了。”

照桥悠先是一怔,紧接着便想起比赛开始前的对话,笑了笑:“好啊,那就在十分钟内结束吧。”

他身后彩色的光芒涌动起来,球场上突兀地起了一阵风。

真田不自在地皱了皱眉。

又来了,那种被窥探的感觉。

虽然张口说要十分钟结束,照桥悠此刻却并不急躁。他悠闲地用球拍向地面拍着网球,感受球感。

“啪”地一声,小球从地上高高地飞起。照桥悠抬手握住,对着真田扬起笑容。

“副部长还有别的招数,对不对?”

真田一愣。

“要不要一起用出来?”照桥悠神色诚恳,说出的话却毫不客气,“再不用的话,我就真的要准备在十分钟之内结束比赛了哦?”

痴人说梦!真田在心中冷嗤,并不打算理会照桥悠的大放厥词。

他的确还封印了“难知如阴”和“动如雷霆”两个招数,但他确认自己从来没有在除了幸村以外的人面前使用过,甚至柳莲二也仅仅是知道而已。

照桥悠这么说无非就是为了试探、或者进一步刺激他罢了。

“你先在我手上撑过十分钟再说吧。”真田冷笑道。

照桥悠笑了笑,没再反驳。

他将网球向上一抛,身体微微后仰,右臂向下一扣,网球脱拍而出。

“接下来我会在第二球时得分。”

“别做梦了,”真田叱道。

他横拍于身前,手臂向外一挥到底。

“其疾如风!”

他引拍动作快到几乎只能看到残影,网球也飞得太快,甚至动态视力出色的丸井、仁王几人都难以捕捉到清楚的球路。

然而,在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照桥悠已经出现在球的落点。

他的动作几乎比网球更快,甚至就像是预知一般,他甚至没有怎么去看真田的挥拍姿势,就直接朝着右半场的底线附近跑去。

下一刻,网球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照桥悠的身前,看起来就像有自主意识似的,直往他的球拍上冲。

照桥悠利落挥拍,网球笔直折返,落到真田的半场。

一切发生得太快,众人才听见两道连续地“咚”地球落地的声音,网球就已经在两边半场跑了个来回,最后在真田身后的场地上缓缓滚动。

裁判揉了揉眼睛,才大声喊道:“15-0!”

“还真的破解了‘风’啊……”丸井文太有些惊愕。

尽管看起来很像巧合,但照丸井的印象,照桥悠在网球上绝对不是那种把招数寄托于运气上的人。他既然如同预告般赢下这一球,那就必然是已经掌握了某种破解风的办法。

“是依靠‘才气焕发的极限’吗?‘无我’原来还可以用来推测对手的打球方式?”

“应该不只是‘无我’的作用。可能与精神力有关?”柳莲二也有些不确定,他对精神力招数的钻研并不深。如果精市在这里,应该能看出端倪。

“能够确定的是,他已经把真田的网球看透了。所以即便看不清全部的球路,也能提前预测出球的落点。”

“这个的话,我知道一点。”灰吕插话道,“悠酱平时很注重脑内想象训练,像是这次和副部长约战,悠酱已经提前预测了无数种副部长可能的招数反应,然后在脑海中模拟每种可能性下比赛的发展走势了。”

柳莲二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他以自身的发球为锚点,引导真田打出球,然后再提前赶到球的落点结果……这样的话,只要发球主动权掌握在他手里,他就总是能提前预测出真田的应对方式……对他而言,这只是将脑内比赛模拟在现实里重演而已。”

人的行为模式千变万化,就算照桥悠预测的对象是像真田这样一眼就能看到底的,但各个分叉点的可能性叠乘起来,起码也有上千种。

要全部在脑海里推演一遍,这种方式未免也太变态了。

“这是你们从哪里看来的特殊训练方式吗?”柳莲二语重心长道,“在吸引经验知识时,也要注意取其精华……”

灰吕:“这是幸村部长教的。”

柳莲二一哽:“……”

“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我的意思是,你们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他真心实意地夸赞道。

……

“接下来,我将在第二球时得分,”照桥悠再次预告道。

“已经没有意义了。”真田冷冷道。

现在是他的发球局,主动权在他的手上,他绝不会再让自己被牵着鼻子走了!

他要从正面击溃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真田打出一记发球,便迅速上网。

“侵略如火!”他大力地扣下球拍,借旋转将全身的核心力量都灌注进了网球。

在他的全力一击之下,网球仿佛都裹上了一层杀气腾腾的火浪。

真田击出气势汹汹的一招,原本十分自信,然而下一刻,看清照桥悠的反应后,他便愣在原地。

对面,照桥悠摆出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姿势。

“徐如林。”照桥悠唇角微勾。

“林”的特性不只是可以卸去旋转,还可以卸出力量。

只要抗住最开始那一瞬间的冲击,接着拉动球拍,拖着网球旋转充分卸力,就可以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game won by 照桥悠,6-4!”

“前辈的招数还真是好用啊,谢谢前辈指教。”照桥悠笑眯眯道。

真田神色复杂。

照桥悠走到网前,降低声音:“前辈还有两招终极奥义没有使出来,是不是?”

真田来脸色霎时变了。他原本以为照桥悠之前提的新招数只是信口开河,现在却不得不相信。

“你怎么知道?”他脱口而出。

“大概是……感应到的?”照桥悠含糊了一句,又问道,“是留着打算当联赛的秘密武器,还是专门针对某个对手开发的招数需要暂时保密?”

照桥悠见真田听到后者时瞳孔一缩,顿时了然,他顺着想了想,国中生里和真田在同一阶层的无非就是幸村、白石、迹部、手冢几个人。

如果是幸村,那根本没必要藏着掖着。至于白石,据已知情报他应该没和真田交过手,而且上次全国大赛真田也没有对他表现出特别的在意;迹部……迹部就在冰帝,这种招数看起来和迹部的打法不搭。

“是青春学园的手冢国光吗?”照桥悠笑眯眯问道。

真田脸色又是一变,照桥悠便知自己猜对了。

之前就听说过真田副部长似乎对手冢有些耿耿于怀,没想到甚至到了要专门研发秘密招数的地步。

就算他这样正式的约战,就算输给他,真田也不肯用出全部的实力。

虽然有些没有道理,但照桥悠还是感到一丝不爽。

“如果是要代表立海大正式出赛,副部长也不准备用出全力吗?”照桥悠玩笑道,“哪怕是输,也不打算用出全力?”

真田闻言认真道:“不存在那种情况。”

照桥悠不置可否。

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真田说不定也认为“他输给照桥悠”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吧。

甚至真田现在看起来情绪还算是平静,说不定也是觉得只要自己用出全力就不可能输给他的吧?

只是对方毕竟是前辈,照桥悠即便心有微词,暂时也不好说什么。

“好吧,”照桥悠郑重道,“那么,前辈,我有一个认真的提议。”

真田诧异:“什么?”

“建议您出招前,不要把招数的名字喊得那么大声。”照桥悠诚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