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140章 第一百四十章
 
幽静的郊外山间。

“欸?南次郎先生居然在寺院里当主持?”灰吕惊道, 紧接着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不好意思挠头,“我还以为他退役后会去做教练、比赛评论员什么的……”

越前菜菜子抿嘴一笑:“叔叔的确很特别。”

照桥悠顺这话感叹道:“在最巅峰时退役, 丝毫不慕名利,退役后选择的职业也这么有禅意, 南次郎先生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然而和照桥悠预料的反应不同, 越前菜菜子闻言竟然扑哧一笑, 仿佛听见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她捂着嘴忍笑道:“叔叔真的和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总之, 你们到了就知道了, 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照桥悠察觉出一丝怪异,谨慎地不再多说,和切原、灰吕跟着越前菜菜子走了一段路, 前方便豁然出现一间古朴的寺庙。

庙里一片空旷, 隐约传来时断时续的撞钟声。

“叔叔——”菜子喊了一声, 领着照桥悠三人往里走, “有客人来拜访……”

“就说我不在!”一个懒洋洋的大叔音道。

照桥悠抬眸望去, 就见胡子拉碴、形貌邋遢的男人侧躺在地上, 用脚勾着绳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撞钟, 他自己则正专心致志地捧着一本杂志, 封面似乎是白花花的一片……

“叔叔!你又在看那种东西, 快点收起来啦!”越前菜菜子迅速上前几步将男人手里的杂志抽走,“今天客人全是小孩子欸!”

“有什么所谓!”男人咕哝着坐起来,他懒洋洋地抬眸看向照桥悠几人,“你们来找谁啊?”

照桥悠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但还是礼貌上前微笑道:“越前南次郎先生, 您好, 我们是立海大附属中学网球部……”

然而男人刚听到前半句便立刻双手插进长袖,用怪里怪气的声音道:“你们在找谁?越前南次郎?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哦……”

“叔叔!”越前菜菜子喊了几声,男人也照样仿若未闻,自顾自地念叨着“我不认识什么越前南次郎”,转身往内间走。

菜菜子无奈地向照桥悠抛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切原和灰吕一人各拉着照桥悠一只胳膊,脸红耳赤。

“悠酱,他刚刚在看……那、那种书!”

“我们会不会是找错人了?”

不可能找错人。

这段时间他研究了所有越前南次郎与天衣无缝有关的录像带。虽然外表看起来沧桑邋遢了许多,但这个男人就是越前南次郎无疑。只是照桥悠没想到越前南次郎竟然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眼见他即将离开,照桥悠心中急切,顿时大声道:“我们是来挑战您的!”

男人的身影一顿。

“是‘天衣无缝’的极限!”照桥悠忙继续道,“我已经想到了破解的办法,只要您在比赛中用出来,我就能有把握打败您!”

“叔叔,人家专门从神奈川过来找你的欸!”菜菜子帮腔道,她从通过电话里听到照桥悠声音的一刻起就已经彻底倒戈。

“照桥同学很厉害的,他们立海大附中还拿了两年的全国冠军呢。”

“那又有什么了不起……”越前南次郎嘴上咕哝着,但还是转过身,他扫了一眼台阶前神色倔强的三个少年,烦躁地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好啦,你们跟我来吧!青少年就是麻烦……”

菜菜子欣然离开。

越前南次郎则领着照桥悠三人绕过前厅,到了寺庙后院的球场。

他随手拾起球场一边的木拍,见照桥悠三人都背着网球包,便招了招手:“只有一次机会,你们谁来?”

“就你吧?”他看向照桥悠,“发光的那个。”

照桥悠看向切原和灰吕。

灰吕连忙摆手:“悠酱,我们本来就是陪你来的。”

切原举起特意带来的设备:“我来录像!”

“谢谢。”照桥悠冲两人感激点头,然后取出球拍,走入球场的另一边。

与此同时,庞大的精神力随着他的步伐如浪潮般一层层地铺开。

越前南次郎微微挑眉,随即又恢复漫不经心的神色,用球拍伸到背后挠痒,随意道:“你先发球吧。”

对于越前南次郎这种世界级别的顶尖选手,照桥悠当然不可能托大,他谦虚颔首,发球时也一改以往的试探风格,直接用出全力。

网球像是金色的光在球场中穿梭,极快的速度让人几乎看不清球路。

在国中生中,这已经是可以发球ace的水平。

但是越前南次郎只是向前迈了一步,球拍往外一伸便将网球捞了回来——那种轻松惬意的姿态就好像是随意捡起路边一颗小石子一样。

“少年,接好了。”他提醒了一句,便挥拍反击。

一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网球朝照桥悠飞了过来

然而照桥悠挥拍迎击的一瞬间,球网处却传来重逾千钧的力量,以至于他双手一震,险些握不住球拍。

是因为年龄的差距吗?

成年人毕竟在身高、体型上都占据更大的优势,发挥出的力量当然也是几倍于他。

一球又一球,球拍上传来的力量变得越来越重……

就好像越前南次郎正不断地加大力度,意图试探出照桥悠的极限一样。

照桥悠咬牙挥拍。

后背大概是出了很多汗,他能感受到运动衫贴着皮肤的触感。

才打了没多久,他已经汗流浃背,而对面的越前南次郎却仍然一派轻松闲适。

果然,体能基础的差距是很难跨越的……等等,照桥悠忽然察觉出一丝不对。

他看向地面上一片整齐的浅坑印。

这片球场十分简陋——只不过是挑了块草木稀少又平整的地方,从中间拉一道网子,再用□□笔画上长方形的场地线而已,地面虽然平整但表面仍是一层松软的泥土。

如果越前南次郎打出来的网球真如他感知到的那般重,地面上应该已经被砸得到处坑坑洼洼了才对。

越前南次郎用出的力量实际上并不算强。

那么导致他接球时觉得吃力的原因,就只剩下一个。

——他的实力被压制住了。

或者说……是莫名其妙被越前南次郎的状态给影响了。

照桥悠想通之后便陡然一惊,忽然间发现自己此刻仿佛是陷在水里打球。

四肢被水流包裹着以至于每一个动作都比以往费力一倍,击球也不如以往那么干脆利落。

他想要用“千锤百炼”来反击,但是立刻就意识到不可行。对方打过来的球在实际上难度不高,所以即便双倍还击,也不可能对越前南次郎造成任何压力。

“才气焕发”则是彻底无法使用。实力差距太大了,照桥悠根本无法预测越前南次郎的行为模式。

体能和绝招都受到限制,那精神力呢?是否能有所突破?

照桥悠尝试像以往那样通过精神力感知对手的状态来寻找越前南次郎的漏洞,然而他紧接着便发现,开场时铺开的精神力不知何时就已经溃散。

对面的越前南次郎也早就不再是之前吊儿郎当的状态。

他挺直背脊站在球场上,终于露出一丝世界高手级的气质,与先前几乎判若两人。

明明只是握着球拍,在照桥悠的精神感知里,越前南次郎却好像变成了一位握着锋利寒刀、身经百战而战无不胜的真正武士,令人望而生畏。

照桥悠从他身上完全看不出任何一丝漏洞,简直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等等!

照桥悠猛地抬头,看向对面的越前南次郎。

这种状态……

这就是真正的“天衣无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