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164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充满狼性的选拔排位竞争在三天后结束。

准正选和正选的阵容与之前没有大差, 但排位却出乎不少人意料。

正选的排位是幸村精市、照桥悠、真田弦一郎、仁王雅治、柳莲二、切原赤也、灰吕杵志、丸井文太。

接着便到准正选,依次是柳生比吕士、胡狼桑原、漥谷须亚莲、梨步田英吾、玉川良雄、浦山椎太、斋藤希、小林贵介。

照桥悠排在第二与大多数人的猜测相符,他之前就公开打败过真田, 除了个别部员(梨步田)认为他本应该打败幸村排到第一之外, 其他都觉得合情合理。

切原和灰吕,打赢了丸井、柳生和桑原,虽然令人惊讶但转念一想又感到合理。毕竟这两个后辈恐怖的训练量有目共睹。尤其是灰吕,几乎每天都在挑战人体极限,如果他不分心同时参与棒球足球篮球各式各样运动的话, 实力排位应该还会上升。

最让人惊讶的反而是仁王——不声不响地打败了“三巨头”之一的柳莲二, 跻身正选实力上位圈。

“果然狼性文化很有用啊。”幸村不由得感叹, “没想到雅治还藏了这么多有趣的招数,差点连我都要瞒过了呢,真是可怕啊。”

仁王耸耸肩,不置可否:“噗哩。”

新一届正选和准正选的会议上, 幸村只对仁王开了一句玩笑便将选拔赛的事略过。

照桥悠猜测是怕尴尬。

果然会议结束不久,他便注意到幸村将柳莲二、丸井文太名次落后的几个人挨个找去谈话。

“简直就像是班主任一样。”切原心有戚戚。

“那就来跟我一起学习吧。”照桥悠拿出新购买的两大沓书籍。

“欸?是要一起补习吗?”灰吕从照桥悠左手边袋里的一摞书抽出来几本。

“《寻找薛定谔的猫》《费恩曼物理学讲义》《modern quantum meics》……?”

后面的书就全变成英文标题, 灰吕念不下去,从中抽出一本封面印满公式水印的《费恩曼物理学讲义》翻了翻, 密密麻麻全是陌生的术语和字母。

他勉强从几本书籍外页的介绍语中找到共同点,疑惑地抬头看向照桥悠:“量子力学……?我们才刚国中, 不需要学得这么高深吧?”

照桥悠摇头:“不是, 这是为了探索精神力的运作原理。”

“哈?”切原茫然,他低头看向照桥悠右手边的另一大袋书籍。

这一摞书倒不全是公式, 封面几本大多有插画, 似乎都是些古代的外国人, 切原抽出几本, 磕磕绊绊念道,“《荷马史诗》《神谱》……这是童话故事吗?”他又拿起一本,“长、阿、含、经?怎么还有经书?”切原吓了一跳,赶紧将书放回原位。

“这些书是为了探索网球的更高境界。”照桥悠迎着两人疑惑的目光,解释道。

灰吕和切原对视一眼:“……”

灰吕率先站出来,一脸纠结地斟酌言辞:“悠酱……那个,虽然我们两个不如你聪明,但是吧,我们两个都觉得……”

“你肯定是走歪了。”切原快速道。

——古代传说、人物故事什么的也就算了,打网球为什么还要看经书啊?!还有那个什么子力学,听都没听说过,又不是去当和尚和科学家!

“你们先听我解释。”照桥悠一脸淡定,“和幸村部长的那场比赛你们也看了,精神力招数的存在已经超过了经典力学范围,所以我在探索能否从量子力学领域来解释。譬如,精神力其实与某种生物磁场有关,当精神力变化时,磁场也会处于不稳定的状态,通过同一领域内磁场与磁场之间的叠加、纠缠,影响到对手的状态……”

切原两眼发直:“听不懂。”

灰吕也听得头昏脑胀,赶紧转移话题:“好好好,这些物理书都是有用的,可那些呢?”他指向照桥悠左手边那些,“为什么还要看经书?还有希腊的故事。”

“是这样的。”照桥悠缓缓道,“我查阅了更多外国的采访报道,零零散散收集到一些信息。‘天衣无缝’境界原来有也就是矜持之光,有几种不同的光辉形态。据闻这种说法是起源于古代文献记录。所以我打算从古希腊文献入手,看看《荷马史诗》《神谱》里会不会有线索。”

切原张口结舌:“那……那经书呢?”

“因为我觉得开启‘天衣无缝’的希望很渺茫。不过,据闻除无我境界外,还有另一条路称为修罗神道。我专门去咨询过专家,只要能读懂悟透这本《长阿含经》,修成阿罗汉应该不成问题。”

切原:“……”

灰吕:“……”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太出来。

照桥悠见两人都是一脸不信,又道:“我一开始也不相信,但是我想到了一件事,可以作为证据。”

“什么?”

“网坛传奇人物越前南次郎,还记得吧?”照桥悠意味深长道,“他退役之后的竟然是去做僧人,隐居山林。”

切原和灰吕一呆,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

“我原来还觉得奇怪,现在终于明白原因了。大概网球走到极致,就是佛学。”照桥悠露出和善的微笑,将两袋子书“咣”地一声提到桌面,“你们两个跟我一起看。”

“全国大赛开始之前,我们一定要修成阿罗汉!”

……

三个少年认真钻研书籍的场景很快成为网球部的独特一景。

为此柳莲二还小心地绕过去瞄过一眼,确认他们不是在看漫画,而是在看正经书籍,似乎还有些古文、有些是外国名著、还有些是英文。

“真是难得。”柳莲二感叹道,“居然看到切原非考试阶段用功读书。”但转而他又有些忧虑,“全国大赛马上就要开始……”

真田面露欣慰:“开卷有益。”

“没耽误训练就行。”幸村笑着道。

他离开网球部的半年,三个少年都成长了很多,尤其是照桥悠。幸村并不想对他们那么严格。

“对其他部员也是一样,莲二,维持平时状态即可,不需要格外施加压力。”

柳莲二点头:“好。”

于是,幸村、真田、柳带着三年生们认真筹备比赛,照桥悠、切原、灰吕则一头扎进书海中。

灰吕依旧排出时间表,三人上午和下午训练,中午和傍晚看书,或许是日子过得过于充实,性情也跟着一点点平和下来。

照桥悠逐渐觉得自己看宿敌也没有那么讨厌了——他是他,幸村是幸村,众生平等,一切都将归于永生,何必耿耿于怀呢?阿罗汉应当有一颗慧心,面对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境时恒常不动,方能解脱,得以六明三心。

他思考完人生感悟,忽然发觉这两天周围好像安静了不少,于是看向身旁的切原和灰吕。

“汝等二位近日为何不再争吵?”

灰吕面露惭愧,双手合十:“静坐常思己过,能成为朋友都是缘分,往日常为小事争吵,实在是不应该。”

切原深以为然:“是极是极。”

三个少年盘着腿坐在树下,正互相沟通《长阿含经》学习心得,忽然听到球场边传来一阵吵闹。

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冰帝的迹部景吾单枪匹马闯进立海大,说要找真田宣战。迹部挑衅了几句,真田受不住激,两人拎起球拍已经在球场里打了起来。

照桥悠看得直摇头。

“肝火太旺,易嗔易怒。阿罗汉应该担负起教化度众的使命。赤也,就由你去度化他们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