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就爱文学 > 黑粉潜入立海大网球部后 > 第171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8月20日。

距离全国大赛决赛还剩两天。

照桥悠照旧在6:00晨起, 用微波炉热好面包和牛奶,简单吃完、整理网球包和其他物品,然后下楼进入便利店。黑皮金发的店员是上个月新来的, 但也很快跟照桥悠熟悉了起来,一见他进门,就熟练地挑选出三个最鼓最大的牛肉三明治给他。

照桥悠道了谢,然后和切原、灰吕汇合,一起去晨练。

将近7点, 其他部员们也陆续到达网球部。

如果是以往,照桥悠他们还会更早一些,甚至有一阵是坚持清晨5点就开始跑步。

但大赛期间,所有人的训练任务都必须减轻1/3, 幸村甚至派了两个准正选负责记录所有人的训练情况,以保证队员们不出现受伤、过度劳累或者肌肉酸痛等影响比赛状态的情况。

照桥悠、切原和灰吕也因此缩减了训练时长,他们不愿意打破早起习惯, 只能下午提早离开。

晨跑、热身完已经是8点,照桥悠按惯例拿出三明治来分享,恰好一人一个。青春期的少年们,运动量夸张、食量也惊人,如果中途不补充能量,肯定捱不到中午。

上午的项目是模拟对手练习。

柳莲二提供情报资料, 幸村则选定和青学选手球风、特点相近的选手,让他们模仿出“回旋蛇球”、“jaife”、“攀月截击”等绝招, 给出赛队员做陪练。

梨步田和浦山是丸井桑原的双打陪练。两人一前一后站在中线处, 在球场中形成一个i字——模仿的是大石和菊丸擅长的澳大利亚阵型。

“光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啊, 青学还会‘同调’呢。”

丸井打完一轮, 忍不住从包里找蛋糕, 仿佛要用美食来抚平心中的焦躁不安。

青学的菊丸和大石已经能够同调,决赛里肯定会出场。立海大这边固定双打组合只有两组,仁王那组拆开去打单打了,所以能够跟青学的“黄金组合”抗衡的就只有他和桑原。

但是,他对“同调”还毫无头绪啊……丸井往嘴里塞着蛋糕。

只听说是双打神技,会让双打实力有质的提升,可到目前他也没有亲眼见识过。说起来,大石和菊丸,应该是国中生里第一对达成“同调”的组合吧、

“杰克!”丸井吞下蛋糕,忽然抬头道,“为什么我们两个没有突破‘同调’呢?我们不也是国小就在一起打球,我们搭档出赛的时间还比他们长呢!”

丸井越想越不服,他这样天才,学“同调”应该也不在话下才对。他顿时疑心道:“杰克,是不是你的问题?‘同调’讲究心意相通,你是不是因为我逼你请客偷偷在心里骂我?”

这纯属是没事找事了。

桑原满脸无奈,好脾气地递上一瓶电解质饮料,防止丸井被蛋糕噎着:“……文太。”

丸井一拳打进棉花里,只好自己郁闷着默默吃蛋糕。不一会儿,肚子填饱了,气也发泄完了,他又恢复原状。

“‘同调’就‘同调’吧,本天才难道会怕吗?杰克,走,我们继续练。让所有人看看,我们不靠‘同调’也照样能打败他们!”

“好!”

……

另一边,网球部的室内球场,门是紧闭的,室内只有真田、幸村、仁王和柳莲二四人,因此显得格外空旷。

真田握着球拍,看向球网对面穿着蓝白色校服、茶色短发、戴着方框眼镜的少年,眉毛皱得死紧。

理智上知道对面的人绝无可能是手冢,但外貌、气质、甚至实力都和手冢一模一样,就连手冢领域、零式这样的绝招也复刻地毫无区别……

这样下去,说不定打着打着就不知不觉被骗过去,真田暗暗提起警惕。

“真田。”对面的“手冢”忽然出声。

真田下意识抬眸。

“不要大意地上吧。”茶发少年冷淡而镇定的眼神、语气也和过往印象里完全一致,毫无破绽的形象让真田竟然生出一股恍惚之感。

“立海大全国三连冠,毫无死角。”

真田:“……”

一秒破功。

手冢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太出戏了。

茶发少年说完便倏地身影一闪,变回银发长辫、气质吊儿郎当截然相反的少年。

真田不由得咬牙:“仁王!”

……

晚上5点,训练早早结束。

一大群少年们浩浩荡荡地涌入拉面馆,原本空荡的拉面馆一下子塞满,变得热闹起来。

店主也知道决赛即将来临,大方地给直接给少年们免单,还各添了一份叉烧肉和鸡蛋。当然,给照桥悠的那份是依旧是大龙虾。

鲜甜的猪骨拉面端上桌,少年们大快朵颐,一身疲惫尽消。

吃完拉面,少年们各回各家,幸村却找上照桥悠。

“幸村前辈找我有事?”

“嗯,悠酱之前答应过我的。”幸村笑眯眯提醒,“球拍。”

照桥悠顿时想起,自己还打坏过宿敌一支球拍,还答应了陪他一起去补拍的。

幸村:“球拍已经送去请师傅帮忙换新线了,今晚该去取了。不介意的话,陪我一起去吧?”

照桥悠没法拒绝。

网球器械店隔着两条街,大概两千多米远,对于运动少年来说,恰好是饭后消食的距离。

学生们都在过暑假,学校周边都随之变得冷清,校外的沿海公路上也只剩下零星几个人,显得十分安静。

两个少年并排走在靠海的一侧。

已是黄昏,海风在蓝色的海面与金色的天空之间游走,不辨方向。四面八方都是涌动着的风,温暖而潮湿,水汽里微微夹杂着一丝咸腥的气息,但不难闻,只会让人感觉亲切熟悉。

积攒一整天的燥意全被温柔的海风拂走,连带着比赛即将到来的焦虑也被抚平。照桥悠忽然感到头脑清明,白日里千头万绪连他自己都理不清的想法和心情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顺着海风尽数倾泻而出。

“前辈还欠我一个要求。”

幸村精市有些惊讶:“欸?现在就要兑现吗?”

他知道自己早就把照桥悠惹毛得彻底,但他以为照桥悠应该会暂时忍气吞声等到比赛结束再来一个大招呢。

“嗯,现在。”照桥悠点头,然后顿住脚步,“前辈,我想上单打一。”

“为什么?”幸村看向他。

“青学那边,会让越前上单打一。”照桥悠找了个在网球世界里合情合理且不容拒绝的理由,“因为我想和他比赛。”

越前龙马一定是突破了“天衣无缝”,甚至……他还会在决赛的单打一出战,为青学夺取最终的胜利。

原本因为关东大赛圆满结束,照桥悠已经将那个预知般的梦抛到脑后。但昨天在四天宝寺他从录像里看到那一幕——越前龙马熠熠发亮的眼神,分明和他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照桥悠从越南南次郎那里见识过“天衣无缝”真正的威力。

“千锤百炼”是双倍还击,“才气焕发”是绝对预告,这两者本质上都是作用于自身,将力量集中到身体的某一部分,提高能量的转化率。

但“天衣无缝”不同,它在将自身状态提升到200的同时,“矜持之光”的光芒还会将对手吞噬,抑制对手的实力的发挥。

与此同时,所谓看穿网球的本质,某种意义上,也恰好与精神类招数相克。

照桥悠在脑海中模拟重现过和越前南次郎的比赛,到现在也没有找出破解的办法。

精神力招数无效,只能凭借基础实力消耗对手。可以预见,单打一必然会是一场苦战。但如果拼上一切,照桥悠也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所以单打一的人选只能是他。

赤也灰吕他们不够成熟,没有应对经验。

至于宿敌,他的复健刚刚结束,尚处在观察期,大可不必冒这样的风险——葵上前辈就是在复健中途因为意外韧带二次受伤,酿成严重后果。

最合适的人选只有他。

他没有打职业的规划,不需要介意未来的网球寿命,因此早就做好为三连冠付出一切的觉悟。

“请让我在单打一出赛,我会赢。”

幸村定定地看着照桥悠,鸢紫色的眼眸里映出少年坚定的神色。

他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极具穿透性,仿佛要看透照桥悠的所有想法。

“好哇。”幸村莞尔一笑,“不过,也不必那么在意输赢,你只要好好享受比赛就够了。”

照桥悠听到他同意,心底顿时一松。

他的心态稳定下来,又习惯性在心里给宿敌挑刺。

居然劝他不在意输赢?

那每天晨训都要给所有部员洗脑一遍“立海大三连冠毫无死角”的人是谁啊。

虚伪。

先自己能做到再说吧。

照桥悠扬起敷衍的微笑:“谢谢前辈,我会的。”

幸村见照桥悠明显不信,似乎打算当成客套话无视掉,只得无奈道:“认真一点啊。”

“要享受比赛,才能走得更远啊。”幸村解释道,“我们一直都希望你能一直活跃在网球的赛场上。希望你一直打下去,不管是作为对手,还是作为同伴,我都期待着在未来的赛场上能看到你。”

幸村一顿:“大家都是这样想的。”

照桥悠难得地有些无措。

是他表现得太明显了吗?他忍不住怀疑。

被幸村一说,好像所有人都看出他未来不准备继续打网球一样。

这么说来,赤也和灰吕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拜访越前南次郎的那次听到他说不喜欢网球,才会表现得那么失望。

“悠酱的想法总是很有趣,看待网球的角度也很与众不同……”

——甚至有时候,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旁观者,只是被硬拉进了网球世界而已,随时都准备抽身离开。

幸村半开玩笑地道:“有这么出众的天赋,如果随随便便就放弃网球,就太可惜了。”

“……谢谢前辈。我会认真考虑的。”照桥悠道。

他当然不会这么快放弃网球。

三连冠之后还有四连冠,至少在他毕业之前,他都会坚持下去。

沿海公路在夕阳的照射下,染上一层浅浅的金黄色,道路笔直地向远处延伸,显得尤其漫长。

“那家店还没到吗?”

“就在前面。”

……

8月21日。

距离全国大赛决赛还有一天。

出赛名单确认下来。单打三是真田弦一郎,双打二是切原和灰吕,单打二是仁王雅治,双打一是丸井和桑原,单打一是照桥悠,幸村是替补。

确定出赛的正选们都已经取下所有负重,提前进行适应性训练。

其他不出赛的人员则各有安排,或是充当后勤,准备物资,或是充当拉拉队,训练加油口号和手势。

8月22日。

明天就是全国大赛的决赛。

前两日还忙碌着的网球部,反而变得安静下来。

准备工作全部都已经在前两天完成,所有人就只是按部就班地训练。

训练任务变得空前地轻松,光看网球部一片祥和气氛,几乎难以想象第二天就是决赛,是决定他们所有人包括已毕业的两代前辈共同努力三年最终成果的日子。

下午5点,照桥悠和众人把明天要用的物资提前搬上大巴,打了声招呼,便早早回家。

“明天见。”

“好好休息哦。”

晚上7点,手机响起,是烦人哥哥打来的视频通话请求。

如果按下“接受”,对面肯定会出现一片白花花的裸体吧。照桥悠冷笑一声,熟练地点击“拒绝”,然后用电话打过去。

“什么事?”照桥悠声音冷淡。

电话里传来惊喜做作的声音:“啊,悠酱主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哥哥了?放心,哥哥马上就过来……”

“再不说我挂电话了。”照桥悠开始倒数,“三、二……”

“等、等等!”照桥信慌忙阻止,“明天就是你们的决赛了吧,哥哥已经推掉了工作,到时候也会去现场支持悠酱哦!”

照桥悠软下语气:“嗯,谢谢哥哥。记得做好伪装,不准惹乱子。”

电话里的声音顿时荡漾起来:“啊~难得听到悠酱这样关心我啊,果然悠酱也是最爱哥哥了吧,只是因为太害羞不愿意表达,呜哇,我的弟弟真是天下第一可爱……”

照桥悠脸一黑,直接挂断电话。

8月23日,全国大赛决赛终于来临。

早上6点,照桥悠准时睁开眼睛,按下还未来得及响起的闹钟,如往常热好早餐,吃完出门。

“早上好。”他推开楼下便利店的门。

“照桥同学,早上好!”青年店员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不需照桥悠开口,便直接递上提前准备的三明治。

“已经打包好了,三个牛肉的,加热过了。”

“谢谢。”照桥悠接过三明治,将零钱放到柜台。

“照桥同学今天应该是要去参加全国大赛的决赛吧?”

“对。”照桥悠点头,“是上午开始。”

“那么,加油哦。我会从直播里看你们的比赛的!”店员一指对面的悬挂在货柜台上方的电视机。

“嗯,我们会拿到冠军的。”照桥悠将三明治放进包里,挥手离开,“再见。”

六点半,众人在学校大门口集合,待幸村和柳莲二清点完人数,便一起乘大巴前往东京。

抵达赛场后,便是开始搬运物资,签到,换运动服热身……等到8点,广播里宣布参赛队伍可以入场时,球场的观众席里已经坐满了人。

照桥悠抬眼一望,便在立海大休息区对应的观众席前排,看到疯狂朝他们挥舞手臂的葵上前辈,旁边还有毛利前辈、泽野前辈、鹤田前辈、佐藤前辈……还有不少眼熟却叫不出名字的高中生,全是他从部活室展览柜摆放的往年关东大赛获奖合照里见过的面孔。

再旁边,还有戴鸭舌帽和墨镜、黑衣长裤裹得严严实实的青年,见他的目光扫过来,立即激动地挥手,仿佛一个变态。

除此之外,还有四天宝寺、冰帝、山吹……几乎所有学校的选手都来了,他们都穿着各自学校的队服,又扎堆坐在一块,以至于椭球形的观众席变得一片黄、一片灰、一片绿,五颜六色的,远远看起来像是一座彩虹蜂巢。

照桥悠收回目光。

青学的人还没入场,照桥悠拿出牛肉三明治,依旧是和切原、灰吕一人一块,预先补充点能量。

“大家准备好了吗?”幸村将少年们召集起来,提前列队,检查他们的状态。

“准备好了!”照桥悠按出赛顺序站在队尾,和队友们齐声道。

“最后一场比赛,大家上吧。”幸村微笑道,“拿下属于我们的三连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